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首富”违规占款1.7亿,如今意欲卖股救急
财经

“陕西首富”违规占款1.7亿,如今意欲卖股救急

2020年05月29日 15:55:06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 | 宋冠宇

来源 | 野马财经

吴一坚,创业35年,一度坐上陕西首富的宝座, 坐拥“金花系”资本帝国,声名远扬。

但谁能想到昔日骄子,如今落至卖股求生的境地。

近日,金花股份(600080.SH)就调查控股股东占用资金进展情况发布公告,确认了控股股东对其占用资金1.7亿的事项,并提出了控股股东卖股求生的解决方案。

目前股权出售事宜还在紧锣密鼓的协商筹划中,能否顺利找到收购者,事关“金花系”的生存发展,对背后实控人、前陕西首富吴一坚来说,是一场新的考验。

实控人欲“割肉”填坑,金花系状况不断

从金花股份近日来的公告标题看,不难发现公司的“窘况”。

图片来源:巨潮网

5月28日,金花股份公告公司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公告。截至目前控股股东62.18%的股份已被冻结,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9.14%。

在股份冻结之前的却是一份让金花股份表示“无奈”的公告。

2020年5月26日,金花股份发布《金花股份关于控股股东资金占用事项的进展公告》,文中称:公司经自查发现2019年度存在控股股东金花投资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截至2020年4月30日,尚有1.7亿元未归还。

目前,公司正处于面临着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困境中,为了摆脱窘况,控股股东金花投资已经向金花股份出具承诺函,承诺将通过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的方式,以变现资金全额归还占用的资金及资金占用费。

企业观察人士孙艺源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目前来看,最新消息表明,相关的转让协议还未签署,股东占用的资金及质押的存单仍未解除,虽然想法看似美好,但想要修成正果恐怕还要经历些许波折。

令金花人惆怅的是,这只是公司步入2020年后众多心塞事中的一件罢了。

4月30日,金花股份发布2019年财务报告,主审所信永中和出具了保留意见,在内控审计报告中出具了否定意见。出具上述意见的原因,都与关联方占用资金的事项相关。

负责内控检查的审计师认为:公司报告期内存在资金占用、存单抵押为关联方提供担保的情形,该事项未经过正常顺序审批、无实际业务合同以及未履行必要的披露业务,内部控制无效。

同日,《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金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持续督导现场检查报告》也一并出炉,该份报告指出了关联方资金占用、违规担保、信息披露情况等方面的问题。

终于熬过了4月份后,上交所关于资金占用事项、信息披露事项、以及年报事项的监管工作函、问询函又接踵而来,可以想见金花内部的焦头烂额、应接不暇。

在这种焦灼不利的情况下,公司近阶段的股票价格自然受到了极大影响,由年初的6.03元/股,一路走低,已至4.41元低点,缩水26.87%。

“金花系”缔造陕西首富

吴一坚,山西运城人,1960年他出生于100多公里外的西安。

虽然家境贫寒,但是吴一坚却有着与众不同的商业头脑。1983年退伍返乡后,他被安排到了西安电力机械厂工作。没过多久,他放弃了铁饭碗独自南下赴粤闯荡。

1985年,吴一坚辗转到了海南,他利用供应商和销售商的资金在海南创立一家电视机厂,获得了第一桶金。1986年至1991年,吴一坚一直在中外合资企业海南黄海美机电公司广州分公司任总经理。

过了而立之年后,吴一坚回到西安,创办金花集团,开始从事房地产投资与开发。他先是控股金花实业发展公司,在此基础上又联合其他国企成立了以医药为主营业务的金花股份,成立短短两年后,金花股份便于1997年实现上市,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就在上市前夕,1996年,36岁的吴一坚当选为“中国十大杰出青年”,成为陕西省乃至西北地区商界、全国民营企业中唯一获此荣誉的企业家。

在这一年,吴一坚却捐出1000万元与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在北京共同设立“中国青年科学家奖‘金花基金’”,恐怕谁也想不到,金花豪掷千万的当年,公司净利润不过1700万。

值得注意的是,吴一坚还曾担任会长兼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BC)创业导师。

从吴一坚回到西安开始创业,金花集团涉足开发、投资、制药、商贸、交通、房地产、高科技、电子商务、酒店及高尔夫、教育等领域与产业,成为当地大名鼎鼎的富豪。

2001年11月,金花集团又完成了对在香港上市的一木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收购,后更名为世纪金花商业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世纪金花”),进一步拓展了集团融资渠道。

高开低走,“金花”迎低谷

2015年5月18日,金花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吴一坚正在应有关部门的要求,协助调查,即日起停牌。在停牌两天之后,5月21日,金花股份和世纪金花双双复牌, 但是复牌后的股价却表现迥异: 金花股份股价在高开之后冲击涨停板,世纪金花股价跌幅一度超过20%。

四个月之后,金花股份公告称,吴一坚在经历4个月的协助调查后,已恢复正常工作。然而,这却没有改变金花集团急转直下的态势。

2015年12月,曲江世纪金花关店;2016年初,世纪金花星光城即黯然离场;2016年3月,银川世纪金花购物中心关店。

2016年6月1日,位于新疆西大桥的世纪金花时代广场店宣告关闭(2003年9月世纪金花就进驻了新疆乌鲁木齐);同年8月,世纪金花发布公告称,新疆友好门店由于经营业绩不理想,已于8月1日关闭。

2018年1月,因经营业绩不理想,世纪金花关闭了西安西大街门店;2019年,南大街世纪金花闭店。

伴随着接踵而来的闭店潮,金花集团业绩也是步入了亏损的境地。

根据世纪金花历年披露的年报显示,2017至2019财年中,世纪金花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4亿元、11.6亿元和10.5亿元,期间2016财年亏损3.5亿元,在2017财年回暖至2700万元之后,次年又亏损了2.6亿元。

同时,金花股份的情况也并不乐观,2019年公司在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了1.26%,达到7.55亿的情况下,扣非净利润却同比下降64.66%,达到1338.51万元。

也许是业绩逐渐走低为“金花”系经管层带来了巨大压力,自曲江金控入主世纪金花(0162.HK)的事件开始,“金花系”便开始走上了因违规而被监管机构不断问询的道路上。

2019年12月2日,吴一坚控股的金花集团旗下港股上市公司世纪金花公告称,公司将由西安曲江新区直属的国有企业西安曲江文化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实际接盘。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此类涉及控股股东权益变化的事项,需要在三日内完成披露。但到12月6日,金花股份才披露了前述交易,比“兄弟公司”世纪金花晚了四天。

面对上交所对是否存在披露不及时等事项的问询函,金花股份回复称:之所以未及时披露相关信息,是因为“对相关要求理解有误”。

此外,吴一坚在2019年9月17日至2020年1月14日期间,已3次被法院下发限制消费令。

目前亟待处理的是5月14日上交所对2019年年度报告的信息披露监管问询函的回复事项,在该份问询函中,上交所针对两份报告出具的非标意见、公司经营及财务状况及其他方面提出了13个尖锐问题,并要求其在22日之前回复。

会计师事务所资深审计师杨一佳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从问询函的内容来看,质押6800万元,期末余额1.71亿元,其中存单质押尚未解除, 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公司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和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这一行为基本可以看出该事件的问题是既定存在的。结合近日金花股份公告大股东占用资金不归还的事件来看,也可基本确定监管部门对企业的内控失效及缺陷提出的质疑。

5月22日,金花股份发布公告,将回复期延至5月29日,但到这了这一天,金花股份却再次公告要延期到6月5日,也吊足了看客们的胃口。

距离金花股份对年报问询函的约定回复日又推迟了一周,如何回复监管机构的尖锐问题成了投资者们争相关注的焦点。 金花股份能够给出令人满意的回复吗?这位陕西前首富还能重现往日辉煌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