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账超过净利润、第三方回款存疑  泰坦股份再战IPO
财经

坏账超过净利润、第三方回款存疑 泰坦股份再战IPO

2020年05月27日 07:40:20
来源:投资者网

近日制造纺织机械的泰坦股份更新了招股书,自2018年在上会前夕取消审核后,泰坦股份的上市之路又仅差临门一脚。不过坏账计提超过净利润的泰坦股份,不知能否获得市场的青睐

《投资者网》吴微

IPO是一场考试,是一段马拉松,同时也是一次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很多企业不遗余力也要完成这次考验。

近日主要制造纺织机械的泰坦股份更新了招股书,其离创业板上市又仅剩发审会审核通过这一考验了。其实,早在2016年泰坦股份就已提交了招股书,拟上交所主板上市,但在2018年上会之时,泰坦股份却“临阵脱逃”取消了审核。

应收款居高不下、第三方回款问题未解、坏账额超过净利润,被质疑落后产能的泰坦股份上市前问题重重。集体企业转股、长期负债未还、实控人年迈,或存在的股权纠纷、债务纠纷以及控制权变更也为泰坦股份的IPO增加变数。

再一次来到IPO关前的泰坦股份,其上市前景依旧不那么明朗。

营收下滑应收款居高不下

产业升级很早就已被确定为国内经济发展的方向之一。近年来在这一战略思想指导下,国内在以智能设备、新能源汽车为代表的高技术、新经济产业得到快速发展。传统经济支柱之一的纺织、服装业,政策与资本均不再予以大力支持。杉杉股份(600884.SH)、百圆裤业(002640.SZ)这样的传统服饰企业也相继寻求转型。

在产业升级、纺织企业景气指数处于低迷震荡的大背景下,为纺织业提供纺纱、织布机械的泰坦股份,其日子过得也不那么舒坦。一方面,虽然泰坦股份生产的产品技术含量越来越高,但仍会被市场质疑为落后产能;另一方面,国内纺织、服装行业人工成本越来越高,相关产业正在逐渐转移,对上游机械的需求也日益减少。

泰坦股份的收入表现,一定程度上也反应了国内纺织、服装行业的现状。2013年-2016年,虽然泰坦股份放松了客户的信用管理政策,使得其应收款在收入中的占比越来越高,但泰坦股份的营业总收入仍停滞不前。2017年后,泰坦股份加大了对印度、土耳其市场的销售,才让其收入有所增长。但2019年外贸环境的改变,以及印度市场需求的减弱,又让泰坦股份的收入相较于2018年出现较大程度的下滑。

然而,收入的增长却未能给泰坦股份带去多少现金流,其应收款在收入中的占比依旧居高不下。2019年,泰坦股份的应收帐款与应收票据的总额在当期营收中的占比高达77.70%;同期,泰坦股份的可比公司经纬纺机(000666.SZ)应收帐款与应收票据的总额在当期营收中的占比不足10%;越剑智能(603095.SH)也仅有13.51%,泰坦股份的应收帐款与营收票据占比在行业中已处于较高水平。

针对泰坦股份高应收账款与应收票据的情况,《投资者网》也咨询了泰坦股份董秘办,不过对方未予回复。

议价能力弱坏账损失超过净利润

纺织机械行业,虽然不受资本重视,但其产品涉及机械、智能控制、电子电气等多个学科,技术含量已越来越高。技术与产能规模均不占优势的泰坦股份,其竞争力自然要弱于日本、欧洲甚至国内的同行。2019年,经纬纺机纺织机械业务的收入高达37亿元,是泰坦股份当期收入的6倍以上,已上市的慈星股份(300307.SZ)其相关业务的收入也大幅超越泰坦股份。

在纺织机械领域不占优势的泰坦股份,公司对客户的议价能力也较弱。虽然披露信息显示,泰坦股份的毛利率在同业可比公司中处于中上水平,但公司销售产品的回款能力却较弱,公司坏账率居高不下。

2017年-2019年,泰坦股份分别计提了0.69亿元、0.85亿元以及0.84亿元的坏账,而同期泰坦股份的净利润仅有0.72亿元、0.69亿元以及0.59亿元,2018年、2019年泰坦股份的坏账计提损失已超过了公司的净利润。

此外,泰坦股份为了完成销售,还大量为买方提供购买公司产品时的贷款担保。2017年-2019年泰坦股份的买方贷在当期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10.45%、14.98%以及7.46%,虽然泰坦股份的买方贷金额有所减少,但买方贷仍会增加泰坦股份的信用管理风险。同时,泰坦股份负债中多年未还的应付款与预收款也增加了其信用风险。

第三方回款,因其难以审查,存在利益输送与虚增收入的可能,一直是发审委审核的重点。

泰坦股份距离其首次申报IPO已过去了多年,但其第三方回款的问题依旧严重。2017年-2019年间,泰坦股份的第三方回款额分别为2.53亿元、1.95亿元以及0.26亿元,在当期营收中占比分别为32.71%、23.69%以及4.12%,泰坦股份的第三方回款问题直到2019年才有所改善。值得注意的是,与2018年相比,泰坦股份的三方回款额减少了1.69亿元,同期泰坦股份的营业收入减少了1.49亿元,这二者之间是否存在巧合不得而知。

实控人年迈接班问题待解

泰坦股份前身是新昌二轻经营公司,1998年企业改制其股权结构才渐渐得以理清,2011年泰坦股份进行了增资扩股后,集团所有权才在厂内员工中得以量化,最终转化为大股东泰坦投资的股权。不过,披露信息显示,在量化泰坦投资股权时,部分此前离职的员工未能分配到股权,这或许会让泰坦股份的股权归属存在一些纠纷。此前,上市公司地素时尚(603587.SH)就因发行前被爆出股权纠纷,而使发行工作被推迟一年。

陈其新,泰坦股份的老员工,1949年生人,与其子陈宥融共同构成泰坦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他们通过泰坦投资、融泰投资共同间接控制了泰坦股份54.81%的股权。不过,陈其新仅持有泰坦投资54.67%,而泰坦投资持有泰坦股份87.31%,谁能控制泰坦投资就能控制泰坦股份。

目前,泰坦投资的实控人陈其新已年过7旬,其子陈宥融持有泰坦股份的股权比例较低,仅间接持有泰坦股份2.84%的股权,这意味着在泰坦股份上市后不久就将面对接班与股权交接问题。此外,在泰坦股份董事会中也存在多名泰坦股份的老员工,如董事赵略和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吕慧莲,他们也已年过6旬,同样存在接班问题。二代接班后,能否同先辈一样同心协力做大企业,将是泰坦股份面临的另一个难题。

应收款居高不下、坏账损失超过净利润、第三方回款问题仍未彻底解决,泰坦股份的上市之路依旧充满挑战。(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