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华体科技董事长梁熹: 智慧路灯进入智慧城市应用新场景
财经

专访华体科技董事长梁熹: 智慧路灯进入智慧城市应用新场景

2020年06月05日 19:21:22
来源:证券时报

未来,路灯将不仅仅是路灯,它们会成为城市的数据入口,将智慧照明、WIFI、视频监控等功能集于一身,成为智慧城市的重要载体。

“根据官方数据统计,今年5G基站的建设数量明显加快,这为智慧路灯提供了一个发展契机。依托城市化进程加快,国家对于道路照明等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未来智慧路灯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华体科技董事长、总经理梁熹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图为华体科技董事长粱熹(左)与何伟社长合影 宋春雨/摄

华体科技,是一家以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和文化照明为主营业务的高新技术企业,以多功能智慧灯杆为入口,为城市提供多种智慧城市新场景服务。公司于2017年主板上市,“目前行业集中度还不高,我们有自己的竞争优势。” 梁熹对记者说道。

5G建设打开智慧路灯新市场

证券时报记者:自成立以来,华体科技主要从事城市照明服务业务,“玉兰灯”和“现代银杏”是公司重要的代表产品。在传统业务领域中,华体科技处于行业什么地位,有哪些特别优势?

梁熹:我们是从传统的路灯制造开始,过去10年我们一直想着如何把灯做得有艺术性,把功能性的路灯照明变成一种景观。

2017年上市后,资本市场的助力确实对公司的发展有很大影响,首先募资了2个多亿,资金实力增强,并且拓宽了融资渠道;第二就是品牌效应,在吸引人才方面比以前强很多。

图为证券时报“中国资本市场巡礼”采访团在华体科技相关人员引领下,参观公司展厅 宋春雨/摄

证券时报记者:2019年是5G元年,2020年则是5G大规模商用启动之年,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在城市照明中必将得到更为广泛的运用,智慧照明是否将成为未来行业发展方向,前景空间有多大?

梁熹:2019年开始5G商用速度加快,5G新基建开辟了智慧路灯新市场,从产品到运营,都为公司提供了一个很广阔的市场空间,而华体科技在智慧路灯布局较早,研发设计能力有优势,同时和华为、中国铁塔以及运营商、互联网巨头积极合作,未来有望从智慧路灯产品销售和项目运营中获取更高收益。

智慧灯杆是5G微基站的天然载体,5G微站的超密集组网也将带动智慧灯杆需求释放,因此智慧路灯是5G新基建浪潮直接受益者之一。比如,灯杆能搭载5G其他的东西,像监控、充电桩就是利用它的载体和管网优势。我们的多功能智慧路灯杆,目前已经开发了13个功能,有微环保、可视化城管、智慧停车等,也就是说未来智慧领域用到的很多前端设备都可以跟灯杆结合到一起,根据了解,今年5G宏站的数量架设得非常快,我们能切实感受到这一波建设速度,从行业细分领域来说,真正能跟公司竞争的企业还不太多,我们的竞争优势比较明显。

现在有一些公司正在逐步参与到智慧路灯这个领域,比如中国铁塔,但对我们来讲这些公司的加入不仅是竞争,更意味着合作。总的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契机。

华体科技外景 宋春雨/摄

证券时报记者:这个行业的集中度以及门槛高吗?

梁熹:集中度比较低,目前主要在以扬州为主的长三角、中山一带的珠三角,而且这个行业还没有出现巨头型的企业,华体科技已经算是较大的体量。但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4000多万盏路灯杆,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每年增长数量都保持了比较大的幅度。所以说现在的智慧路灯市场格局还属于市场大、规模小、体量小的阶段。我们也希望将传统路灯与科技结合在一起,产生整合效应,发生聚合性的变化。

盘活路灯资产,赋予其商业价值

证券时报记者:刚您提到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对智慧路灯的需求也会加大,尤其是一线城市,你们通常是如何跟地方政府合作的?

梁熹:我们的合作模式主要分为两部分,第一就是卖产品,也就是把智慧化的路灯杆卖给使用者,地方政府认为灯有了运营价值以后,就会把所有的经营权赋能给平台公司;平台公司再根据具体情况进行招标。

第二就是希望通过卖产品拿到未来10年甚至更长久时间的运营权,跟地方政府的平台公司合作,成立合资合资公司。随着5G、AI的发展,我们觉得会有很多新场景,谁先占据更多的点位,谁的机会就更大。举个例子,一个灯杆上它挂了13个设备,这13个设备我们要监测它的运行状态,未来可能会挂30个设备,谁想使用路灯杆都需要向运营企业付费用。

证券时报记者:您刚刚提到的运营权具体是指什么?

梁熹:因为照明灯是政府固定资产。现在我们跟政府提出资产资本化,以前这个东西是“死”的,只是公共服务而已,没有给它附加商业价值。未来随着5G的大规模商用,我们会在路灯杆上搭载很多应用场景,就像WIFI、视频监控、充电桩、信息发布等等,这些就是大数据,最重要的一块资产。比如公安部需要使用路灯杆,那公安就会把一部分的搭载使用费付给运营公司;再比如城管部门需要数据,那运营公司就向城管部门来收费;环保局要一些环境数据,运营公司就给他们提供这个服务,来收取费用。我们的收费模式分成to G(政府),to B(企业)to C(个人),就是谁采用谁付费的原理。

智慧灯杆是5G微基站的天然载体,5G微站的超密集组网将带动海量智慧灯杆需求释放,更重要的一点是,智慧路灯在商业模式上给行业带来更大的突破,由于智慧路灯收集数据的这一重要特性,这意味着路灯不再是一个一次性的工程项目,路灯将成为一座城市的数据入口,运营所产生的数据价值将日益凸显。

证券时报记者:未来大数据经过加工以后,到底能够带来多大的商业价值?

梁熹:我个人认为还是非常大的。大数据未来肯定是驱动社会发展很重要的一点。以智慧停车举例,假设某区有5000个车位,计算每天一个车位周转4次,每天就有2万次的支付,这就意味着有2万个车牌、车型和电话在里面,这一套数据精准度应该是非常高的。数据产生价值,数据越庞大越精准就越有价值。

希望以小米的业务模式做大智慧路灯生态圈

证券时报记者:根据华体科技公告,2019年实现营收7.15亿元,同比增长35.89%;归母净利润达到0.93亿元,同比增长32.50%。华体科技业绩一直稳步上升,2019年营收实现较大规模的涨幅,主要原因是上市公司照明工程及智慧路灯业务收入增加。具体来看,智慧路灯业务营收占比有多少,该业务是否已经探索出成型有效的商业模式?

梁熹:2019年销售智慧路灯8999套,实现收入9544.04万元,因为才刚开始,未来我们将更看重智慧路灯的发展,希望用小米这样的思路去卖产品。小米硬件叠加各种服务的模式我们觉得很好,先用性价比高的路灯产品去占据更多的点位,抢赛道,然后叠加各种服务。

证券时报记者:你们会成为智慧路灯领域的海康威视吗?目前,华体科技拥有一整套方案创作、照明规划设计、智能照明运营系统,公司是怎样切入智慧路灯及智慧城市领域?

梁熹:天网催生了海康威视这种千亿级的企业,我们也希望在智慧路灯领域利用5G商机,实现大规模的增长。不敢说能复制他们那么大规模增长,但机会来了就要抓住。

我经常在内部讲,以智慧路灯为入口的智慧城市,可以让华体科技切入到一个更大的空间,实现规模上的增长。此外,虽然我们是在学习互联网,但不是纯互联网企业,不敢像纯互联网公司一样烧钱圈用户。路灯本身就是一个传统行业,对我们这样传统行业延伸出来的企业来讲,还是要稳扎稳打。

证券时报记者:目前公司在手订单情况怎么样,受到疫情冲击影响大吗?

梁熹:第一季度有一定影响,因为我们主要是to G的业务,客户防疫花的精力比较多,建设在疫情期间基本暂停了。但是下半年我们还是看好市场,目前基建项目的建设数量加大,对我们是有益的,希望第三、四季度能有很好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