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上薇娅,市值暴增41亿,董事长前妻等套现近1亿!梦洁股份“翻车”了
财经

搭上薇娅,市值暴增41亿,董事长前妻等套现近1亿!梦洁股份“翻车”了

2020年05月25日 17:14:5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搭上“淘宝一姐”薇娅,市值暴增41亿,董事长前妻等套现近1亿!刚刚,这只网红概念股“翻车”了

十连阳后,炙手可热的直播概念股梦洁股份连续第二日闪崩。

5月25日,继上一交易日大跌7.87%后,今日梦洁股份直接跌停,收盘时仍有于29万手卖单封死跌停板,市值再次回落至61亿元。

上周五晚,深交所公告称,对连续多日涨跌幅异常的“梦洁股份”持续进行重点监控,并会及时采取监管措施。

更早些时候,5月11日下午,梦洁股份与薇娅所在的电商直播机构谦寻文化正式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公开的合作内容显示,梦洁股份将与谦寻文化旗下的淘宝主播薇娅在消费者反馈、产品销售、薇娅肖像权、公益等方面开展合作。

在薇娅的直播光环下,梦洁股份股价一路攀升,期间出现8个涨停,5月8日至5月21日累计上涨幅度高达124.13%,市值增加40.87亿元,股价最高时曾达到10.12元/股,动态市盈率突破126.5倍。凭借较高的热度,梦洁股份一度被称之外市场戏称为第二个“星期六”。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梦洁股份董事长姜天武强调梦洁股份不是为了蹭热点,但公司第二大股东伍静已经在股价异动期间趁机套现。而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姜天武的前妻。

6次带货销售1281.37万

当晚,梦洁股份回复了深交所关注函,指出截至目前,公司与谦寻文化旗下主播“薇娅”共合作7次,其中2019年合作直播销售公司产品3次,累计销售金额469.25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营业收入的0.18%,公司支付的费用为104.22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营销费用的0.15%;

2020年合作直播销售公司产品共4次,2020年5月18日直播销售公司产品因结算周期原因暂未结算,其他3次累计销售金额为812.12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营业收入的0.31%,公司支付的费用为213.24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的营销费用的0.30%。

薇娅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据梦洁股份透露,根据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具体内容,梦洁股份判断实质是与电商直播机构合作,通过其电商直播渠道销售公司产品,是上市公司正常的经营活动,且电商直播销售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较低,达不到法定信息披露的标准,因此,公司未通过法定信息披露媒体进行公告,由公司的品牌宣传部门对此事进行品牌宣传与推广。

而从公布的信息上看,公司与谦寻文化的合作,主要是根据“薇娅”粉丝的反馈,有针对性的进行产品开发,增加公司产品进入“薇娅”直播间销售的频次,有利于提升公司产品销量和品牌知名度。公司仍然是通过“薇娅”直播间等平台直播销售公司产品,并按约定支付策划费以及销售佣金。

这也就意味着,梦洁股份与谦寻文化的合作大多数都局限于直播卖货与品牌露出等领域,且3次直播销售量仅1281.37万元,占公司总营收的比例不足1%,而公司还为此支付了317.46万元的营销费用。

股东减持逼近亿元

而在直播销售不达预期的另一面,梦洁股份股东还在不断减持。

5月12日开始,公司二股东伍静开始减持公司股份。截止5月22日,伍静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公司股份719.9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大的0.94%,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份7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2%。

5月14日,公司董事张爱纯之子周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了公司股份76,959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1%。

5月15日、5月19日、5月20日和5月21日,公司副总经理成艳及其配偶张戬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累计减持了公司股份140366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2%。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5月以来(梦洁股份股价上涨期间),公司持股比例较高的股东、董监高及其关联人累计减持数量高达1441.65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1.89%,套现总金额9822.09万元。

追高股民有所抱怨

对于暴涨后,股价突然跌停,高位买入的股民心情不好;甚至有认为由此会连累薇娅的粉丝转向的。

据财联社,梦洁股份估计暴跌背后超10亿资金追高被埋。目前公开的交易席位显示,梦洁股份暴涨过程中,散户和游资在高位大量买入。券商营业部游资炒得火热,前五大买入席位均为营业部席位。

其中,5月19日-5月21日,财信证券杭州西湖国贸中心营业部、国盛证券宁波桑田路营业部交易金额均过亿元。

深交所出手:重点监控采取措施

上周五晚上,深交所公告称:对连续多日涨跌幅异常的“梦洁股份”持续进行重点监控,并会及时采取监管措施。

此前,作为网红概念,梦洁股份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深交所在关注函中称:公司过去两年与电商直播机构谦寻文化的详细合作情况、对公司经营业绩及成本费用的影响,本次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内容与过往合作情况是否存在实质差异。

梦洁股份回复称,公司过去两年与谦寻文化的合作模式,主要通过在阿里V任务平台下单,经选品环节后,在淘宝直播“薇娅”直播间等平台以直播的方式对公司的产品进行销售,公司按照约定支付链接费以及销售佣金。公司产品进入“薇娅”直播间销售的频次比较低。

网红概念股炒作背后 股价飙涨业绩兑现难

Wind数据显示,目前涉足网红经济概念股的上市公司合计36家,主要集中在传媒、商贸、纺织、计算机等领域,其股价都曾迎来高光时刻,今年以来股价振幅都在20%以上,但随着热潮退去,部分公司股价已大幅回落。

记者发现,这些企业沾染上网红经济、直播等概念的途径主要有三种:

其一是以品牌商的身份与网红主播签订“带货”协议,较为典型的如金字火腿,产品在网红主播直播间被销售一空后,公司股价也大幅提振;

其二则是与头部主播所在的企业签订合作协议,较为典型的是梦洁股份、新文化;

最后是收购MCN企业或者内部孵化MCN、直播等业务,如星期六、芒果超媒等。

但从财务数据上看,直播带来的流量与热度并没有对企业业绩实现提振效果,且当前估值与基本面存在较大的偏差。

图片来源 / 视觉中国

具体来看,36只概念股中, 2019年净利下滑的企业高达18家,2020年一季度净利润下滑的25家,其中还有12家一季度处于亏损状态。

较为典型的莫过于星期六,作为红极一时的网红概念股,星期六在子公司遥望网络的催化下,曾创造26天17个涨停的神话,一个月内涨幅超过330%,最高时市盈率曾突破332倍,但业绩却并不稳定。

疫情期间,直播带货掀起热潮,但星期六却亏损5050.44万元。星期六指出,2月份联合子公司遥望网络共同搭建了线上分销平台开拓业务,虽然GMV取得过千万的成绩,但由于管理费用、销售费用、财务费用中刚性费用较大,导致一季度出现经营亏损。

截至目前,星期六股价已大幅回落,5月19日收盘价为20.40元,较今年以来的最高价回落44.20%。

“目前网红、直播概念,更多是赚取流量,而非赚利润,仅依靠头部网红,包括自成IP很强的网红往往需要付出比较高的成本。 网红直播概念更多是一种(新的)销售模式,且目前整个模式还不成熟。 而目前A股上很多被热炒的概念股, 价值已被严重透支 ,并不一定能真正受益,没有体现在业绩上,需要谨慎对待。”盘和林指出。

华南一家中型券商新零售行业分析师也指出:“目前MCN及代运营等机构很多,但行业还处于很初级的阶段,已经上市的如涵控股至今尚未盈利,其对单一IP的依赖度超过一半营收,而这个行业又是一个迭代速度非常快的领域。A股市场上纯正的MCN就更缺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