坐拥上亿高频用户,这家出行公司连亏5年后想上A股割韭菜了

坐拥上亿高频用户,这家出行公司连亏5年后想上A股割韭菜了

2020年05月25日 16:50:01
来源:中访网财经

互金商业评论获悉,坐拥上亿用户的第三方出行APP航空管家和高铁管家的母公司深圳市活力天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披露了2019年度业绩。这家公司自2014年连续亏损5年后,去年首次实现盈利。巧合的是,该公司正在试图申请A股上市。

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活力天汇营业收入为5.14亿元,2018年同期为4.78亿元,同比增长7.5%;实现净利润1411万元,2018年同期为亏损344万元。

此外,2019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仅为786万元,2018年为1.19亿元,同比减少93.4%。

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这家2017年挂牌新三板、2019年开始冲刺A股的互联网公司过去几年业绩表现一直欠佳。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2018年,活力天汇分别实现营收1.63亿元、3.4亿、4.83亿,同比增长分别为97.99%、108%、42.2%。2019年上半年,活力天汇营收为2.15亿元,同比下降10.56%。

数据来自企查查

净利润方面,2014年至2018年,活力天汇净利润分别为-1847万元、-2.49亿元、-2.31亿元、-6896万元、352万元。2019年上半年,公司亏损1160万元。因此,自2014年以来,活力天汇除了2018年实现盈利,其余年份均为亏损。

数据来自企查查

不过,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活力天汇2018年的勉强盈利也是账面“做出来”的。

根据普华永道最新出具的专项报告,活力天汇2018年的财务报告存在重大会计差错。具体表现在,活力天汇为航空公司提供机票预订代理业务过程中,当用户申请退票时,活力天汇提前将应退机票款退回给用户,航空公司后续将机票退款支付给活力天汇。按说,这本来就是一个代替结算的事情,但活力天汇的操作是怎样的呢?公司会计处理上将支付给用户的机票退款确认为“销售费用”,代用户收取的机票退款确认为“营业收入”。这样就导致了2018年营业收入和销售费用各自调减534万元。

这一重大会计差错导致的另一个后果就是,活力天汇2018年的净利润由盈利352万元变成亏损344万元。这也意味着,2014年-2018年,活力天汇连续5年亏损。

一方面,活力天汇的营收开始放缓,盈利状况并未得到明显改善。但另一方面,公司开支却持续增加。仅看销售费用的话,2016年-2019年,活力天汇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4亿元、1.72亿元、1.76亿元和1.75亿元。销售费用居高不下,但并没有反映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明显改善上,如此萎靡的经营状况下,活力天汇如何有底气冲刺A股呢?

现金流入不敷出,短期借款大增

从经营现金流情况看,活力天汇的运营表现亦不乐观。

2014年-2018年,活力天汇的经营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93万元、-8386万元、-1.67亿元、-1.81亿元、1.22亿元。2019年上半年,公司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为-1.47亿元。

数据来自企查查

这意味着,活力天汇主营业务产生的现金流入不敷出,每年均消耗大量资金在业务中,但产出增加并不明显。

2019年,活力天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86万元,同比2018年减少93%。对此,活力天汇解释称,主要原因是本期春运订票周期比2018年周期更短,导致预收的订票款少于上年。

显然,受今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影响,活力天汇的机票和火车票预订业务受到了严重冲击,导致其现金流严重萎缩。

在现金流紧张压力下,活力天汇不得不四处借款度日。2019年末,活力天汇短期借款余额5605万元,较2018年末增加了5105万元。这些贷款合计16笔,均来自银行,其中质押借款4笔,信用贷款12笔,单笔借款金额在200-500万元之间。放贷银行包括上海浦东银行深圳分行、花旗银行深圳分行、渤海银行武汉分行、江苏银行深圳分行、微众银行、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其中微众银行和浦发银行给予的信用贷款利率均为8%,质押贷款利率平均为6%。

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活力天汇给予银行的主要质押物是“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1.4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5.92%;另一部分质押物为货币资金,金额为26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活力天汇一方面拼命借款,另一方面账上却有大笔现金闲置。截至2019年,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3.2亿元。扣除5000多万的银行借款,活力天汇自有货币资金大约为2.6亿元。按照活力天汇目前的亏损状况,在自有资金尚没有充分利用的情况下,以8%的利率借款,而且大多是是单笔两三百万的借款,其运营效率恐怕连资金成本都无法覆盖,如此借款的意义何在?

市值仅剩18亿,上轮融资股东悉数被套

公开信息显示,深圳市活力天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智能出行互联网平台公司,旗下主要产品有航班管家、高铁管家、伙力专车,主要业务为面向C端的航班和火车预订,专车接送,以及面向B端的大数据服务。2017年,活力天汇登陆新三板,目前,活力天汇正在接受券商辅导,冲刺A股。

据第三方统计, 高铁管家和航班管家目前累计用户过亿。据第三方统计,航班管家日活用户数量大约为400万左右,而公司此前对外宣传的日活用户数量在500万左右。

活力天汇的创始人为李黎军和王江,李黎军出生于197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曾任职深圳市电信新技术开发中心主任、傲天信息技术(深圳)有限公司董事长,2005年9月至今担任活力天汇董事长。

王江出生于197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曾任职上海西门子移动通信有限公司项目经理、上海岩浆数码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华友世纪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北京品味网科技有限公司董事,2010年至今担任活力天汇董事、总裁。

目前,公司创始人李黎军和王江持股比例分别为15.81%,其他主要股东包括上市公司凯撒旅业(000796)持有10.54%股份,庭瑞投资有限公司持有8.3%;深圳市活力大海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7.11%。

成立迄今,活力天汇共获得三轮融资。2011年1月,完成了由红杉资本领投的500万美元A轮融资;2011年12月又获得了经纬创投与Greylock投资的1500万美元B轮。5年之后的2016年,活力天汇终于获得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民航股权投资基金、民航合源投资中心、海航凯撒(上市公司)、大鹏航空、宁波凯撒、经纬中国等,出资9.33亿元人民币。本轮融资投后估值约21.59亿元。

目前,连年亏损的活力天汇在新三板的市值仅有18.55亿元,比2016年C轮融资后的估值还低。C轮入股的股东悉数被套。看来,只有成功登陆A股,才能找到足够多的韭菜在高位接盘。

携流量转向金融变现

互金商业评论发现,主营业务增速下滑、乏善可陈的活力天汇正在将变现努力转向金融业务。

活力天汇的收入主要来自三大部分:出行预订服务,2018年和2019年该部分收入分别为3.84亿元和4.24亿元,占比分别为80%和82.6%;广告业务,2018年和2019年收入分别为7977万元和7491万元,占比分别为17%和15%;数据业务2018年和2019年收入分别为239万元和767万元,占比分别为0.5%和1.5%;网上商城业务2018年和2019年收入分别为1054万元和608万元,占比分别为2.2%和1.2%。

活力天汇的广告营收主要涉及利用平台积累的高价值用户资源及流量,为品牌广告主提供广告营销服务。从活力天汇的业绩报告看,其主要客户为保险公司、保险经纪公司以及互联网金融机构。

2019年,其前五大客户中就包括了两家保险公司,其中华泰保险经纪有限公司贡献的销售金额为5746万元,新疆前海联合财产保险的销售金额为1989万元。

可对比的是,2018年前五大客户中,保险公司包括三家,众安保险销售金额为5628万元,华泰保险销售金额5253万元,新疆前海联合财产保险销售金额5172万元。

可见,2019年,活力天汇来自保险机构的广告导流收入缩水不少。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填补这一空白的是金融类导流业务。

高铁管家页面显示,活力天汇旗下的借钱业务主要包括活力白条、活力金条,以及为银行和消费金融机构导流产品代代贷和轻享贷。

活力白条和活力金条产品由活力天汇联合其他金融机构提供,活力天汇提供的服务主要为平台技术服务、用户身份信息确认及实名认证等,信用审核提供及管理出借资金等由出借机构提供。

代代贷产品由渤海银行提供,用户需提供姓名、手机、身份证、银行卡等基本资料后,由渤海银行审核后发放,最高额度30万元,其对外宣传资料显示最低利率万分之三,折合年化利率约11%。但有借款人反馈,实际放款利率为万分之九,折合年化利率约33%。

“渤银代代贷”是渤海银行自主开发的互联网现金贷产品。2018年起,渤海银行与陆金所、微众银行、平安普惠、新网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公司合作,发放互联网贷款。截至2019年12月末,渤海银行个人贷款金额2334.2亿元,同比增长39.07%,其中个人消费贷款金额达956.06亿元,占整体个人贷款金额的40.96%。

轻享贷为杭银消费金融旗下的现金贷产品,最高借款额度20万元。公开资料显示,杭银消费金融成立于2015年12月,2019年6月,其线上业务APP“消邦”上线,旗下产品包括“轻享贷”、“轻享卡”和“尊享贷”,其中“轻享贷”为线上小额贷款产品。

2019年,杭银消费金融营业收入10亿元,净利润为1.15亿元,较2018年增长475%。

杭银消费金融的主要股东包括杭州银行(持股41.67%)、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持股34.92%)、西班牙对外银行有限公司(持股11.9%)、浙江网盛生意宝股份有限公司(持股3.97%)等。

2017年挂牌新三板时,活力天汇曾披露称,公司在金融领域的广告客户包括银行类公司、 保险类公司、证券类公司、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类等金融服务类等公司。但公司本身未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也未开设互联网金融网站。

目前看,金融类广告导流业务在活力天汇收入中占比仍然不高,对公司扭亏为盈的贡献有限。如何给监管机构和二级市场投资人画饼讲故事,将成为活力天汇能否上市的关键。

内容来源:互金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