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东北轻工业”,大连能否找回曾经的存在感?
财经

借力“东北轻工业”,大连能否找回曾经的存在感?

2020年06月07日 07:43:5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在东北,重工业是烧烤,轻工业是直播。”

这句调侃多少能反映出,东北在直播界的“江湖地位”。

今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及要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多措并举扩消费。毫无疑问,直播带货已经成为撬动市场回暖的“硬核”操作。

前几天,辽宁大连市委书记、市长、副市长等多位官员现身同一直播间为城市“带货”,用大连市委书记谭作钧的话来说,这阵容是“绝无仅有”。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直播当天,“2020大连购物节•0411消费季”正式启幕,“大连国际电商节”被列入首月第一批节庆活动。

业内人士分析,东北文化土壤盛产网络主播,这一轮电商直播风口,给东北经济转型升级带来新机遇。

昔日“北方明珠”大连,能否抓住时机,找回曾经的存在感?

“内忧外患”

图片来源:摄图网

5月中旬,大连市市长陈绍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当前,境外疫情暴发增长态势仍在持续,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剧,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显著增多,我市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

“挑战”从何而来?

外贸首当其冲。据统计,作为东北第一大港口城市,大连的外贸依存度超过了50%,外贸对于经济大局的影响举足轻重。

而如今,受全球疫情蔓延和贸易形势影响,国内外订单不足、资金周转困难、原材料采购渠道不畅、产品出口受限等问题,无疑让“东北之窗”大连陷入困境。

大连市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4月,大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出口交货值同比下降7.9%,降幅比一季度扩大1.9个百分点,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28.3个百分点。

同期,在大连34个工业大类行业中,营业利润同比下降的有23个,占比达67.6%。其中,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营业利润54.9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90.1亿元,同比下降62.1%。

外贸危机牵一发而动全身,内部消费市场能不能及时“救场”?

事实并不乐观。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大连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上年同期下降25.5%,跌幅远远超过19%的全国平均水平。

这样的“内忧外患”并非今年才出现。2019年,大连外贸进出口总额下降7.5%,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仅增长1.8%,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对此,大连自己也有着“清醒认识”。陈绍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总结过去一年的工作,我们要清醒认识面临的矛盾和问题”。其中,“消费增长乏力”和“对外贸易面临压力”都被明确提及。

借势风口

图片来源:摄图网

“当前直播电商的风口已经来临,未来大连市政府也将把直播电商作为重点工程来推进。”在此前一次直播带货结束后,大连副市长靳国卫如是说。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8580亿元,同比下降19.0%。全国网上零售额22169亿元,同比下降0.8%。但以直播为代表的新消费形式却逆势增长,成为一季度经济的亮点。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国内直播电商市场规模从2017年190亿元迅速增长至2019年的4338亿元,2020年预计规模将达9610亿元,同比增长121.53%。

在这方面,包括大连在内的东北地区优势明显。

因以互联网产业为代表的新经济业态少有建树,东北被贴上“保守”“固化”等标签,但随着直播平台的兴起,东北主播成为东北向全国输出的主力“产品”,直播卖货甚至被冠上了“东北轻工业2.0”的名号。

陌陌发布的《2019年主播职业报告》显示,主播占比最高的10个省市是黑龙江、吉林、辽宁、重庆、甘肃、广西、天津、湖南、贵州、广东。而在《2018主播职业报告》中东北的位次依旧没变,前三名还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

当然,看到风口的绝不只是大连,上海、广州、济南、青岛等城市也纷纷出招,抢占直播经济先手棋:

5月22日,济南正式发布《大力发展电商经济打造直播经济总部基地的实施方案》,提出抢抓电商直播发展机遇,全力打造直播经济总部;

隔壁青岛也出台了《青岛市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要将青岛打造成中国北方直播电商领先城市;

5月30日,上海通过10小时直播大接力,正式启动“五五购物节•品质生活直播周”,把线上直播间直接拉入消费场景中,激发线下文旅消费新动能;

6月6日至8日,广州将举办首届直播节,号称全国第一个以城市为平台举行的直播带货节。在此之前,广州市商务局已出台16条政策措施,大力发展直播电商。

能否破局

图片来源:摄图网

对于大连来说,不能再错失良机。为什么要说“再”?

一个背景是,2016年,大连入选全国首批、东北第一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曾被赋予“在东北率先打样”的厚望。

然而,尽管坐拥多重政策利好和区位优势,几年下来却没有明显起色,甚至在全国首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排名中长期垫底。

错过了4年前跨境电商机遇,这一次,大连能抓住直播电商的风口吗?

其实和跨境电商一样,作为互联网时代的新兴贸易方式,直播电商具有突破时空限制,减少中间环节,解决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等的特性。同时,也有着内核一致的成长环境需求,比如专业人才、营商环境、信息化水平等。

为此,大连也作出了努力。比如组织网红大V教老企业直播带货,围绕电商营销等话题和大连企业代表分享交流;计划打造建设直播基地,孵化专业人才等等。

沈阳城市学院副院长李刚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网络直播去中心化、创意创新和自生长等特征,契合网络时代的底层逻辑;主播的草根特质,打开了中小企业和人才的上升通道。

“作为一种传媒思维,网络直播从根本上带来个人传媒化、企业传媒化,有助于打破东北人‘重生产、轻营销’‘重产品、轻服务’的误区。”他说。

但在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看来,对于如今的大连来说,根本还是要解决人才、人口流失和彻底根治营商环境两个方面问题。直播电商不过是手段和媒介的一种,从“硬实力”下手,才能真正重塑核心竞争力。

针对现下大火的官员直播带货,丁长发更对城叔直言,尽管地方官员参与直播带货能够提高知名度、带动当地产品销售,但从实际情况看,“绝大部分都效果欠佳”。

“直播电商更多的是一种市场行为,企业作为微观主体的自发行动无可厚非,政府在其中更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提倡培养人才和优化营商环境。”丁长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