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实名举报侵占国资66亿!赛麟汽车董事长独家回应为何一直不回国
财经

被实名举报侵占国资66亿!赛麟汽车董事长独家回应为何一直不回国

2020年06月10日 14:55:09
来源:凤凰网财经

自动播放

    凤凰网财经记者|李念雪、武辰

江苏赛麟卷入的举报信风波持续发酵,在前员工乔宇东对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实名举报后,“侵吞国资”和“虚假出资”的指控,让赛麟汽车迅速陷入舆论漩涡,而王晓麟本人也正处于“风暴眼”中。

4月27日,赛麟汽车前法务人员乔宇东发布实名举报信称,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公司4个外资企业股东,涉嫌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元取得控股权,导致数十亿国资流失。

5月20日,事件中涉及的技术评估公司之一,万隆(上海)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发表声明,表示未接受过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后作“江苏赛麟”)和其四家外资股东的委托做过任何技术评估。对此,江苏赛麟于6月2日发表官方声明,称其“严重误导公众”。王晓麟表示,这份声明“技术上没错,但它并没有将事实说清楚——当时江苏赛麟和其四家外资股东尚未成立,万隆是接受四家外资股东的国外控股公司的委托而作出的评估。”

自动播放

针对前员工乔宇东提出的举报问题,及外界关于王晓麟的种种质疑——王晓麟不敢回国?乔宇东为何举报?如皋政府出资66亿 “打水漂”?杰森·斯坦森和吴亦凡站台的品牌发布会豪掷三亿?王晓麟妻子为法定代表人的三家外资控股公司及一家文化公司与江苏赛麟有何关系? 66亿知识产权评估作价是否虚高?“2000万美金”购买的低速电动车MyCar,如何“化作”价值10亿人民币的高速车迈迈?王晓麟对凤凰网财经做了详尽的解答。

“网络上面很多信息都是错误的,比如说四家外资股东由我实控是不准确的,比如从香港收购的MyCar只是外型设计,不是2000万美元成本。从香港的一家公司收购来它的车型外造型,包括它当时在东莞的小厂,共作价1600万美元。我们后来生产的MyCar只是延用了这款车的外型设计,而核心技术是我此前的GTA公司(在收购它前后)投入了1亿多美元开发的。”

图片说明:根据王晓麟的自述,凤凰网财经整理以上组织关系图

图片说明:根据王晓麟的自述,凤凰网财经整理以上组织关系图

这是一场罗生门,想要拨开赛麟汽车的资本迷雾,首先应该听听当事者王晓麟怎么讲。为此,凤凰网财经独家采访到江苏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及赛麟品牌创始人史蒂夫·赛麟。面对网友调侃的说法“不敢回国的第二个贾跃亭”,长期定居美国的王晓麟表示“其实这段时间已经被取消了十来张机票。”

自动播放

在长达2小时的讲述中,王晓麟多次表示乔宇东的“诬告”是“子虚乌有”,“如果他举报属实,那么对于我来说,刑事责任,如果他举报不实,对于他来说也是刑事责任。”“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作为一个前资深律师,我觉得这是一种社会现象。一个法治社会一定是要讲事实、讲法律,而不是说谁告了谁,那么被告的这个人就一定有问题。”

  以下来自王晓麟口述,凤凰网财经整理。

  以下来自王晓麟口述,凤凰网财经整理。


凤凰网财经记者:举报发生以后,你与乔宇东有联系过吗?

王晓麟:我没有跟他联系,这个举报发生过之前,他一个是通过我们律师,他说要赔大概200万给他,我们律师也拒绝了,他说要去举报。

实际上是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说实话,他不就是要200万吗?因为他讲的没有一个是事实,我要真的心里有鬼的话,可能会跟他和解。目前这个情况,我跟政府也表态,查清事实,尊重事实。

如果他举报属实,那么对于我来说,刑事责任,如果他举报不实,对于他来说也是刑事责任。中国有诬告陷害罪,中国有诽谤罪,也就是说他对他讲的每一句话都要负责任,这个东西跟媒体讲那么多了,我们也相信中国是一个法制社会,我们也相信媒体、自媒体的影响,他们最终会把所有的东西查出来。因为所有的财务记录是通过银行走账的,所有的法律文件都有留底的,所以现在就等待调查清楚。

凤凰网财经记者:你认为万隆评估为什么会在5月20日发布那篇声明呢?

王晓麟:对于这个情况,我们的律师应该在跟他们沟通,我不了解他为什么要发这个东西,英文有一个词叫(deny on technicality),所谓的技术性的否认,我觉得它是玩了个文字游戏。万隆说他们从未接受江苏赛麟或其四家外资股东的委托没有错。万隆是2016年1月份接受外方控股公司的委托,当时江苏赛麟和其四家外资股东公司尚未成立。但是他的声明没有披露全部事实,它是在误导,让读者误认为评估报告是假的。我认为(万隆声明)后面应该加一句他们接受的是谁委托,因为对这款车型它是做了评估的。对于动机我们不清楚。

凤凰网财经记者:就是说你认为他们只是做了部分事实的声明,隐藏了一部分事实,你们会对万隆有起诉吗?

王晓麟:这是一个法律问题,尽管我自己是律师出身,我是美国律师,不是中国律师,这个我们会根据这个事态的发展,听从专业的法律建议。

凤凰网财经记者:当时这四项技术66亿的技术的评估作价,在你看来,这个价格高吗?

王晓麟:刚才史蒂夫(赛麟)讲的如果按照在美国来讲,开发一个新车型大概10亿美元。如果是在原平台上开发一台车大概3、5个亿美元。开发一款新车大概10亿美元,也就是说这四款车型作价66亿的话,从它的价值来讲,我认为这个价值是非常低廉的一个估值。

为什么这样讲?你们可以对比一下国内最近几年有很多新造车势力,他们设计一款车整个投入要多少钱,对比一下就知道了。如果没有史帝夫·赛麟先生50多年的技术积累,66个亿是不可能开发出三款车型的,具体的哪些品牌和公司我不讲了。

我认为这个评估价值是相当低的。当时这个评估价值因为是国内的评估公司,当时我们想过要请国际评估公司,但是中国的法律不允许,必须要在中国注册,并且还要有证券评估资质的中国公司才能做这个评估,如果按照国际公司评估,这个价值还要高得多。

凤凰网财经记者:根据你前面说的万隆、中环松德、上海众华,三家评估公司先后对四款车型做了评估的认定,价格都是一致的吗?

王晓麟:这个评估,因为我对这个专业不了解,如果它的评估数据和基准日都一致、方法都一致的话,那么它会得出一致的结论。任何一个变化、变量,比如说评估的基础数据变了,或者是评估的基准日变了,评估方法变了,那么它都会不一致。国内我了解的它这些评估应该是有一些差异的,但是具体的这个东西,太细节的东西是审计合规部在管的,我了解到的是估值还是有一些差异,具体的差异我现在不记得了,就是从价值上面。

凤凰网财经记者:2015年12月31日的时候是评估的基准日,2016年评估出MyCar的作价是11亿的人民币,那么当时并且说MyCar有了110迈时速的这样的一个技术,是110迈高速的电动车。为什么有质疑说实际上当时MyCar的技术没有这样的时速?

王晓麟:我反复强调,MyCar当时在美国设计的时候,它就是80英里(128公里),从头到尾MyCar就是按这个标准设计的。

我们当时在美国卖MyCar的时候,因为(高速车)要法规认证,卖高速车(的法规认证)需要两年的时间,我们先给它以电子限速,进行电子限速之后按低速车也在卖,按中速车也在卖。等到法规认证完之后把电子限速解除就好了。今天在中国卖的这个MyCar实际上它的最高时速是130公里不是110公里,我们也是把它电子限速在110。

凤凰网财经记者:所以网上的消息说在香港购买MyCar的成本价格,只是当时购买这辆车的车架、外形设计的价格?

王晓麟:你说的只是部分正确,实际上就是外形设计的价格,连车架都跟它完全不同,因为它那是个低速车,根本承受不了高速车所要求的车身强度。

1600万的成本只是它的外形设计再加上它在东莞的一家工厂(试制厂),后来我们把它关掉了,因为觉得没什么太大的意义。车架是我们(美国公司)自己的。底盘的话,史蒂夫赛麟先生做了大量的工作,已经把它调校成一个小跑车的底盘了。

除了外形设计之外,它的底盘、动力、车身、车驾、悬架都是完全不同的,内饰也是完全不同的,是香港那个车里面都没有的。车型投到江苏赛麟后,车联网这些东西,原来(美国投入到江苏赛麟时)是没有的,这些车联网的东西是国内团队加上去的。香港那个是蓄电池,用的是电瓶,只能跑25公里,而我们这个MyCar它的续航里程达到300公里,用的是锂电池,是完全不同的电机。

凤凰网财经记者:刚刚在说关于关连交易的时候。4资外资公司在江苏赛麟占股66.58%,是不是意味着还是你有绝对的控制权呢
?

王晓麟:四家外资公司在江苏赛麟的股权结构里面,它不是叫绝对的控制权。根据公司章程,所有的关系到公司的重大资产处置、重大的经营决策,必须要获得2/3以上的股东同意。实际上这个股权,我们要达到66.67%的时候,才叫绝对控制,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如皋国资是有一票否决权的,因为他超过了1/3多一点点。

另外四家外资公司里面,有三家是CWH(资富控股)的,占了55%点几,而CWH我刚才讲了,尽管我名义上有100%的投票权,在经济利益上面,我得跟史帝夫·赛麟先生达成了一致,他是100万优先股,我是100股普通股,也就是说我的决策权实际上是要在他完全同意的情况下,否则损害他的经济利益我是有法律责任的。

MyCar的知识产权,它是由现在的EB5投资人组成的加丰公司拥有的,那个11%点几的投票权我是没有的,跟我完全没有关系。也就是现在的如皋国资,它本身就已经超过了1/3,它就可以一票否决很多事情,如皋国资再加上MyCar的部分,加起来的话,基本上达到了45%,这(剩下的股权)是我们占了多数,但并不是绝对的控制权。

凤凰网财经记者:江苏赛麟对外介绍的项目投资现在目前是178亿,目前已经投入了多少呢?有多少是来自如皋的政府?

王晓麟:对外介绍项目我们分为三期,三期整个投资会达到178亿元,这是当时的预测。目前这个投资,政府投了大概33个亿,投了三分之一。另外,提供了一部分贷款。

我们谈了几个投资,如果是没有发生乔宇东这个事情的话,在5月份的时候我们应该有一个相当大的投资进来,去年已经有一个投资投了一半之后被乔宇东直接打电话给他们说了我们很多东西以后,那家投资公司最后跟我们发函说剩下的钱不投了。

凤凰网财经记者:你说的这部分贷款,是江苏赛麟的四个非国有股东分12次将所持有的部分股权质押给了南通嘉禾(唯一国企大股东),融资额20亿,然后又通过抵押的28套生产设备,担保金额12亿——这32亿实际上是属于一个质押的借贷行为。因此有质疑说你没有对江苏赛麟实际货币出资,还用你实际控制的这个外资公司做了这个股权质押,借贷资金,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王晓麟:其实整个的抵押是如皋开发区和国有股东严格按照他的法律程序来做的。有人说我们骗取了66个亿,我觉得这种逻辑是很荒谬的。

第一个,外资股东没有拿走一分钱,只是技术入股作价了66个亿。其中为了生产基地的顺利投产,还把自己的股权拿出来抵押给了另外一个股东——南通嘉禾也是我们的股东,一方股东把自己的股权拿出来抵押给另外一方股东,把钱贷款来了之后又是投入到这几方股东共同拥有的一个公司,我觉得从外方股东来讲我们已经尽了我们应尽的所有的职责,来把这个公司做好。

另外如前面说说,我控制了整个四家外资公司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MyCar所属的外资公司GTA已经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控制权也没有股权,另外三家赛麟SUV投入的公司由CWH控股,我反复强调经济利益上我有一百股,赛麟先生有一百万股,我只有把这个企业,把江苏赛麟运作成功了之后我才可能从CWH里面拿到10%的管理人持股,这就是我们之间达成的一个合作伙伴关系。

图为2019年7月20日,“赛麟之夜”品牌发布会

图为2019年7月20日,“赛麟之夜”品牌发布会

凤凰网财经记者:赛麟目前在中国的运营情况如何,迈迈的销量怎么样,具有超跑基因的赛麟为何选择在投放市场的第一款车型是微型电动车呢?

王晓麟:其实MyCar从来不是我们作为第一款车投放的战略规划。由于受到中美贸易战影响,实施和战略思路是有了很大的一个转变——我们原来江苏赛麟的战略思路是首先推出S1超跑,然后推出SUV(就是采用S1同样发动机技术的、底盘技术的一个超跑型SUV),然后因为国家双积分的要求,我们再推出MyCar,这样的话对品牌来讲也才是有利的,才是合理的。

大家看到2017年S1的样车已经在参加电视节目,2017年下半年已经在参加《中国赛车手》的节目,已经在跟保时捷、奔驰、宝马在PK,其实那个时候就是为S1推出市场而做的一个前期的品牌的一个铺垫。

图为2017年播出《中国赛车手》栏目中的赛麟S1(图片来源:太平洋汽车网文章截图)(*经赛麟公司确认,其发动机不是截图标明的2.3L,而是450匹马力,577牛顿米扭矩的2.2L赛麟发动机)

图为2017年播出《中国赛车手》栏目中的赛麟S1(图片来源:太平洋汽车网文章截图)(*经赛麟公司确认,其发动机不是截图标明的2.3L,而是450匹马力,577牛顿米扭矩的2.2L赛麟发动机)

因为S1整个发动机是源自于美国的技术,中美贸易战后,在中国进行生产和销售产生的关税会和其他限制导致每台车的成本“奇高无比”。而MyCar(迈迈)因为不需要到美国来进行零部件配套,所以MyCar是先做出来的。坦诚的讲,销售不好。而且碰到疫情之后整个复工都晚了,最近举报的事情对我们肯定有很大的影响。

凤凰网财经记者:好的。最后一个问题,因为你长期在美国,也在忙造车的事业,最近也遇到了质疑的风波,所以有很多网友说你是第二个贾跃亭,您对这个称呼怎么看呢?您最近有回国的打算吗?

王晓麟:别人是怎么样的造车我不予评价,我想讲的是,在短短的三年时间之内我们建成了一个年产22万辆整车的生产基地,冲焊涂装四大工艺齐全。不光只是在如皋、在南通、江苏,在全中国这个厂的自动化程度也是极高的。根据去年ABB的评价,在全球过去这两年建造的汽车厂里面,这个厂的自动化程度是最高的。在三年时间之内以这么少的人和投入,三款车型,其中一款已经投产,另外两款即将投产。我觉得要做比较吗?我对你讲的这位先生我不熟悉,没见过他,但是从造车这个事业来讲,任何人看到我们做的东西,看到我们做的车,看到我们建的厂都会知道我们是踏踏实实在做车。

另外你讲到回国,我是过年的时候回美国来,因为那时候国内人都在放假,就回到美国来工作,与我们美国的团队做MyCar的美国认证工作和S1的市场销售布局,因为我们还是希望把这个车卖到美国来。

这个工作做完了之后当时就已经订了票,当时订的票是4月份初把整个布局搞完就飞回国,应该是4月初1号2号,结果机票一个个被取消,我到现在已经被取消了十来张机票,我最近一张回国的机票是进香港转机,因为香港的行政长官说逐步开放转机嘛,结果航空公司又把我这张机票取消了。

图片说明:王晓麟提供的航空信息截图

图片说明:王晓麟提供的航空信息截图

我相信是很多人不希望我回国,不是我不要回国,像乔宇东他一定不希望我回国,因为他讲的是真的,那么他希望我回国受法律的制裁,他讲的是假的,他一定不希望我回国对他提起诉讼。我没有任何理由说我要待在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