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两任董事长皆相继猝死 大亚圣象豪门家产争夺恩怨暂解

五年两任董事长皆相继猝死 大亚圣象豪门家产争夺恩怨暂解

2020年06月01日 22:14:27
来源:叩叩财讯

导读:随着陈晓龙又再度步其父后尘在毫无征兆之下突然撒手人寰,再度失去“领头雁”的大亚圣象,其继任者的位置大概率天然地落在了陈晓龙之兄陈建军手中,虽然没有了股权纷争的困扰,但新的继任者能否担负起这数十亿资产的重任,却成为了未知数,这也将取代控股权的纷扰成为眼下大亚集团和大亚圣象最难预知的未来。

作者:何卓蔚@北京

编辑:翟 睿@北京

五年前,因一场猝死案而引发的豪门家产股权争夺案,在五年之后又或因另一桩猝死案的突发而得以正式终结,然而,对于卷入这场纷争的上市公司大亚圣象 (SZ.000910) 而言,虽然备受市场关注的控股权纠纷扰动风险似乎已然化解,但随之而来的另一种不确定性因素却正在由此放大。

6月1日上午,大亚圣象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 陈晓 龙因突发疾病医治无效,于5月31日不幸逝世,年仅44岁。

与五年前那个四月末的上午相类似,时任大亚圣象董事长兼实控人的陈兴康在当日因意外摔倒而引发猝死。这一太过突发的事件,让陈兴康甚至未能来得及留下遗嘱,也正是这次意外,不仅让大亚圣象及其控股股东大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亚集团”)失去了“领头雁”,还彻底改变了大亚圣象随后五年的走向,作为陈兴康的次子,陈晓龙也是在此时得以上位成为了拥有百亿资产的大亚集团和大亚圣象的掌舵继任者。

大亚集团和由其控制的大亚圣象,是典型的家族企业,在大亚集团中,陈兴康和其妻戴品哎,以及长女陈巧玲、长子陈建军、次子陈晓龙等人通过各种股权架构牢牢把持着相应的股权,在陈兴康猝死离世之后,其妻子儿女则按照《婚姻法》和《继承法》对相关股权进行分配。

大亚集团可谓凝结了陈兴康毕生的心血。1978年,一家名为丹阳县埤城城南农机抛光厂的乡镇村办企业在苏南正式创办,这是陈兴康白手起家创业的起点,也是大亚集团事业的开端。自成立以来,大亚集团历经三次变身、四次创业,已发展成为涵盖家居、包装、汽配和转型产业等的庞大“商业帝国”,连续多年稳坐中国家居行业头把交椅。

豪门、百亿资产、遗产、富二代、兄弟反目。

这些关键词注定了大亚集团和大亚圣象在离开“创一代”后“狗血剧情”的必将上演。

虽然在陈兴康去世的几年中,大亚圣象在其小儿子的掌控下平稳度过了突发“权利交接期”的动荡,但自2018年7月起,随着董事会任期的届满,陈晓龙与其兄陈建军就有关公司控制权的争斗也随之即发,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中,围绕在这百亿资产控制权上,兄弟阋墙、母子反目的戏码轮番上演,甚至不惜对簿公堂。随着家族纷争愈演愈烈,在“内忧未平,外患再起”之下,大亚集团与大亚圣象的营收增速皆出现疲态,二级市场中,大亚圣象股价不仅波动不断,大亚集团甚至一度出现了债务违约、银行惜贷等流动性风险。

“实际上,以木地板生产销售为主业的大亚圣象基本面,无论从行业前景还是从企业的自身实力来看,都是比较优质的,但二级市场中,投资者之所以往往选择用脚投票,最主要的风险就是来自于其内部控股权问题的争夺。”一位接近于大亚圣象的内部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坦言,在当地政府及多方势力的协调和介入下,原本陈晓龙与陈建军兄弟二人关系已经缓和,并在日前已经达成新一轮的合作协议时,眼看困扰大亚圣象多时的股权纠葛案即将化解之时,但正在此时,天却有不测风云。

随着陈晓龙又再度步其父后尘在毫无征兆之下突然撒手人寰,再度失去“领头雁”的大亚圣象,其继任者的位置大概率天然地落在了陈晓龙之兄陈建军手中,虽然没有了股权纷争的困扰,但新的继任者能否担负起这数十亿资产的重任,却成为了未知数,这也将取代控股权的纷扰成为眼下大亚集团和大亚圣象最难预知的未来。

“富二代接盘都是子承父业,当年陈老先生发生意外后,想想当初缘何家族内部和股东代表会将公司的控制权暂时转交给其小儿子陈晓龙而非长子陈建军?而这几年,在除去内部股权争斗的因素外,在陈晓龙的掌舵下,企业的发展也是有目共睹的。”上述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在2015年之前,作为长子,陈建军几乎从未涉足过公司的任何事务,对整个木地板行业和企业管理都可谓一篇空白,其后几年虽然也一旦在大亚圣象中担任董事,但在陈晓龙的把控下,几乎没有实权,而按照最近兄弟俩和解的协议,陈建军虽然上任大亚集团的董事长,但其负责的则是大亚集团另一块烟标业务。

1)父子相继猝死

(图为:陈晓龙)

“非常意外,在我们的印象中,陈晓龙是比较年轻有为的,也没有听说他身体有什么问题,而且他对行业和企业的看法也是很专业的,尤其是其近年来一直重点布局人造板行业,这是有魄力和远见的。”6月1日,一位沪上私募人士向叩叩财讯表示,自己在一年多前曾因大亚圣象的有关事件亲自到公司调研,当时有关股权的争斗正喧嚣尘上,但其在与陈晓龙等人沟通交流后,转变了对大亚圣象和陈晓龙最初的无实力“富二代”借机上位的印象。

的确,陈晓龙的骤然离世也将与其父当年一样,在经过多时股权纷争后,眼看就要迎来“共赢”发展的关键阶段,大亚圣象接下来的命运轨迹又将被改变。

5月31日,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在此十天前召开的大亚圣象第八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陈晓龙又一次被选举为公司第八届董事长而成功获得连任,任期三年。而其兄陈建军在一年多前被“踢出”董事会后,也在此次会议上再度入选非独立董事。

陈晓龙的这一次连任,无论对于其自身还是大亚圣象的投资者而言,都可谓意义非凡——在陈氏兄弟争夺资产控制权不断白热化升级之后,终于握手言和,近年来阻碍大亚圣象发展的最大的风险因素也将由此消弭。

据叩叩财讯获悉,在5月31日当日最初发现陈晓龙出现异常情况的为其司机,虽然5月31日并非工作日,但当日中午陈晓龙依然还在与人一起讨论工作和公司的未来战略部署。据其司机回忆,在当日下午,陈晓龙上车后,还在车上打电话讨论工作,但就在汽车行驶到某高架桥上时,陈晓龙突觉身体出现异常,司机回头发现情况不妙,赶紧停车并紧急拨打120求救,此后将其送往医院抢救,但最终因抢救无效于当晚离世。

据悉,陈晓龙离世可能因心脏疾病引发。

与当年其父陈兴康的离世相类似,陈晓龙的离世也未来得及对企业的未来做出任何事先安排和遗嘱。

五年前,在处理完陈兴康后事后,为尽快确立接班人问题,陈氏家族包括戴品哎、长女陈巧玲、长子陈建军、次子陈晓龙四人和其亲属及股东代表仲宏年等人组织召开家族内部会议,对公司经营管理体制和兄弟两人分工做了约定。

随后。2015年7月,依据大亚集团公司章程规定,由陈兴康夫人戴品哎签发委派书,任命二儿子陈晓龙为大亚集团董事长,并主持旗下最重要资产大亚圣象的工作。两个儿子也同时进入董事会,并做了业务归属的分割。

也正是这次家族会议,为此后的兄弟相争、家族内耗埋下了伏笔。

在陈晓龙上任大亚圣象董事长的最初三年间,兄弟俩也一直相安无事,各司其职。但到了2018年7月,兄弟俩之间的控股权纷争随着所谓权利交割时间节点的到来而爆发,陈建军曾一度被大权在握的弟弟陈晓龙赶出上市公司大亚圣象,将其董事职位撤销。

而陈建军在此时却获得了其母亲戴品哎的支持,不仅获得母亲的有关股份成为了大亚集团的实控人,更与母亲联名发出公开声明函声讨陈晓龙,指其违法使用作废公章并利用掌控大亚集团等企业公章之便利,在恶意隐瞒大亚集团实际控制人、大股东戴品哎和陈建军的情况下,两次私自修改大亚集团章程,剥夺意博瑞特对大亚集团的董事委派权,剥夺卓睿投资对大亚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委派权。

根据斯时陈建军一方称,在当年的家族会议上,对接班人的确定政策为“三年轮班制”,既陈兴康老先生去世后,约定董事会每届任期三年,“三年一轮换”,先由陈晓龙代表家族主持公司全面工作。但在2018年7月的轮换节点,一些问题开始显现,公司治理权没能实现轮替。

而陈晓龙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其表示“不像有些人讲的轮流坐庄,这些都没有说过”,其仅表示根据约定“在我做董事长期间,只要经营不发生重大问题,原则上不变换,企业出现严重危机才会要求更换董事长。”

于是在兄弟双方就控制权各不相让的拉锯之下,大亚圣象的股权纷争持续了近两年时间。

“兄弟俩的互不相让,不仅让大亚圣象面临巨大风险,连由陈兴康老先生一手创立的大亚集团也面临着流动性风险。”上述接近于大亚圣象的知情人士透露,兄弟俩从暗地较劲、互发声明到抢夺公章、对簿公堂,家族企业传承过程中的戏码轮番上演,内耗、纷争正触及大亚集团庞大产业的机理。在3.69亿元银行贷款逾期、对外担保及股权冻结问题相继爆出的危机之下,作为江苏丹阳的龙头企业,引得当地政府介入协调各方关系。

“当地政府还是比较认可陈晓龙的管理水平,在当地政府和有关势力的协调下,陈氏兄弟在经过多次谈判后,关系终于在2019年底开始缓和,在考虑到多方因素后,最终确认了新的分工,既大亚集团由哥哥陈建军负责,同时陈建军被重新提名为大亚圣象的董事会成员,但上市主体木地板及人造板业务的经营依旧由陈晓龙负责,并由其继续担任大亚圣象的董事长,而陈建军则主管大亚集团的烟标等其他相关业务。”上述接近大亚圣象的知情人士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大亚集团为一家多元化公司涉及木材包装汽配等多个产业其中包装产业曾是其早年的基础产业,主要生产卷烟“烟标”等包装材料。2013年之后大亚集团才将发展重心转移到人造板及木地板业务2015年初陈兴康主导对上市公司业务进行大幅调整将非木业资产置出上市公司此后大亚的板材业务和圣象的木地板业务成为了大亚圣象最核心的两大业务板块

2)无经验的掌舵者

或许谁也没有想到,在多方势力介入下已经暂时性达成和解的大亚圣象控制权之争会最终以一方的生命终结来为这一年多来纷扰画下句号。

弟弟陈晓龙的离世,显然将此前的和解分工又彻底打破,作为陈氏家族第二代长子兼在世唯一的男丁,陈建军承袭大亚圣象控制权已经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6月1日,上述接近于大亚圣象的相关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因事发突然,公司现在具体工作已经由陈建军接管兼任。

“对于任何一个上市公司而言,董事长突然离职或去世,都是非常重大的事件,对企业的影响至少在短期内都是负面的,继任者的能力、风格、对企业的熟悉度以及对前任部署的执行力度,这些都将影响到企业后续的稳定和发展。”上述沪上私募人士表示,在其看来,陈晓龙的去世比起五年前陈兴康离世时对企业的影响,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建军接手上市公司业务后的表现,这将是大亚圣象此后最大的不确定性。”该沪上私募人士指出,“五年前,大亚圣象正在进行业务重整之时,董事长骤然去世,其后,在陈晓龙的带领下花了三年多才算平稳过渡,但随后的控制权纷争,又让企业波及其中而遭受到了一定影响,如今再度面临董事长的巨变,随着当年的‘对手方’上位,可以预测的是大亚圣象现任的管理团队很可能将遭受一轮清洗,这可能会引发大亚圣象内部的新一轮动荡。”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同为陈兴康之子,身为长子的陈建军多年来实际上几乎未接触过大亚圣象核心的地板业务。

“陈建军对大亚圣象公司和行业并不算熟悉,这也是当年在陈兴康过世后,家族会议决定让次子陈晓龙暂时掌舵公司的主要原因。而在2019年底,在地方政府等多方势力介入的调和下,最终确认由陈晓龙继续执掌木地板业务,其中也有此因素。”上述接近于大亚圣象的有关知情人士透露。

早前在2019年陈晓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及缘何会由自己接班企业时,其表示:“他们两位(指陈巧玲、陈建军)之前都没有在公司工作过一天,对情况也不熟悉、不了解,我在公司跟老先生一起工作过11年,对公司整体情况更加了解,才推举做接班人,担任董事长职务。

梳理陈氏三兄妹履历发现,陈巧玲自2001年至今在江苏银行丹阳支行任职,未参与大亚集团实际经营管理工作;陈建军自2010年至2015年7月就职于丹阳市华邦贸易有限公司,此前曾任职于镇江市对外贸易公司、丹阳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等单位,没有大亚集团任职经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