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普股份:关联公司身兼三职,下游不景气拖累业绩,多项数据存疑

天普股份:关联公司身兼三职,下游不景气拖累业绩,多项数据存疑

2020年06月04日 15:21:50
来源:中访网财经

宁波市天普橡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天普股份)主要业务为车用高分子材料流体管路系统和密封系统零件及总成等橡胶零部件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核心业务是采用高分子材料为各大汽车整车制造厂商提供配套汽车橡胶软管产品。公司客户包括日产投资、东风日产、日本仓敷、江铃汽车、英瑞杰、邦迪等。目前,公司正在冲刺IPO。

关联公司身兼客户、供应商、租客三职

据天普股份招股书,公司的关联交易非常复杂,有关联公司同时身兼多职。2017年,天普股份从上海丰海、上海森义、东海天普、英国博基4家关联方采购商品/接受劳务金额为1046.37万元。上海丰海、上海森义、英国博基均系天普股份实控人尤建义、王国红夫妇控股企业,英国博基正在注销中。

而另一家公司东海天普则更为特殊。天普股份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天普持有东海天普40%的股权,东海天普为公司的参股公司。持有东海天普另外60%股权的是住友理工株式会社。根据招股书显示,住友理工为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证券代码51910,其业务规模较大,2018财年总收入4697.05亿日元,其持股或控制的公司众多,其中多家子公司以汽车用高分子材料流体管路系统及总成等橡胶零部件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营业务。

(图片来源于摄图网)

这家东海天普除了是参股公司身份和公司供应商外,还是公司的客户和公司房屋的租客。

2017年、2018年、2019年公司向东海天普销售材料、受托加工、提供营销服务等分别获得收入585.33万元、588.31万元、583.57万元。

东海天普还承租上海天普的厂房,与上海天普位于同一厂区。上海天普将部分厂房租赁给东海天普作为办公、生产及经营用场地。上述关联交易包括厂房租赁、污水处理费、水电费等。2017年、2018年、2019年东海天普向上海天普支付房租及公共设施、水电等费用分别为589万元、618万元、659万元。

再看两个公司的产品,东海天普主要从事汽车胶管及其相关零配件的制造和销售,主要产品为汽车用空调管、水管等汽车胶管。上海天普产品主要是车身附件系统胶管、汽车转向动力系统胶管及总成、汽车发动机附件系统软管及总成、汽车燃油系统胶管及总成等。两公司产品类型相近,东海天普既承租上海天普的厂房,又支付水电费,关系捆绑紧密,是否存在混同生产呢?

此外,2017年天普贸易为天普股份第五大客户,而天普贸易系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2017年,天普股份对天普贸易的销售额为2317.67万元,占当年天普股份营业收入的比例为5.54%。值得注意是,天普贸易2017年作为销售平台,采购公司的产品后销售给境外客户日本仓敷,也就是说天普贸易存在通过产品贸易差价获取利润的行为。而2019年5月24日,天普贸易进行了注销。

上述日本仓敷,2017年并未出现在天普股份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而自2017年后,日本仓敷是天普股份的第三大客户2018-2019年的销售金额分别为4,706.53万元、4,574.60万元。天普贸易不再与天普股份发生关联性交易后,日本仓敷销售占天普股份的营业收入比重,2018年达11.87%,2019年达到13.86%,涨速极快。这也比较奇怪。

除了关联关系复杂外,天普股份在为变更股份制前,曾出现过实控人使用公司资金购买个人理财产品的情况。2016年,尤建义从天普股份拆入资金1.84亿元,当期归还1.81亿元。同年,尤建义、王国红夫妇100%持股的天昕贸易从天普股份拆入资金1050万元,当年归还380万元。2017年,尤建义从天普股份拆入资金1.85亿元,当年归还1.89亿元。天昕贸易从从天普股份拆入资金300万元,当年归还1650万元。当年,天普股份还从尤建义处拆入资金1.18亿元,并于当年全部归还。天普股份招股书称,尤建义拆入天普股份资金的原因为个人购买理财。

汽车行业不景气,拖累公司业绩

在汽车行业不景气的大背景下,天普股份也未能幸免,近两年净利润持续下滑。2017年-2019年,天普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4.18亿元、4.37亿元和3.45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7亿元、1.02亿元和0.78亿元。2019年则营收净利双降,其中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1.15%,归母净利同比下滑23.58%。

2019年三分之一的收入来源于东风汽车。作为天普股份的核心客户,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4.21亿、135.20亿、20.66亿,同比下滑幅度分别为21.2%、6.24%和33.72%。

天普股份受汽车行业拖累可见一斑。在业务方面,汽车发动机附件系统软管及总成”产品最近三年的实际产量为3205.49万件、3004.18万件和2626.96万件,“汽车燃油系统胶管及总成”实际产量分别为507.62万件、414.22万件和217.43万件,逐年大幅下滑,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8.83%、93.76%、72.41%也大幅衰减。

本次募集资金的投资项目紧密围绕公司主营业务开展,中高压软管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和总成生产线建设项目的建设将扩大公司产能。

天普股份招股书表示,扩产计划将根据本次募集资金投向规划中的“中高压软管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实施开展,在发行上市后三年内实现中高压软管项目正常投产,该项目建设完成后,将形成年产汽车软管3050万件、涡轮增压软管50万根、液压软管(钢缠)155.52万米、液压软管(钢编)300万米的制造能力,项目达产后年销售收入5.88亿元。但是目前公司产能利用率已经下滑,且不饱和,继续大幅扩张产能,未来如何消化,将是一个问题。

毛利率偏高,原材料采购与产量不匹配

除了上述问题以外,公司还有多个数据存疑。

具体来看,2017年到2019年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主营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7.67%、33.47%、31.85%,而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4.03%、44.21%、41.54%,分别相差百分点6.36个、10.74个、9.69个。2017年天普股份毛利率领先行业平均数只有6%左右,而在2018和2019年公司毛利率已经超过了同行10%,差异较大。

公司营业收入不断下滑,且同行业上市公司收入规模普遍大于公司,但是公司的产品毛利率却一直向好。对此,天普股份在招股书中解释称,公司相对较小的规模,使得公司对市场的反应相对较快,且公司决策权相对集中,资产调配效率较高,成本管控更加到位,从而使得公司相对于同行业能够取得较低的成本,从而获得更高的毛利率。但是,通常而言,汽车产业链企业中,规模越大的公司因生产的规模效应,产品单位成本更低,毛利率会更高,天普股份却反其道而行之,这种解释是否合理,可能需要公司进一步说明。

天普股份采购和生产方面的数据更存在疑点。2017年-2019年,天普股份主要产品汽车发动机附件系统软管及总成产能分别为2945.48万件、3204.06万件、3628.03万件,产量分别为3205.49万件、3004.18万件、2626.96万件,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8.83%、93.76%、72.41%,销量分别为3123.05万件、2977.82万件、2558.00万件,产销率分别为97.43%、99.12%、97.37%

公司另一款产品汽车燃油系统胶管及总成产能分别为466.44万件、441.78万件、300.29万件,产量分别为507.62万件、414.22万件、217.43万件,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8.83%、93.76%、72.41%,销量分别为472.18万件、442.46万件、236.31万件,产销率分别为93.02%、106.82%、108.68%。

再看原材料采购方面,公司在2017年到2019年的橡胶采购数量分别为241.96万公斤、184.59万公斤和127万公斤,减少幅度明显,其他主要原材料如芳纶线、炭黑等也存在采购数量的下滑。

但是产品方面,软管及总成产品2019年产量2626.96万件,相当于2017年产量3205.49万件的82%;但同期,橡胶2019年采购数量127万公斤,2019年采购数量是2017年241.96万公斤的52.5%。

再看存货,2017年到2019年,存货中原材料金额分别为2232.43万元、2011.36万元、1777.84万元,没有发生大幅变动,招股书中,天普股份称,公司采取“以销定产”的生产模式,根据销售订单安排生产计划和采购计划。因此,结合“以销定产”模式以及公司的存货情况,可以发现,软管产量与橡胶采购数量下滑的比例不匹配,公司的橡胶产品单位用量令人起疑。

内容来源:金色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