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疫苗帝国深夜巨震:实控人离婚,235亿分手费刷新A股纪录

千亿疫苗帝国深夜巨震:实控人离婚,235亿分手费刷新A股纪录

2020年05月30日 00:56:3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5月29日晚间,A股突发一起天价离婚案!

康泰生物(300601.SZ)公告,因解除婚姻关系并进行财产分割,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杜伟民拟将1.61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3.99%)分割过户至YUAN LIPING(袁莉萍)女士名下。YUAN LIPING(袁莉萍)承诺不谋求公司实际控制权,同意将所持股份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委托予杜伟民,并与杜伟民建立一致行动关系。

3年股价暴涨59倍 铸就千亿神话

翻开康泰生物的股价图,称得上A股少有的大牛股。按照复权价,康泰生物上市短短3年时间,从2.54元/股涨到了最高152.57元/股,期间最大涨幅超过59倍。公司最高市值也超过了1000亿。

不过,康泰生物却并未坐稳千亿市值宝座,截至5月29日收盘,康泰生物最新股价报146元,公司市值982亿元。在冲击千亿市值关口的当下,公司却突发重磅公告。

根据公告,因解除婚姻关系并进行财产分割,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杜伟民拟将1.61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3.99%)分割过户至YUANLIPING(袁莉萍)女士名下。YUANLIPING(袁莉萍)承诺不谋求公司实际控制权,同意将所持股份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委托予杜伟民,并与杜伟民建立一致行动关系。

按照前述收盘价,根据公告进行分割,此次杜伟民妻子袁莉萍分割股份的市值达235.54亿元。

而根据不完全统计,此次康泰生物关于离婚的财产分割公告,价值235亿元的“分手费”恐将刷新A股的新纪录。

农民工出身 如今身家超500亿

起底康泰生物杜伟民的成长经历或许还带有些许励志的成分。

据投资者报,1963年,杜伟民出生在江西省吉安市新干县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1984年,杜伟民考入江西省卫生学校检验专业,1987年即被分配至江西省卫生防疫站从事环境检验工作,并在当年考入江西教育学院化学系,进行脱产本科学习,毕业后又回到江西省卫生防疫站工作。

上世纪90年代,改革春风吹来之时,杜伟民果断从卫生防疫站辞职下海,成为一名疫苗营销业务员。

在2014年《江西日报》的一篇报道中,还能看到杜伟民对自己早期下海经历的描述:“刚开始,我给人家做疫苗销售业务员,全省各地到处跑。累了,就找个有桌子的地方趴一会儿,或者坐在凳子上睡几分钟,最艰难的时候连5元钱的招待所都不舍得住。”

1995年,杜伟民已经担任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销售经理一职,当时的长春长生,即上市公司长生生物的全资子公司,也是2018年疫苗造假事件的主体公司。

2001年,杜伟民旗下的广州盟源生物(持股50%),以43.79万元购入长生所持有的长生实业0.68%的股权(长生实业即长生生物的前身),他本人也借此机会成为长生生物的小股东。可以说,杜伟民赚的第一桶金大概率来自长生生物。

2003年6月,杜伟民开始担任常州药业延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江苏延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副董事长一职。同时,杜伟民也是这一公司的股东,不过,而后由于公司上市失败,2009年杜伟民便辞去江苏延申职务,当然,也套现了他的股份。

2008年,杜伟民通过产权交易所购买了康泰生物的大部分股份,成为康泰生物实际控制人。当年9月,深圳康泰生物与北京民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实现战略性重组。

2017年2月份,康泰生物成功上市,杜伟民担任董事长一职。从此,康泰生物变开启了三年的长牛之路。根据公司最新股权结构,杜伟民持有康泰生物51.26%的股份,按最新股价计算,持股市值超过500亿元。

纵观杜伟民的发展之路,始终与疫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防疫站工作人员到疫苗销售员,再到运作疫苗企业上市,身家达几百亿,可谓一名成功的“商人”。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杜伟民的发家史却并非十分光彩,详情参见:《疫苗之王》火爆朋友圈,牵出隐秘富豪发迹史

会出现疯狂套现情况吗?

在外界看来,如果是上市公司的创始人离婚,假如一方分得了大量的股权,这对于另一方掌控公司是极其不利的,可以说这是一个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A股不乏有因离婚之后,一方出现疯狂套现的现象。

去年1月17日,龙湖集团再遭股东大规模减持,股价一天之内跌去了9.11%,龙湖董事长吴亚军的前夫蔡奎在这场减持中套现34亿。

据悉,蔡奎不是第一次套现龙湖的股票。

实际上,从两人2012年离婚之日开始算起。2016年9月7日,蔡奎名下的佳辰发展以12港元的价格抛售龙湖1.5亿股股票,9月8日龙湖股价下跌6.48%;2019年1月蔡奎再度抛售34亿…

最近,一心堂发布公告称,其持份9396.4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6.55%)的股东刘琼计划在本公告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2000万股公司股份。

同蔡奎一样,这并不是刘琼第一次减持一心堂的股票了。

据相关资料显示,刘琼与一心堂实控人阮鸿献曾为夫妻,两人于2017年1月解除婚姻关系。离婚后,两人分别持有上市公司17568万股、9564.8万股股票,持股比例为33.75%、18.37%。

按照当时最后一个交易日的价格计算,刘琼所持有的这部分股权价值约为57亿元。

两人离婚之后,刘琼就开始了密集的减持。

2019年5月10日,刘琼在6、7月份多次减持,总共减持公司1683900股,减持均价为28元左右。

按照董监高减持股份的相关规定,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的百分之二十五,那么本次减持的2000万股基本上也是踩着线减持的。

这次康泰生物爆出天价离婚案,是否会出现前述疯狂收割的情况呢?

有股民在股吧发表了自己的观点:“真假离婚外人难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