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惊魂60天:陆正耀参与造假证据浮出,失速的公司还有救吗?

瑞幸惊魂60天:陆正耀参与造假证据浮出,失速的公司还有救吗?

2020年06月06日 17:02:00
来源:雷锋网

过去两个月,瑞幸的日子实在不好过。股票暴跌、纳斯达克摘牌、高管停职、人员缩减。但令人惊奇的是,瑞幸的股票却接连几日飙涨,这不禁让人猜测:难道瑞幸要起死回生了?

不过,瑞幸的故事又有了新反转。

雷锋网 6 月 6 日消息,据财新报道,一位接近监管人士称中央已掌握了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对于公司财务造假的指令性的电子邮件,陆正耀将被公诉,极有可能面临刑事追责。国际市场监管总局和财政部先后对瑞幸进行了调查,掌握了造假相关证据,陆正耀等高管作假行为适用《新证券法》和《会计法》相关法条。

数名接近瑞幸自查调查组人士透露,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财政部先后对瑞幸进行了调查,已经掌握作假的诸多证据,税收方面瑞幸为虚增交易交了税。

而此时距离瑞幸造假风波已过去 60 天,瑞幸还能活多久?还有救吗?所有人都在等待见证这个答案。

瑞幸造假惊魂 60 天

不过,现在随着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参与造假的证据浮出,瑞幸的结局或许不远了。

我们首先来复盘一下瑞幸造假 60 天发生了什么。

4 月 2 日晚间,瑞幸咖啡(Nasdaq:LK)宣布,该公司董事会已成了一个特别委员会,以监督一项内部调查——该公司公布的调查显示,其内部伪造交易价值大约 22 亿元人民币。

受此消息影响,瑞幸咖啡的美股股价出现疯狂下跌——开盘前,瑞幸咖啡跌幅扩大超过 80%,从前日收盘价的 26.2 美元跌至 4.91 美元;在开盘之后,瑞幸的股票迅速下跌,出现多次熔断。

4 月 3 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公告,称高度关注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对该公司财务造假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证监会还表示将按照国际证券监管合作的有关安排,依法对相关情况进行核查,坚决打击证券欺诈行为。同一天,瑞幸在内部信中解释,公司 COO 刘剑及其下属等 4 人涉嫌财务数据造假,正在接受内部调查。

4 月 5 日,陆正耀正式发布道歉信,称自己难逃其咎。

4 月 7 日,瑞幸咖啡在股价的持续下跌中,宣布股票停盘。

4 月 27 日,有媒体报道称,证监会派出调查组进入瑞幸,同时公安、工商等介入,高管被查,资料上交。对此,瑞幸官方当天的回应是:

公司正在积极配合市场监管部门对瑞幸咖啡经营情况相关工作的了解。公司及全国门店运营正常。

5 月 1 日,瑞幸 CTO 何刚离职。

5 月 12 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公告,宣布了一批重要的人事变动:

公司董事会已经分别终止了钱治亚和刘剑的 CEO 和 COO 职务;同时,董事会要求二人辞职,并已经收到辞呈;

从造假事件曝光之初,该公司已经中止或解除了 6 名涉及造假员工的职务;

公司董事会已经任命董事兼高级副总裁郭谨一担任公司代理 CEO(Acting CEO),并增补高级副总裁曹文宝及副总裁吴刚为新任董事。

5 月 15 日,纳斯达克交易所对瑞幸下达了退市通知。陆正耀也坐不住了,发表了长长的声明,再次道歉并且表示“深感失望和遗憾”,他首次向外披露了自己的状态,“过去一个多月,一直处于深深的痛苦和自责之中,夜不能寐”。

5 月 20 日,在瑞幸被纳斯达克要求退市摘牌后,陆正耀发布声明,依然坚信自己是委屈的。

瑞幸还有救吗?

瑞幸经此一役,虽然名誉受损,但不少人还是希望它能活下来。

毕竟在咖啡零售领域,瑞幸拥有很高的品牌认知度、遍布全国的门店。截止 2019 年年末,瑞幸公布的门店数量是 4507 家,虽然当时提出的“ 2021 年末开出 10000 家门店”的目标在现在看来无望,但哪怕开始业务收缩、关店,瑞幸的门店基础保证了公司不会一夜倾覆。

所以,对于瑞幸来说存活的几率究竟有多大呢?

首先,从瑞幸自身的业务层面来看,据财经天下周刊此前报道,瑞幸自曝前一天,自有渠道及外部渠道总销量已经恢复到日均 90 多万杯,接近今年 1 月中旬的日均百万杯饮品的数据。倘若按 100 万杯计算,单店平均每天销量 222 杯。浑水做空报告中,瑞幸 2019 年第四季度单店单日真实销量为 263 杯。

参照瑞幸 2019 年一季度财报数据,以瑞幸咖啡账上的 90 亿元现金来看,如果撇开赔偿和罚款,有可能撑上一两年。

不过,如果算上罚款和赔偿,瑞幸能撑多久呢?

其次,从瑞幸的自救行动来看,陆正耀已经压上了全部身家——弃车保瑞幸。

据财经天下报道,陆正耀近期的主要精力都放在找钱、找投资人,以及和政府人士沟通,并不参与瑞幸具体事务。神州系的自救策略是卖掉租车、留住优车。

作为中国最大的汽车租赁公司,神州租车曾在 2012 年赴美上市时,因认购不足失败,为中概股造假导致的信任危机买单。如今再次为兄弟公司买单,代价更为惨烈。母公司神州优车也随之落水,面临巨额债务压力。

截至 2019 年 6 月底,神州优车负债约 55 亿元,此外还有收购宝沃作出的 24 亿元担保欠债。宝沃汽车寄托陆正耀“汽车新零售”的构想,被称为“下一个小蓝杯”,但很明显当下神州优车也自身难保。

6月1日,神州租车(00699.HK)发布了《内幕消息公告》,公布了两件事:

第一,华平投资对神州租车的股权收购买卖终止,原定的第二轮交易不再进行。

第二,神州租车董事会被大股东神州优车告知,神州优车已于5月31日与北汽集团签订了一份无法律约束力的战略合作协议,北汽集团或将收购神州优车持有的神州租车所有股份。

至此,神州租车被北汽接盘,结局已定,但陆正耀弃车保瑞幸的做法能让瑞幸活多久呢?

最后一问:

你认为瑞幸还能活下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