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追逐“互金”:当初6家高溢价买买买,而今2家剥离3家亏损
财经

上市公司追逐“互金”:当初6家高溢价买买买,而今2家剥离3家亏损

2020年06月04日 16:48:04
来源:凤凰网财经WEMONEY

文|林小林

出品|公司研究室(ID:gsyjs8)

曾几何时,上市公司成为追逐金融科技这支队伍中的主力。

2019年财报显示,多家转型金融科技的上市公司现状堪忧,或彻底退出金融科技业务,或受拖累连年亏损,总之梦醒时分让人别样唏嘘。

以奥马电器、熊猫金控、派生科技、旗天科技、报喜鸟、海联金汇为样本,公司研究室回顾了那些年部分上市公司的逐“金”之路。

4家艰难维持 2家完全剥离

年报显示,上述这六家上市公司在2019年还有金融业务的仅剩下旗天科技、海联金汇、奥马电器、熊猫金控,派生科技、报喜鸟已经完全剥离金融业务、回归主业。

(数据来源于财报整理)

2018年底,旗天科技剥离镜片业务,完全转型金融科技公司,也是这四家中金融业务唯一盈利的公司。实际上,旗天科技金融业务并没有那么风光。2019年旗天科技出现营收下滑、利润反增的奇怪现象,随即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旗天科技的回复函显示,其主要业务互联网流量增值分发业务、保险经纪业务、金融科创服务业务等均呈下降状态。

而旗天科技互金业务的支柱公司,主营互联网流量增值分发业务的霍尔果斯旗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旗发信息”) 主动停止并调整了原有业务模式,相关收入下降近3亿元,净利润暴跌92.8%。净利润暴跌是因其知名贷款超市“秒白条”业务违规等问题,侵蚀了旗发信息的业绩,目前“秒白条”已经下线。

另外三家的金融业务甚是堪忧,特别是奥马电器亏损最多。财报显示,奥马电器2019年净利润0.53亿元。其中电器净利润5.6亿元,金融科技板块业务净利润亏损近5.09 亿元。

与奥马电器境遇类似的还有海联金汇,其金融科技板块业务发展并不理想,而且成了公司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财报显示,海联金汇2019年净利润-24.56亿元,若不考虑商誉减值因素,则亏损3.86亿元。其中,智能制造板块实现净利润1942.38万元,金融板块净利润亏损高达4.06亿元。

5月,熊猫金控公告,将募集2.54亿元用于投资半成品生鲜配送供应链建设项目,此消息一出引来上交所的问询。业内人士指出,熊猫金控从烟花到金融,如今再次跨界转型生鲜,虽每一次都赶在了“风口之上”,然而多数却以失败告终。截至目前其并尚未披露2019年业绩报告。据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净利润为-9000万元至-11500万元。

2015年5月12日,报喜鸟全资子公司浙江报喜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设立“小鱼金服”。其中报喜鸟创投投资5500万元,持有小鱼金服10%股权。

但根据财报显示,在收购小鱼金服后,其业务进展的并不顺利,在2015、2016年共亏损了5406万元。2017年下半年小鱼金服的财务状况不再出现在报喜鸟的财务报告中。

小鱼金服实质上是一个网贷平台,旗下业务包含掌存宝和口袋理财。报喜鸟主营业务为服装、皮鞋、皮革制品的生产销售的上市公司,原本指望靠小鱼金服赚快钱,但由于持续亏损,报喜鸟于2019年3月转让了这10%股权,壮士断腕将割舍了互联网金融这条路。

大撒把收购带来高溢价 豪言难掩业绩满面羞

当年,上市公司转型互金的起点,亦是斥巨资收购的开始,高溢价收购不仅带来巨大的商誉,也是当前利润失血的根源。

从下表可以看出,六家公司总市值历史最高峰均是在进军互联网金融之际,当时股价飙升。截至2020年6月2日,这6家公司市值距离市值峰值均不足四成,派生科技市值跌幅最大为86%。

(数据来源于财报整理)

跳得高,摔得响。

抚今追昔,不禁让人想起这些上市公司老板当时转型金融科技时的踌躇满志。

最早启动转型的熊猫金控,先是豪掷4亿元加码银湖网,随后在金融业务投资超过7个亿,其中包括:投资1亿设立熊猫金服,投资5000万设立熊猫众筹,投资2亿设立熊猫小贷,投资5000万设立熊猫大数据,投资1亿设立财务顾问管理等子公司,并且以 2.65亿的价格收购莱商银行1亿股(占莱商银行总股本的 5%)股权。

熊猫烟花创始人赵伟平此前曾称,熊猫烟花有信心借助互联网金融再次登上行业霸主地位。而今,互金梦碎之后,赵老板正准备抛弃互联网金融业务,再次跨界做生鲜。

同样斥巨资收购的还有海联金汇,2016年海联金汇以30亿元收购联动优势,媒体当时把这笔收购称之为第三方支付企业“史上最贵”一笔。4年后,海联金汇计提商誉减值损失达20.69亿元,占联动优势商誉账面原值83%。

旗天科技转型之路是最为典型的“买买买”。

公开信息显示,旗天科技旗下26家子公司,18家为收购所得,7家则为全资收购,全面布局银行卡业务服务、征信服务、商品分期、保险服务等多个金融领域,但业绩均不理想。

2019年以来,旗天科技主营助贷的上海旗沃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上海合晖保险经纪有限公司2019年共亏损1.3亿元。业绩继续下行之际,但却溢价高达249%,9亿元关联收购江苏欧飞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这一度让市场难以接受。

此前,旗天科技原本曾是全球最大的眼镜镜片供应商之一,但在转型金融科技后,至今仍然没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2020年一季度财报披露,报告期内,旗天科技营收1.76亿元,同比下滑40.99%;净亏损3059.4万元,同比下降153.65%。也就是说,一季度的净亏损超过2019年全年净利润的一半。

奥马电器2017年高溢价斥资13.96亿元从董事长赵国栋收购中融金股权,一年后却拟以2元的对价出售,交易对方仍为赵国栋。而中融金持续亏损,这笔交易拖累了奥马电器,实际上,奥马电器整个金融科技板块业务都表现不佳。

而奥马电器自2015年12月至今,先后申请了多类核心金融牌照,分别包括互联网小额贷款牌照、公募基金牌照、互联网财产保险牌照、资产管理牌照、保险经纪、人寿保险等牌照。虽然手握多张类金融牌照,奥马电器的金融业务依然一塌糊涂,上述牌照几乎没有一张真正用起来,却美名其曰等待升值。

互金项目频频踩雷 3家大股东100%质押套现

报喜鸟和派生科技已经完全退出金融科技行业,但其踩雷影响还未结束。

与派生科技相关的P2P平台是团贷网,其倒下曾被行业人士视为“猝不及防的一颗雷”。

2019年3月28日,“平安东莞”突发一则情况通报,称此前一天,团贷网实际控制人唐某、张某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随后,“派生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唐军(从未在公司担任职务)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一案,与派生科技无关。派生科技市值自此一蹶不振,目前已跌超8成。

熊猫金控旗下平台银湖网,也于2019年6月被立案侦查。

这些上市公司踩雷不断,大股东们套现更是急迫。截止2019年底,熊猫控股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经将其所持有的股份100%质押。

同样遭到质疑的还有海联金汇,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前几家股东北京博升优势(持股占比19.8%),青岛海立控股有限公司(持股19.44%)、青岛天晨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7.17%)陆续出现减持股份以及股票质押等行为,其中大股东北京博升优势质押股份占比超85%。

奥马电器大股东赵国栋的1.82亿持股,已经100%质押。

业内人士认为,上市公司大股东将所持股份大部分甚至全部质押,不是好现象。某种意义上,就是在准备出现万一时好金蝉脱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