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亿资金窟窿!“盟诚系”坑惨东岳集团 齐商银行为8.6亿造假询证函背书
财经

15亿资金窟窿!“盟诚系”坑惨东岳集团 齐商银行为8.6亿造假询证函背书

2020年06月03日 15:04:40
来源:银行财眼

来源|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

凤凰网财经讯 赌徒经常陷入“拆东墙补西墙”的恶性循环,有时企业也会走到“欲壑难填”的境地从而作出疯狂的举动。前有康美药业、瑞幸咖啡财务造假风波未平,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裁定书又揭开了一个高达8.6亿元询证函造假案。

因盲目扩张造成巨大资金缺口,山东盟诚电气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简称“盟诚系”)曾向东岳集团(00189.HK)借款近30亿,用于偿还银行借款以及高利过桥资金,最终有近15亿资金未能收回。

填补这项窟窿,多家银行被裹挟其中。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通过梳理裁判文书发现,交通银行卷入一笔涉及金额5亿元的三方贷款交易中,而齐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商银行”)则为询证函造假背书——东岳集团为满足年终审计需要,说服齐商银行桓台支行原行长寇某英帮忙在涉嫌8.6亿元造假的询证函上盖章。询证函是指审计人员为印证被审计单位会计记录所载事项而向第三者发出的。

最终,齐商银行桓台支行原行长寇某英因犯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交通银行青岛分行市北第一支行行长的戚某因违法放贷、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等罪获刑。

15亿资金窟窿难填 “盟诚系”坑惨东岳集团

山东盟诚电气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是山东省一家大型的制造业集团公司,下属五家子公司主要从事电气、漆包线、钢管、外墙保温材料等多种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在业务扩张过程中,“盟诚系”大肆向银行贷款,最多时欠下银行贷款本息合计十多亿元,且无力偿还。

此后,“盟诚系”开始用借来的过桥资金堵银行贷款的口子,堵上后办理续贷,回过头来再偿还过桥资金的窟窿。但这样的拆东墙补西墙注定不是长久之计,随着时间推移,盟诚集团的偿债能力不足的问题开始凸显,而东岳集团就是其中的一个“受害者”。

东岳集团成立于1987年,2007年在香港主板上市,是亚洲规模最大的氟硅材料生产基地、中国氟硅行业的龙头企业,同时也是格力、美的、长虹等知名家电企业的重要供货商。值得一提的是,东岳集团还是新华联旗下的上市公司之一,目前新华联的多支债券已出现违约,资金链压力巨大。

根据盟诚集团相关负责人证言显示,“盟诚系”公司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通过齐商银行桓台支行从东岳集团借款,但后期则是“盟诚系”向东岳集团负责人李某直接借款,齐商银行并未经手。从2012年下半年至2015年末,东岳集团出借给“盟诚系”公司的资金达29.24亿,主要用于帮助“盟诚系”偿还银行借款以及高额利息的过桥资金,最终有近15亿资金未能收回。

东岳集团负责人李某表示,他曾经发现到“盟诚系”公司偿债能力不足的问题,但他最终选择和盟诚集团“系在一根绳上”,期盼着“盟诚系”能够借到新的款项以偿还东岳集团的借款。然而,到了2014年末“盟诚系”依旧无法偿还借款,但作为港股上市公司的东岳集团需要通过年终审计,于是东岳集团负责人李某决定走一些旁门左道。

据李某证言,2015年1月,李某约时任齐商银行桓台支行行长的寇某英在一幢别墅里见面,请求寇某英在会计师事务所发往齐商银行的询证函上盖章,帮助东岳集团通过年终审计。而寇某英认为加盖银行印章银行并未有任何损失,遂表示同意。

为拉拢大公司满足业绩 支行长涉8.6亿询证函造假

根据裁定书显示,寇某英,女,1969年11月6日出生于山东省桓台县,系齐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营业部总经理,2013年3月6日至2015年11月16日曾任齐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桓台支行行长。

寇某英供述,她同意帮助东岳集团后不久就收到了由瑞华、德勤两家会计师事务所发来的询证函,两份询证函的内容是关于东岳集团旗下两家子公司在齐商银行的存款、委托理财资金等。询证函是由审计机构(该案中为瑞华、德勤)以被审计者(该案中为东岳集团)的名义向被询证人(该案中为齐商银行桓台支行)发出的,用以获取被询证人对于被审计者相关信息或现存状况的声明。

寇某英阅览后发现,两份询证函都有造假的地方:一是东岳集团将委托贷款的资金使用方填写为齐商银行,实际上齐商银行并未经手这些资金;二是询证函中委托贷款金额存在虚增的情况,例如东岳化工委托贷款的总金额不超过2亿,但银行询证函上的委托贷款金额是4.18亿元。

然而,在明知询证函内容造假的情况下,寇某英“经过四五天的思想斗争后”,最终还是安排时任齐商银行桓台支行办公室主任的成某违反操作规程在询证函上盖章。“出具两份虚假询证函的目的只是应李某的请求,帮东岳集团应付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通过帮东岳集团这个忙,也可以要求对方在齐商银行多存款,完成业绩。”寇某英称。

除此之外,根据成某供述,当寇某英授意其盖章时,其也曾提出质疑,表示这个业务并不归办公室管,同时他也发现了询证函中存在虚增委托贷款金额的问题。但寇某英对成某说:“东岳集团是大公司,赶紧给他办了吧。”于是成某加盖了齐商银行桓台支行的行政公章,并分别快递给了瑞华、德勤两家会计师事务所。

根据询证函文本显示,瑞华、德勤发出的两份询证函分别涉及4.18亿元、4.42亿元委托贷款资金,共计8.6亿元人民币,齐商银行桓台支行分别在两份询证函“信息证明无误”处加盖印章。

根据东岳集团2014年年报显示,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项余额19.06亿元,其中就包括询证函中涉嫌造假的8.6亿资金。

案发之后,一审法院认为,寇某英、成某违反规定,为他人出具与客观事实不符的金融票证,涉案金额8.6亿元,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并且在该起案件中,寇某英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成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对其免予刑事处罚。据此,以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判处寇某英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对成某免予刑事处罚。二审维持原判。

涉案金额5亿元 交行也曾卷入“盟诚系”与东岳集团纠葛

值得注意的是,在“盟诚系”与东岳集团的各种合作交易中,齐商银行并不是唯一一家涉案的银行,交通银行也曾被卷入其中。

据裁判文书网案件信息显示,2014年12月,东岳集团负责人李某和“盟诚系”相关负责人来到了交通银行青岛分行市北第一支行,目的是为了申请贷款。在经过一番交涉后,“盟诚系”、东岳集团、交通银行达成了一项三方交易。即由“盟诚系”向交通银行申请贷款5亿元,用于购买东岳集团产品;贷款到期时,“盟诚系”用销售东岳集团产品的收入偿还贷款;另外,东岳集团在交通银行存入“回购准备金”5亿元作为对该笔贷款的“担保”,一旦“盟诚系”无力偿还贷款,交行可划扣“回购准备金”。

对于交通银行来说,这笔贷款可以说是零风险,而且东岳集团提供的“回购准备金”从流动性角度来说也强过抵押物,因为不存在任何抵押物处置的问题。于是,交通银行青岛市北第一支行的相关负责人向“盟诚系”放出这一笔价值5亿元的贷款。

然而,好景不长,这笔贷款放出以后不久,“盟诚系”就多次出现延迟付息的情况,于是交行青岛分行于2015年10月开始划扣东岳集团的“回购准备金”。同年11月,东岳高分子公司发现款项已被划扣,遂向桓台县公安局报警。东岳集团认为参与这笔三方贷款交易的集团内部人员李某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罪。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记者查询东岳集团于2016年9月30日发布的公告后发现,该案中东岳集团负责人李某已经因涉嫌挪用资金而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李某及两名出纳挪用集团资金共计14.782亿元人民币。

另外,2017年,东岳高分子公司与东岳化工公司分两起案件向山东省高院起诉,以交通银行青岛分行为被告,要求其返还5亿元“回购准备金”。不过,山东高院判决交行不用归还5亿元“回购准备金”,两家公司均不服并上诉。但最高法在2019年驳回两家公司上诉,维持原判。

虽然交通银行在此次风波中避免了经济损失,但相关负责人则免不了刑事处罚。山东省桓台县人民法院判决,时任交通银行青岛分行市北第一支行行长的戚某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时任交通银行青岛分行市北第一支行行长助理赵某犯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另有两名相关负责人犯违规发放贷款罪与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不过免予刑事处罚。

涉贷问题暴露内控漏洞 齐商银行2019年被罚款近300万元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此次涉案银行齐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是成立于1997年的淄博市商业银行,2009年经银监会批准更名为“齐商银行”,现有注册资本13亿元,下辖1家营业部、2家分行和72家支行部。

值得注意的是,寇某英并非齐商银行第一位涉嫌犯罪的支行长。2019年,齐商银行张北支行原行长张某,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接受有关公司和个人的财务,为相关企业办理贷款授信业务时提供便利。最终,法院认定张某犯非国家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一年。这两起案件为齐商银行的内部控制敲响警钟。

梳理银保监会官网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后,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发现,2019年至今,齐商银行以及各分支行被银保监会处以行政处罚罚款合计296万元。仅2019年9月23日一天,齐商银行就收到银保监会下发的罚单共计11张,这些行政处罚的违法违规事实中,明确涉及贷款事项的就有5项,合计罚款193万元。

根据齐商银行于4月30日发布的2019年度报告摘要显示,2019年齐商银行营业收入约为27.43亿元,同比增长6.84%;归母净利润从2018年末的5.31亿元上升至2019年末的5.94亿元,增幅18.31%。

2017年末至2019年末,齐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依次为2.41%、2.35%、1.80%,呈下降趋势。但按五级分类不良贷款余额中,可疑不良贷款余额从2018年末的558万元增加至2019年末的2.78亿元,增幅近500%。不过,齐商银行对此也有应对,其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2017年末的154.18%升至2019年末的17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