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耀做出取舍:退出神州租车 瑞幸自保收缩

陆正耀做出取舍:退出神州租车 瑞幸自保收缩

2020年06月10日 19:35:24
来源:华夏时报

陆正耀做出取舍:退出神州租车 瑞幸自保收缩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卢晓 北京报道

神州系创始人陆正耀在他打造的三家上市公司间已经做出取舍。而现在,他将选择做的更加彻底。

6月10日,神州租车宣布,陆正耀为将更多时间投入神州优车的履职工作及其他业务之中,已辞任本公司董事局主席及非执行董事职务。在此之前,他通过神州优车持有的神州租车股份已经宣布拟由北汽全部接盘。6月10日,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神州租车股价为2.39元,上涨13.81%。

神州优车是陆正耀的基本盘。而显然,陆正耀也并不打算放弃处在退市边缘的瑞幸。不到灯光熄灭的那刻,或许谁都不知道还在艰难自救的瑞幸会上演什么大结局。

离开租车要干啥

陆正耀并不需要如此之早地离开神州租车。

尽管他控制的神州优车(838006.OC)已于5月31日与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后简称北汽集团)签订协议,后者拟从神州优车手中收购不多于21.26%的神州租车股份。这囊括陆正耀手中全部的神州租车股份。然而这份协议并不具有法律效力,交易的各项细节也都尚未公布。

但早早离开显示出陆正耀放弃神州租车的决心。对于他手中此前已经宣布遭遇挤兑的神州优车以及处于退市边缘的瑞幸来说,此刻握在手中的现金流显然比要看预期收益的“优质”股份更重要。

拿到资金给谁用?此前用宝沃汽车约40亿未抵押的固定资产抵偿神州对福田的债务,意味着宝沃或许会重回北汽体系。而陆正耀目前控制的两家上市公司中,神州优车是神州系的基本盘,征战美股一年的瑞幸咖啡能否正常运营则关系陆正耀和神州系的江湖招牌。

目前,除了有报道称陆正耀指挥瑞幸财务造假的电子邮件已经被查出外,非神州系嫡系的瑞幸咖啡高层在持续离开。

近日有消息称,瑞幸咖啡原CHO(首席人力资源官)殷红磊已于今年5月底离职。公开资料显示,殷红磊此前曾先后就职华为和阿里,今年3月刚加入瑞幸。在他之前离开的,还有瑞幸前CTO何刚。但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瑞幸尚未对记者确认殷红磊离职的消息。

而继今年5月的管理层重组后,瑞幸咖啡的战略调整也仍在继续。

有消息称,5月底瑞幸将线下门店的覆盖区域从原本的南北大区设置,调整为南北中大区。此前大区下面的分区设置则取消,直接对接城市。但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瑞幸也尚未对记者回应该消息。截至美股6月9日休盘,瑞幸股价为4.29美元,下滑10.81%。

瑞幸的结局

瑞幸咖啡目前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维持门店的正常运转。

事实上,相对股市的大起大落,今年4月初的财务爆雷看起来并没有波及瑞幸的线下门店。瑞幸咖啡的APP上,新品依然在推出,打折券依然在发放。在咖啡的周边商品中,瑞幸除了139元的吸管杯,还上线了消毒湿巾。此外,瑞幸咖啡的配送也不再免费。

不过,瑞幸咖啡的线下门店不复往日的快速扩张。对于北京有门店停止营业的消息,瑞幸咖啡方面曾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瑞幸在对一些效益不好或者覆盖区域重合的门店关停并转,但还会持续开店。

而在这背后,不再力求规模的瑞幸开始寻求盈利。一位接近瑞幸咖啡的相关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今年瑞幸会放缓开店速度,主要聚焦现有门店,“关键是优化,提高效率,尽快实现盈利。”但他同时也表示,盈利是瑞幸今年的目标,但能不能做的到,谁也不能给出答案。

一个正常经营并且有盈利目标的门店体系,显然也能让瑞幸卖个更好的价钱。事实上,多位业内人士在跟《华夏时报》记者交流时均认为,被出售是瑞幸最大可能的归宿。而百胜中国、加拿大品牌Tim Hortons以及喜茶都出现此前传闻中的买家名单中。

相对于满是数字的财务报表,迅速扩张的门店以及用户数据被认为是瑞幸的价值所在。目前瑞幸咖啡官网的开店数字还是停留在2019年末的4509家,但有消息称其目前已经有6000多家门店。

另一方面,瑞幸的股票或许还被散户认为有“炒”的价值。

瑞幸咖啡在6月4日和6月5日的收盘价分别上涨56.98%和36.05%。6月5日瑞幸股价收于5.51美元,相较1.33美元的最低点上浮超过3倍。与此同时,以散户为主的美国股票交易平台Robinhood上,瑞幸股票持股用户数在6月初从此前的8-9万户上升到13万户。

但瑞幸咖啡并不是散户的游戏。今年1月瑞幸咖啡更新的招股书显示,第一大股东陆正耀拥有36.82%的表决权,加上钱治亚持有的27.3%的表决权,以及陆正耀姐姐Sunying Wong实际控制的Mayer Investment Fund持有的14.95%的表决权,瑞幸咖啡前三大股东已经占据瑞幸75.5%的表决权。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