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教父”收购上市公司遇挫,遭遇上交所三连问
财经

“PE教父”收购上市公司遇挫,遭遇上交所三连问

2020年06月03日 15:26:07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 | 宋冠宇

来源 | 野马财经

作为资本市场中的梦想实现家,PE机构一直承载着外界太多艳羡期许的目光。在这片土地上有多少人一夜之间平步青云,又有多少人在片刻之内千金散尽。

其中“硅谷天堂系”以“PE教父”的身份,从默默无闻到锋芒出露再到如今的声名鹊起,靠的是精准的战略目光和异于别家的经营模式。

近日,“硅谷天堂系”与德宏股份(603701.SH)的资本联姻再次引来了各方关注的目光,但前几日德宏股份却发布公告称联姻终止,这也引来了上交所问询。

德宏易主终止,“PE教父”联姻遇挫

因重大资产重组停牌的德宏股份于6月1日重新复牌,公司也发布公告称, 控股股东张元园与硅谷天堂控股子公司天堂硅谷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无法就控股权转让中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意见,决定终止本次控股权转让事项。

引人关注的是德宏股份曾在5月18日发布公告称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5月22日上交所就此交易事项向德宏股份下发了问询函,但德宏股份还没有回复该问询函就率先宣布终止本次控股权转让事项。

接着上交所又对终止事项下发相关问询函,并要求在6月3日之前回复且披露。

因为一个交易事项,上交所已对德宏股份三连问。

图片来源:巨潮网

据悉该交易原计划德宏股份控股股东张元园与硅谷天堂的控股子公司天堂硅谷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张元园拟转让29.99%名下股权给天堂硅谷或其指定方。标的股份的转让价格拟为17.32元/股,转让总价款拟为10.496亿元。

这项交易若没有终止的话,天堂硅谷或其指定方将持有上市公司29.99%的股权及公司表决权,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张宏保、张元园变更为王林江和李国祥,也即是说PE教父将入主德宏股份。

消息一出,市场哗然,毕竟,于2016年正式上市的德宏股份未满五岁便被张元园插标卖首,实不寻常。

浙江德宏汽车电子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汽车发电机研究开发的专业生产制造商,前身为湖州德宏汽车电机厂,成立于2000年1月,属于当时中湖集团将与汽车电机业务相关产业分离时形成的产物。

2001年湖州德宏汽车电机厂改制为湖州德宏汽车电器系统有限公司,与改制相比更为深远的影响,则在于引入了德宏日后的壮大的引路人——张宏宝为首的40位自然人股东。

接下来的近十年,虽然发生了数次股权转移事项,但德宏城头插的“张”家大旗已然稳固。

2009年,德宏再次变更公司名称,由“湖州德宏汽车电器系统有限公司”到“浙江德宏汽车电器系统有限公司”简单的名头转换,不难看出身后浓重的野心。

果然,公司在一年后完成了股份制改制,摇身一变成为浙江德宏汽车电子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为进一步发展铺平垫稳。

经过多年的发展沉淀,做大做强,德宏终于在2016年成功登陆上交所。虽然发行价格敲定在了13.5元每股,但市场热情的反馈甚至将初期的股价最高抬升至80元左右。

曾经如此辉煌成绩的公司,虽然本次交易并未成功,但德宏股份要改弦更张转给硅谷天堂的“资本联姻”,令人好奇其中的因果缘由。

德宏易主之谜

根据德宏公告说法,本次重组的原因是基于实际控制人夫妇健康原因和年龄情况以及现任董事长,即实控人之女的意向,为了将德宏发展壮大而进行的。

企业观察员孙艺源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将德宏交出去固然有为公司发展添砖加瓦的因素,但明眼人不难看出,其实张氏掌舵者抽身离开,也是基于对当前德宏发展状况的判断下,急流勇退明哲保身的明智选择。

尽管德宏在上市初期打响了头炮,但遗憾的是这一上升趋势并未能维持长远,反而每况愈下。

从股价上来看,虽有13.5元开盘最高时涨到80元/股,但其后每况愈下,由8至7,由7跌6,由6降5,循环往复,目前已经达到低于发行价格的12.55元/股;

与之相符的则是公司不尽如人意的业绩。自上市以来,公司的经营指标一直不太稳定。营业收入从2016年的4.16亿元,勉强上升至2019年的4.76亿元;净利润方面虽然自2016年起逐渐攀升,最高时在2018年度升至1.11亿,奈何2019年画风突变,以低于上期48.11%的5751.36万元净利润。

图片来源:同花顺

另外,从盈利能力指标来看。净利率从2018年的24.08%下降至19年的12.12%、毛利率从16年的34.95%逐年降至最新的29.80%。此外,就连表现相对优秀的净资产收益率也从18年的17.24%腰斩至19年的8.32%。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德宏股份与天堂硅谷签订合作框架协议的同时,又与杭州伯坦科技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资产重组协议,德宏筹划以发行股份或可转换债券及支付部分现金的方式收购杭州伯坦科技工程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

前手刚刚将控制权转移出去,后手却又考虑要并入新的公司,不难想见,幕后的推手,定是天堂硅谷,以及隐藏其背后的硅谷天堂等一干”硅谷天堂系”资本力量。

毕竟,这种独具特色的资本操作手法对于“硅谷天堂系”来说,已是再熟悉不过了。

“硅谷天堂系”起源

截至2019年底,天堂硅谷总资产19.7亿元,净资产16.6亿元。天堂硅谷的母公司为硅谷天堂资产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截至2019年年底总资产68亿元,净资产63亿元,可谓实力雄厚。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天堂硅谷所投资企业约90家,涵盖多个领域,已经形成了一个健全的投资体系。而从”硅谷”系整个集团的层面来看,这不过是庞大资本帝国的冰山一角而已。

“硅谷”系的主力军当数硅谷天堂资产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注册资本5000万元。2011年11月,公司整体变更为硅谷天堂资产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目前,第一大股东山水控股持有公司45.13%股份,硅谷天堂董事长王林江、副董事长李国祥分别持有山水控股50%的股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两人均曾任职于老牌国企钱江水利。

“硅谷天堂系”此前一直默默无闻,直到斯太尔之战才一炮打响初露头角。

2012年11月,硅谷天堂以5亿元的价格向博盈出售了其一手培育的斯太尔动力公司,该公司是硅谷天堂不久前以2.84亿元的价格收购的,片刻之间便赢得了2.16亿元的利润。

棋高一招的是,硅谷天堂并未安于现状,而是拿出2亿元认购博盈的定增,获得重组后的博盈7.61%的股权。截至7月10日,这部分股份市值高达5.3亿元。粗略估算,在博盈中,硅谷天堂盈利约3.5亿元。

这种精妙操作在当年的中国产融资本高峰论坛上,就连硅谷天堂合伙人、董事总经理韩惠源都直言,将硅谷天堂并购博盈称为近几年来最满意的投资。

随后,”硅谷天堂系”开始了自己独特的“PE+上市公司”模式。而公司产品也分为了三大类:并购整合、创业投资和资本管理。

该模式分为三步走,首先选择合作的上市公司,然后充当财务顾问的角色对标的公司价值进行相应塑造引导,最后通过前期的了解以及中期的培育,决定后期是否选择战略入股。

凭借这套模式,公司先后与广宇集团(002133)、京新药业(002020)、合众思壮(002383)、升华拜克(600226)上市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

2015年成功登陆新三板,说明该模式对于硅谷天堂的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

2017年,硅谷天堂所投资的公司自行IPO的有8家,借壳上市1家, 成绩斐然。

在2020年1月,硅谷天堂成功买下了知名“口罩股”欣龙控股(000955,SZ)的控制权,在硅谷天堂看来,取得欣龙控股控制权,是公司在控股型收购方面实现的重要布局。

16年业绩突然缩水,“硅谷天堂系”今如何?

然而,目前硅谷天堂的情况却似乎没有了以往的那般辉煌。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硅谷天堂目前的股票价格跌落至0.81元/股,成交额仅为9.14万,而35.9亿的市值较巅峰时期缩水了近10倍。

天上地下的分界线,出现在2016年,让“硅谷”系跌落王座的缘由,竟然也是由于其多元化的经营战略。

2016年A股市场波动剧烈,由于硅谷天堂管理着巨大规模的证券基金及定增基金,因此A股市场上的资本运作一起,就总能看到硅谷天堂的身影。自硅谷天堂半年报起,低迷之相便初现,营业收入1.84亿元,同比降低77.56%;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316.80万元,同比减少92.19%;基本每股收益0.01元,同比减少97.80%。

可在这种不利情况下,公司当年依然发布了3.55亿元的现金股利利润分配方案。

到了年底,硅谷天堂营业收入实现9.51亿元营业收入,同比下滑41%;净利润5.3亿元。下滑55%,其中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和投资收益两项,从2015年度的13.5亿元下降至2016年度的6.7亿元,是当年年度业绩不佳的主要原因之一。

大额股利发放后对股价的拉低效应加上经营业绩下滑,使得公司当年股价由年初的29元直线下降到年末的6.23元。也是从那年开始,本能与同在新三板挂牌的信中利(833858)、明石投资等私募机构一起争雄的硅谷天堂,渐渐的掉了队。

如今,信中利股价达到5.32元,明石创新(832924)每股股价2.57元,与之相比硅谷天堂相形见绌。

从自成一派的“PE教父”收购德宏股份遇挫,虽未能为“硅谷天堂系”注入强心剂,但后续是否还会有新的举动吗?你看好“硅谷天堂系”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