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也等不来“重生”的上海凤凰
财经

总也等不来“重生”的上海凤凰

2020年06月09日 14:26:01
来源:蓝鲸财经

5月以来,欧洲疫情逐渐缓和,各国逐渐恢复日常生活,但在疫情仍未完全消散的情况下,很多人纷纷转向以自行车代替公共交通工具。

在此情况下,5月份中国自行车和电动车对欧出口量暴涨,低端车被抢购一空,甚至部分国家企业在政府的支持下对骑自行车上班的员工给予一定补偿,于是上万元的高端车产品也销量大增,国内生产厂家订单已经排到一个月后。

6月4日开始,上海凤凰(600679.SH)接连收获3个涨停板。4日晚上海凤凰就已公告表示公司三轮车辆相关收入占比极小,主要以两轮自行车、辐条、童车及相关产品为主,另外公司虽然每年出口自行车占总销量17%-18%左右,但对美国和欧盟等国家出口占比均不足1%。

也就是说,上海凤凰在一开始就明确拒绝给自己加上这两个概念,但股民们并不买单,直到6月5日晚,上海凤凰再次发公告澄清,经过周末的沉淀后,8日开盘不久便触及跌停,9日开盘依然大幅下跌,截至发稿,跌幅为7.38%。

早已不是当年的“凤凰”

我国的自行车行业发展的很早,与现在不同,70年代结婚男方需要准备“三转一响”,自行车就是“三转”之一,而早期一台“凤凰牌”自行车几乎可以说是身份的象征。

发展到现在,传统的两轮自行车早已进入存量市场,而我国自行车产量和出口量居世界之首,据了解,目前我国自行车整车产量约占世界总产量60%,整车出口量占世界自行车贸易总量65%左右。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自行车出口量呈现波动式下滑趋势,仅2018年在共享单车风波后有明显的增长,而我国在全球范围内主要自行车消费市场保有量依然维持在60%以上,也就能看出全球两轮车市场都在趋于饱和,即使疫情短期内有所利好,但也难以长期维继。

上海凤凰在1993年时就已登录A股市场,而彼时还是一只风光无限的“凤凰”,公开资料显示,1990年时凤凰牌自行车产量就为354万量,占全国自行车产量的11%,同时远销海外,成为出口创汇的重要轻工业品。

事实上,上海凤凰名气虽响,当时的产量却完全跟不上,于是80年代时上海凤凰曾发起过一场全国“大联营”,解燃眉之急却也成为凤凰没落的起因。

当时上海凤凰的联营模式只是指导和收费,并不监控联营企业的生产,时间久了,充分掌握技术的联营企业们也就开始逐步脱离上海凤凰,并以低价与上海凤凰展开竞争。

深受其害的上海凤凰上市后开始意识到“凤凰”商标的重要性,试图收回商标使用权,但这么多年的影响并不能轻易撼动,据天眼查显示,上海凤凰涉及的诉讼纠纷中,大多数都与商标权纠纷有关,只是2018年之后受ofo风波影响,上海凤凰追权的步伐逐渐放缓。

时至今日,“凤凰”在老一辈人眼中依然是大牌,但也有人将“如何分辨真假凤凰”写成教程,2019年上海凤凰的自行车销售量为489万辆,市场占有率早已不及当年。

中途转行房地产开发商,十年营收萎缩70%

就在上海凤凰还在忙于打假时,以捷安特为首的中高端品牌以及国外品牌开始瓜分国内市场。

现如今在私家车甚至电动自行车成为更便捷的出行工具后,传统脚踏自行车的需求大幅减少,仅剩的需求中对于高端品牌和运动性能的追求也更高,在整体市场萎靡的情况下,2019年高端运动型自行车销量依然增长20%左右。

目前上海凤凰的第一大业务依然为自行车、助动车、两轮摩托车、童车、健身器材、自行车工业设备及模具等生产销售,但难以挤进中高端市场。此外上海凤凰还有部分营收来自房地产开发与经营、旧城改造、仓储物流等业务,2019年为上海凤凰创收3457.68万,不过占比不高。

而上海凤凰的房地产业务来自其改名“金山开发”的那几年,2005年时上海凤凰的控股股东将其所持有的1.3亿股国家股无偿划拨给上海市金山区国资委,后者取得上海凤凰36.92%股权,并将上海凤凰转型为房地产公司。

而早年自行车品牌的历史也都极为相似,此前在凤凰之下成长起来的上海永久也不得已将54.07%股权转让给了上海中路集团,主营业务转向保龄球、全自动麻将桌等,同时股票简称更改为“中路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重新更名为“上海凤凰”前的最后一份年报,自行车销售依然是公司的第一大业务,转型房地产的近十年时间,非但没能让凤凰重生,反而耽误了自行车业务的发展,彻底与中高端市场绝缘,2014年金山开发最后一份年报显示,彼时凤凰自行车年销量只剩242万辆。

回顾这几年上海凤凰的营收和净利润情况,在2016年接触共享单车之前,上海凤凰的扣非净利润已连续亏损十三年,整体营收也是在波动下降,不得不说,“浴火焚烧”了十年的凤凰还是没有等来重生。

2019年年报来看,上海凤凰所拥有的土地使用权账面价值只剩下4902万,房屋建筑物账面余额尚有2.05亿,目前上海凤凰的房地产业务基本也只剩下简单的租赁业务为主了。

4月,上海凤凰又将孙公司上海瑆瑗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以1.15亿的价格出售给了上海同仓实业有限公司,预计增加2020年度净利润4510.63万元,至此,房地产业务又被剥离了一部分。

离不开的“共享单车”

2015年重新改名“上海凤凰”后也算碰上了好时候,从前面的走势也能看出来,近些年来上海凤凰业绩最大的波动就是遇见了“共享单车”。

2017年总被成为“共享单车元年”,那一年ofo、摩拜层出不穷,五颜六色的自行车塞满了街头巷尾,甚至很多公司调侃慢一点就抢不到流行色了,原本并不打算参与共享单车大战的上海凤凰还是在5月时与ofo运营方签订了合作协议,预计未来一年采购计划为500万辆,这将给上海凤凰带来约4000万收益。

同年上海凤凰营收、净利润分别增长126.63%、45.26%,其中自行车销售量同比增加73.67%,达到505万辆,这一切全部归功于ofo。

但值得一提的是,据上海凤凰2018年5月公告,ofo的实际采购量只有186.16万,不足约定的4成,而2017年半年报就曾显示,上海凤凰的应收账款达到2.17万,仅半年就增加了143.05%,基本都来自于共享单车合作项目。

据后来上海凤凰起诉情况看,ofo共拖欠6815.11万,追回部分款项后,至今仍拖欠4000万,就目前ofo排队退押金的情况来看,这笔钱大概率是回不来了,而上海凤凰在2018年是也已将4107万应收账款计提了坏账。

共享单车的风口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如今阿里、美团等公司依然在布局共享单车业务,2019年上海凤凰营收9.75亿,同比增加28.02%,其中制造业收入达到9.12亿,同比增加29.11%,自行车销量达到489万辆,同比增加16.06%,而这些依然来自共享单车生产和销售的增加。

虽然与ofo的账已经算不清了,但共享单车在短期内依然是上海凤凰利润增长的主要动力,即使这无异于饮鸩止渴,从一线品牌沦为代工厂对“凤凰”没什么好处,但这也是不得不为之,而上海凤凰再想回到当年的辉煌也是不太可能了。(蓝鲸资本 徐晓春 xuxiaochun@lanjing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