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业龙头44岁掌门人猝死!曾因百亿资产与家人反目成仇,死前关系刚缓和
财经

木业龙头44岁掌门人猝死!曾因百亿资产与家人反目成仇,死前关系刚缓和

2020年06月03日 19:36:14
来源:环球人物网

眼看困扰大亚圣象多时的股权纠葛案即将化解之时,掌门人陈晓龙却遭遇不测……

|作者:二水

世事无常,人生难料。

6月1日,“木业龙头”大亚圣象发布公告称,董事长陈晓龙先生因突发疾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5月31日不幸逝世。

据大亚圣象内部人士透露,5月31日晚,陈晓龙正在回家的路上,还在一直打电话处理工作,司机突然发现他瘫倒在了后座座位上。当时车行驶在高架桥上,司机立刻送到最近的医院抢救,车开到医院的时候,陈晓龙已经处于昏迷状态,最终因抢救无效于当晚去世。

根据公司资料显示,陈晓龙出生于1976年,现年44岁。

令人唏嘘的是,5年前,集团创始人、陈晓龙的父亲陈兴康也是突遭意外离世。没有安排、没有遗嘱,创始人的离世令一家蒸蒸日上的家族企业陷入惨烈的争权宫斗。

白手起家百亿资产

大亚集团(大亚圣象母公司)官网在介绍企业历史的文字中有这样的一句话:“三十余载春华秋实,三次创业历经艰辛,大亚集团成就了百亿企业梦想。”

大亚集团的前身是一家除了招牌一无所有的村办企业。

陈兴康在老家江苏丹阳被称为“能人”。1978年,外出打拼的他带着7000元积蓄回到老家,接下了一家工厂。

· 陈兴康

一个偶然的转机,陈兴康透过老乡关系,得到了给上海卷烟厂提供卷烟铝箔纸的项目。几年做下来,他完成了从零到近1亿元销售的原始积累,还把原来的工厂改建成丹阳铝箔厂,打造成当时全国最大的卷烟配套基地。

不过,陈兴康的野心不止于此。他想把事业版图扩大。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专业的铝箔生产线全靠英国进口,一条生产线造价约1亿元,可整个丹阳市国有资产总值也不过8000多万。当时,英国政府表示愿意提供项目贷款,但前提是由当地政府做担保。

1990年,英国政府贷款总算拿下,但陈兴康也付出了代价——铝箔厂转为全民所有制,他将原本属于自己的近500万元净资产悉数归到国有企业名下。

3年后,铝箔生产线项目建成,丹阳铝箔厂重新组建为省级企业集团形式(国有独资)的大亚集团。但在包括陈兴康在内的公司高层看来,公司的整个发展过程中,没有收到政府投入的一分钱。

在陈兴康的带领下,大亚集团已是国内铝箔产业的一枝独秀,但他不满足于企业单一行业的经营模式,将目光瞄准了自己从未涉及的家居行业。

1995年,陈兴康创立圣象集团(大亚圣象子公司)。之后,圣象木地板、大亚人造板在全国一炮打响,圣象集团连续多年稳坐中国家居行业头把交椅。

4年后,陈兴康又创建大亚圣象,并成功将其送上A股市场。据其1999年的上市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1998年5月31日,大亚集团资产总额达到7.8亿元,净资产2.81亿元;1997年全年实现销售收入5.38亿元,净利润6183.88万元。

此后,陈兴康又为自己的商业帝国扩充汽配和信息产业业务。2015年,资产超过百亿的大亚集团上榜中国民营企业500强,陈兴康本人更是被称为“木业首富”。

“创一代”和“富二代”间的

权力断层

凭一己之力创办“大亚帝国”的陈兴康,将公司视如己出,对所有事务都亲力亲为。他在主政大亚集团、大亚圣象等核心企业的同时,还担任大亚集团最大法人股东丹阳市意博瑞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意博瑞特”)等多家公司的董事长职务。

平日里忙于工作的他,疏于对接班人的培养及家族企业传承安排,这也为日后陈家内部争论不休的内耗埋下了伏笔。

2015年4月28日,70岁的陈兴康因意外摔倒,不幸过世。这场意外让大亚集团失去“主心骨”的同时,也改变了公司未来5年的走向。

家大业大的大亚集团不能群龙无首。陈家人刚料理完陈兴康的后事,就聚在一起商讨接班人事宜。

陈兴康生前与妻子戴品哎育有两子一女,分别是长女陈巧玲、长子陈建军、次子陈晓龙。

从公开履历信息来看,陈建军是复旦大学管理学硕士,自1995年起,先后在镇江市对外贸易公司、丹阳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就职。陈晓龙则是在英国取得工商管理硕士,此前一直在大亚集团内部担任职务。

相比之下,几乎从未涉足过公司任何事务的陈建军,在对整个木地板行业的了解和企业管理的实操经验上有一定欠缺。

· 陈晓龙(左)和陈建军

经家族内部会议商讨,戴品哎和子女将公司股权按照《婚姻法》《继承法》进行分配:由陈晓龙出任大亚集团法定代表人,履行董事长职务;陈建军出任圣象集团总裁,深耕地板业务;陈巧玲因在江苏银行丹阳支行任职,未参与大亚集团实际经营管理工作。此外,会议还决定,集团董事长进行“三年一轮换”。四人在共识之下,形成了较为稳定均衡的家族企业治理关系。

陈晓龙在接掌大亚集团之后也的确交了一份非常耀眼的答卷:2015年至2018年,大亚圣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6.8亿、65.31亿、70.5亿、72.6亿,净利润为3.18亿、5.41亿、6.59亿、7.25亿。

· 陈晓龙

可稳定均衡的关系却在3年后被一张公证书打破。

2018年7月6日,在镇江公证处的公证下,戴品哎将自己持有的意博瑞特31.525%股权和卓睿投资54.5%股权转让给陈建军。转让后,陈建军分别持有意博瑞特和卓睿投资37.9%和67%的股份,实际持有大亚集团52%的股份,成为集团绝对控股股东。

戴品哎转让股权后没多久,就到了“三年一轮换”的董事长轮换节点,为了阻止陈建军继任,陈晓龙和陈巧玲联手解除了陈建军的董事职务。2018年7月19日,大亚圣象发布公告称,建议解除陈建军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及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这一决定,一度引来深交所的关注函。

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大亚圣象解释,由于大亚圣象的实际控制人均系直系亲属,为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加强对中小股东利益的保护,防止出现家族企业的诟病,故而解除陈建军相关职务。

至此,陈家内部关于集团控制权的纷争就此展开。

天降不测

创业不易,守业更难。

从2018年7月开始,陈家内部围绕百亿资产控制权争斗了长达一年多的时间,期间更上演了兄弟内斗、争夺公章等戏码。

2019年4月,戴品哎签发卓睿投资声明,委任陈建军代替陈晓龙出任大亚集团董事长。但陈晓龙以“董事长由股东选举不得委派”为由,宣布卓睿投资的声明无效。

陈家内斗对这家中国家居龙头企业造成了严重损害。据公司2019年中报显示,大亚集团与大亚圣象的营收增速皆出现疲态,公司股价波动不断,市值缩水几十亿,并出现3.69亿元银行贷款逾期、对外担保及股权冻结等问题。

但作为江苏省丹阳市知名企业,大亚集团旗下相关企业为当地提供8000多个就业岗位,涉及当地上千个家庭的生计问题。丹阳市政府从地方稳定、经济发展、产业维护等方面出发也不会坐视不管。

2019年8月20日,丹阳市政府召集大亚集团、镇江市地方金融监管局以及相关银行举行专题协调会,要求大亚集团内部加强沟通,缓和矛盾,齐心协力解决金融问题。

政府的出手,让兄弟俩的争斗出现缓和局面。在经过多次谈判后,两人最终确认了分工。

陈建军负责大亚集团,主管烟标等其他相关业务,同时被重新提名为大亚圣象的董事会成员。但上市主体木地板及人造板业务的经营依旧由陈晓龙负责,并由其继续担任大亚圣象的董事长。

· 陈建军

今年4月28日,大亚圣象公布2019年年报,其营业收入73亿元,同比增长0.51%,归母净利润7.2亿元,同比下降0.72%。

值得注意的是,年报中也提到了公司2020年经营计划,特别强调了要健全和完善公司治理,加强内部管理,控制企业决策风险,提高企业综合管理水平。

1个月后,陈建军和陈晓龙还共同出席了大亚圣象举办的2019年度股东大会,似乎在向外界传达兄弟两人冰释前嫌的信号。

他们的握手言和也被投资市场看好。此后,公司股价颇有起色,并在5月26日至27日收获三连板。

眼看困扰大亚圣象多时的股权纠葛案即将化解,可此时,陈晓龙却遭遇不测……

· 陈晓龙

对于集团接下来的人事调整与战略部署,大亚集团表示,企业经营仍在正常运作,但由于事出突然,目前集团主要领导忙于筹备陈晓龙的后事,未来大亚集团及下属公司的相关安排还需日后召开内部会商议,并通过股东大会审议决定。

6月1日,圣象集团在微信公众号中这样描述因意外不幸离世的陈晓龙:“实干兴邦是陈晓龙先生从父辈身上延续下来,想要坚守下去的情怀;为企业的明天谋篇布局,是陈晓龙先生生前的决心与态度。”

失去了这样一位强者,无论下一任掌门是谁,大亚集团和大亚圣象都将面临着最难预知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