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影视“改嫁”背后:浙江广电多年谋上市平台 《巴清传》难播出

唐德影视“改嫁”背后:浙江广电多年谋上市平台 《巴清传》难播出

2020年05月29日 18:35:2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从东阳国资到浙江广电,唐德影视“改嫁”的背后,是影视公司沦为壳资源。

5月26日,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吴宏亮拟将其所持5%和4.08%股份,分别转让给浙江易通(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和东阳聚文(东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下属控股的子公司)。同时,吴宏亮将所持公司23.55%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并协调第三方股东向东阳聚文转让其所持0.92%股权。

上述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将拥有唐德影视28.55%的表决权,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将成为公司实控人。

实际上,这只是唐德影视的一次“改嫁”。据5月6日所发公告,当时接手唐德的还是东阳聚文,按原计划,东阳聚文将成为唐德影视第一大股东,东阳国资办将成为唐德影视实控人。

这一变化震惊了市场。5月27日晚,唐德影视收到交易所关注函,深交所要求说明吴宏亮两次筹划控制权变更及短期内调整控制权变更方案的原因及合理性。

但对唐德本身来说,被多方追逐,本身是一件好事,证明自己还有着溢价。但尴尬的是,资本不一定是看上了唐德的产业基础。“浙江广电一直在寻觅上市平台,和多家影视公司都聊过。目前,一线卫视湖南广电、江苏广电和上海文广旗下均有上市平台(对应芒果超媒、幸福蓝海、东方明珠),省内浙江日报也已实现上市,这对浙江广电来说,有个上市平台,无论从哪个方面都非常重要。唐德影视注册地在东阳,地方国资拯救上市公司,也常见。”有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外,记者还了解到,浙江广电曾基本落定一笔交易,但因为价格问题作罢。另有投行人士表示,目前政策相对宽松,获批可能性很大。

此外,唐德影视急于卖身,很大程度上来自紧张的现金流。财报显示,截至2019 年 12 月 31 日,唐德影视资产负债率为 94.04%,净资产为 1.36 亿元。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唐德影视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仅为 2571.56 万元。 此外,实控人吴宏亮所持公司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9.82%,占公司总股本的36.25%。

关键一击来自 《巴清传》近期难播出,尾款回收难。公告显示, 4 月 21 日,唐德影视与天猫技术签署了《电视剧<赢天下>信息网络传播 权采购协议之补充协议五》(《补充协议五》),约定唐德无需对该剧进行更换主要演员的修改制作,且公司不再负有该剧在任何时点的播出保证义务,双方将以原版本每集 750 万元的价格乘以播出集数(不少于 60 集、不多余 64 集)再扣减 1.28 亿后的金额进行结算。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无需对《巴清传》更换主要演员的修改制作,并不意味着相关演员解禁,而是该剧近期播出无望。

公告显示,《补充协议五》明确了天猫技术向唐德影视支付《巴清传》版权转让款 3.028亿元(已实际支付 3.16亿元,双方于 2019 年 12 月签订《四方补充协议》,将其中 1319.50 万元用于抵偿公司应收天猫技术的其他项目版权转让款,其余结算款项将于该剧播出完毕后支付。尽管协议约定唐德影视不再负有该剧的播出保证义务,即无论该剧播出与否,均无需退款,但该剧的播出时间仍然存在不确定性,致使其余款项的收回可能性及收回时间亦存在不确定性。

因此,唐德影视暂按照已收到款项的金额 3.028亿元计算确认 2019 年收入,同时将 2019 年第三季度已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予以冲回,并将转回后的存货账面价值一次性全部结转至营业成本中。

两次调整后,电视剧《巴清传》项目于 2019 年度冲减收入合计为 4.16亿元,剔除《巴清传》后的其他业务收入金额合计为 3.01亿元,因此,2019 年度营业收入为负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