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财富吸铁石地位动摇?豪宅中国买家减56% 留学生学费收入或缩水上千亿
财经

美国财富吸铁石地位动摇?豪宅中国买家减56% 留学生学费收入或缩水上千亿

2020年05月25日 18:06:0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21记者观察:美国财富吸铁石地位动摇?豪宅中国买家锐减56%,留学生学费收入或缩水上千亿

导读:作为全世界的财富吸铁石,美国长期都是全球财富管理行业最重要的配置目的地,也是中国“高净值人群”的聚集地。

然而,这场疫情已经在影响美国的保险、房地产、留学等对中国资金较为敏感的产业。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 者丨顾乡

编 辑丨李艳霞、张楠

金融投资产品找不到海外客户、“阔太太看房团”飞不过来、留学生家长群里“焦虑不安”……在中国财富人群心中,美国财富吸铁石的地位,似乎正在动摇。

(纽约一居民处 新华社/来源)

保险公司急需中国客户

前两天接到一个电话,来自一家纽约保险公司法拉盛地区的负责人。他告诉我,希望聘我做金融投资顾问,还愿意出钱培训,让我拿执照。

我估计着,他其实想找我做人寿保险经纪人,并帮助我拿到保险执照。至于真正的金融投资顾问执照,比如CFP(注册理财规划师)这样的权威执业资格,那可不是容易拿到的,算是画个大饼吧。

至于为什么找我,其实也很简单。他们要的是“双语顾问”,其中有关“华语”的要求才是重点——让我帮他们开拓华人客源,尤其是来自中国内地的客户。

他希望我能帮助他们对接一些有海外资产配置需求的中国有钱人,比如江浙地区的民营企业家,特别是那些已在美国买房,或者子女在美国读书、工作的所谓“高净值人群”。

我问他,现在疫情这么严重,还会有人跑来美国买保险吗?他说,这段时间过了肯定有,这是刚需,而且美国保险产品可比……他没说下去。我猜,他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想说的话不太合适,就把话吞回去了。

其实,我并不是干这行的合适人选,但我知道疫情之下,美国财富管理行业的客源开拓压力非常大。找我去做金融投资顾问,也算“病急乱投医”了。估计哪怕能多搞来一两个客户,冲冲指标也是好的。

即便中美关系近期比较紧张,但对于许多人来说,钞票是没有国界的。但问题是,他们眼中的中国“快钱”,以后还会回来吗?

(疫情前,曼哈顿的大街上车水马龙 顾乡/摄)

房地产中国买家锐减

除了保险行业急等中国客户,另一个最近对中国资金比较敏感的行业,要属美国房地产行业。

在这里,我把那些目标客户主要针对外国人的楼市相关从业者,都算进泛财富管理行业当中,因为他们的一大使命,就是帮助这些“高净值人群”(而非本地刚需)进行海外资产配置。

据我了解,这一行在今年年初受到了重创。随着纽约、加州等地区疫情肆虐,很多地产经纪人都受到很大冲击,特别是那些“双语经纪人”。

原因非常简单:原本只要买张机票,登上飞机睡一觉后就能看房的中国“高净值群体”,当时几乎绝迹于美国楼市。

听一名纽约华人地产经纪人Sunki Sun说,疫情爆发以来,她已经错过了四位潜在客户。

Sunki Sun一半以上的客户是中国人,她通常做的是二、三十岁年轻人的生意,这批人比较有钱,或者说父母比较有钱。

“以往,父母希望亲眼看到房子,确保它没问题。” Sunki Sun说,但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他们来不了。结果,这批年轻人在没有父母同意的情况下,无法完成购房交易。

这和开篇我提到的情况何其相似:那家保险公司想对接的中国有钱人,其中一个特征就是“子女在美国读书、工作”。

另一名纽约华人房地产经纪人Xiang Jill Ji也说,疫情对其生计造成了冲击。

Xiang Jill Ji有一位客户,由于在武汉居住的父母决定不给钱,因此被迫毁约。另一位客户本应于3月初前往美国完成所有购房程序,但在特朗普政府宣布禁止所有最近访问中国的非美国公民入境后,这笔交易也黄了。

这些身在美国的中国人都买不了房,更别说那些长居中国、“打飞的”出国买房的人了。正如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首席经济学家Lawrence Yun解释的那样:“外国买家通常希望在把钱扔给经纪人之前,先亲自看一下目标房产。”

现在人都来不了,谈什么买房呢?更何况,地缘政治局势紧张、经济不确定性因素增多,就连签证政策都收紧了,中国财富人群因此变得更加犹豫。

2019年,来自中国的买家购买了134亿美元的美国住宅房地产,比上一年的304亿美元大幅减少56%。今年看来,数据只会更加惨淡。

(“纽约后花园”——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小镇的一处豪宅 顾乡/摄)

美国留学产业凉凉?

高校学费收入或缩水上千亿

疫情之下,美国保险业“病急乱投医”,房地产经纪人怨声载道,而另一个高度依赖中国“高净值群体”的领域——留学产业,也正面临着深渊。

国内一位资深美国名校的保读项目规划师说,疫情对于家长的心理影响还是挺大的,很多家长已经转而给子女在国内安排出路了。

虽然在她服务的个案中,疫情期间并没有出现留学生被“赶出”宿舍或出租房的情况,但对于美国高校要求所有学生搬离宿舍的现实,仍然觉得难以接受。

留学业界人士都知道,中国留学生已经连续多年成为赴美留学的第一大群体,但在疫情期间,许多家长和学生开始萌生去意。更重要的是,随着中美两国关系持续紧张、美国民粹主义持续抬头,以及签证政策持续收紧,家长们开始变得疑虑重重。

经济学家、上海交大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何帆甚至直言:“疫情过后,留学的黄金时代就结束了。”

事实上,美国留学的费用历来是全球最高的,除了少数寒窗苦读拿奖学金的人,更多中国留学生都是出自财富管理行业所谓的“高净值家庭”。他们的父母门路多,即便不送孩子去美国,也有其他备选安排。

当然,如果海外生源最大来源国的留学生大量减少,产业链上的美国伙伴也会人人自危。

我这里举一个真实的例子,主角是伊利诺伊大学。

伊利诺伊大学吉斯商学院和格兰杰工程学院曾经购买过一份保单,险种名为“中国学生不来导致收入下降”。两个学院每年需要为这个“奇葩”险种付给保险公司42.4万美元。

这项为期三年的保险合同始于2017年。如果两个学院的合并收入因中国学生的减少下降了18.5%,这份保险就会生效。赔付金额与收入下降程度成正比。

根据合同,保险生效的一个前提是:在一年内因一些“特定因素”导致来自中国学生的学费收入下降。“特定因素”包括签证影响、流感疫病、贸易问题等。

如今看来,这份当时广受揶揄的保单,充满了智慧性的前瞻色彩。这是“学术创新”和“金融创新”的完美结合,当然,也完美地说明了我们的主题:许多美国高校实在太依赖中国“高净值群体”了。

案例说得够多了,最后上数据吧:

根据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上月发布的最新报告,疫情正在阻止中国学生赴美接受高等教育,如果美国最大的国际生源继续减少,美国高校将面临高达150亿美元(相当于1071亿人民币)的学费收入缩水。

美国财富吸铁石地位动摇?

(疫情前,纽约第五大道的夜景,顾乡/摄)

我在上一段提到留学产业,其实也是把它当作泛财富管理行业的一部分来说的。对于“高净值家庭”的子女学业规划,是成熟市场私人银行、家族办公室的必修课。

这点和中国很不一样。在国内,财富管理机构主要都在卖产品、赚佣金,无暇顾及客户的家庭需求。而前面提到的保险规划、海外置业,乃至身份规划、税务筹划、信托计划等安排,都是成熟市场财富管理的重要课题,中国市场在这方面的服务还很欠缺。

之所以强调财富管理,想要说明的是,这场疫情对美国的冲击到底有多大。作为全世界的财富吸铁石,美国长期都是全球财富管理行业最重要的配置目的地,也是中国“高净值人群”的聚集地。

可如今,金融投资产品找不到海外客户、“阔太太看房团”飞不过来、留学生家长群里“焦虑不安”……在中国财富人群心中,美国财富吸铁石的地位,似乎正在动摇。

待到这场疫情结束,从投资顾问、保险代理,到房产经纪、留学中介,每个人可能都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中国有钱人还会像以往那样,蜂拥前往美国吗?

目前还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