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耀“帝国”梦破灭:神州租车处境堪忧
财经

陆正耀“帝国”梦破灭:神州租车处境堪忧

2020年06月14日 10:42:46
来源:功夫财经

6月10日,神州租车表示陆正耀已辞任董事会主席及非执行董事职务。陆正耀作为神州租车创始人影响可谓根深蒂固,因此尽管其主动进行切割,但实际结果却是祸福难料。

可以说,陆正耀这一举动不仅表示神州租车失去了主心骨,而且可能意味着一个巨大的汽车商业帝国梦正式破灭。

1 神州断臂

2020年4月时,瑞幸公司承认造假,其负责人陆正耀同时陷入舆论漩涡。 根据财新报道,监管部门已掌握陆正耀参与造假的证据,其有被提起公诉乃至有被刑事追责的危险。 在这种情况下,陆正耀自行与神州租车切割,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

但是,陆正耀离开后,神州租车先是失去陆这一主心骨,然后再背上巨额债务,其前景或许可能更加黯淡。

陆正耀对神州租车的意义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 2007年时,陆正耀洞察到汽车服务领域的市场潜力后,果断斥资建立了神州租车。此后,陆正耀还拉来联想、华平等大额投资,帮助神州租车在市场上扩张,使其在短短两年内就跻身业内前列。到了2014年,神州租车已经成为业内老大,并成功上市。因此,神州租车的成功可谓离不开陆正耀的作用。

目前,神州租车股价大跌,陆正耀离去却再难挽回。6月时,北汽集团拟收购陆正耀的神州租车股份,如果交易真正完成,那么陆正耀及其神州系将彻底退出神州租车。

▲ 陆正耀及神州系各公司关系图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是陆正耀首次与神州租车进行切割。早在4月时,神州租车就曾表示陆正耀在2016时就改任非执行董事,不再参与日常管理。就此而言,陆正耀去意已决。

但在陆正耀身后,神州租车却背负着高达11.9亿元的债务。神州租车宣布陆正耀辞任当日,尽管未被要求立即偿还贷款,但根据相关融资条款,其随时都可能遭受贷款人的催款。

因此,尽管陆正耀宣告辞任,但神州租车受到的不利影响并没有减少。在神州租车业绩下滑,流动资金不再充裕的情况下,其获取资本加持的能力反而出现了下降,可谓失去了一大助力。

不过,在与北汽的合作中,其收购协议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换言之,这不过是口头声明,北汽集团随时都可以单方面终止行为。与此同时,更大打击来自其主要股东华平投资。华平停止了与神州租车的买卖协议,还终止了第二批股份收购行动,并解除了给予神州优车优先交易的待遇。

对于神州租车来说,经此一役后,需要多久能够缓过来还是未知数。

2 瑞幸泡沫

神州租车可以跟陆正耀切割,而瑞幸却没有相应权利。 4月2日,瑞幸发布公告承认去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期间,曾伪造22亿交易额,由此其董事长陆正耀及神州系全部被推上风口浪尖。

▲ 过去三个月,瑞幸的股价在2至4美元的低位徘徊

其中,神州租车第二天股价下跌接近一半,瑞幸更是暴跌近80%。5月底,市场监管部门进驻瑞幸,开始对其造假行为进行调查,瑞幸面临的危机在不断加深。

对此,不管是陆正耀还是瑞幸,都开始顽强地求生存。瑞幸首先开始紧缩,取消了“外送满额包运费”的补贴,在用户消费达到包配送的条件下,仍然需要支付3元配送费;如果没有达到配送条件,则需要支付6元配送费。

除此之外,瑞幸还上线了面膜、保温杯、消毒洗手液等产品,开始兼卖咖啡以外的其他商品。可以说, 瑞幸全部行为都转向以生存为目的了。

▲ 瑞幸APP上架潮品频道

其次,陆正耀及瑞幸不仅对经营策略进行了调整,还对公司管理层启动了调整和换血。5月12日,瑞幸宣布终止了原CEO和COO钱压治和刘剑的职务,并且还在公司内部展开了自查。

根据瑞幸相关文件可知,其董事会还要求现任成员集体辞职。除此之外,瑞幸还让非神州系的曹文宝和吴刚为公司董事。这对于铁桶一般的神州系而言,算是“壮士断腕”。

但是,陆正耀及瑞幸的努力很快就被大打折扣甚至予以抵消。5月15日,瑞幸宣布收到来自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这不亚于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尽管瑞幸计划就此举行听证会,但在外部环境同样越来越不利的情况下,获得扭转的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

在这种情况下,陆正耀被曝监管部门掌握其造假证据,彻底形成最后一击,让瑞幸成为资本的泡沫。

纵观形势变化,陆正耀自瑞幸陷入造假困境后,就竭力多方筹措资金,将神州租车股份出售就是出于该目的的选择。但是,在形势变得越来越不利的情况下,对陆正耀来说,可能不仅神州租车难以保全,瑞幸的生存也无法保证。

▲瑞幸咖啡和神州系间的关联 来源:天眼查

根据公开资料可知,关于瑞幸退市的初步结果最迟会在本月月底得出。届时,瑞幸将来临关于自身造假的市场审判。

3 帝国崩盘

陆正耀立足于神州租车,意图连接起租车、网约车、汽车电商、汽车金融、造车等业务板块,形成以汽车为核心的商业闭环生态,但其商业帝国布局已经濒临崩盘。 尽管陆正耀作为创始人在辞去董事长职务后仍然是神州租车的实际控制人,但当其全部股份被收购后,不仅意味着与神州租车完成切割,而且表明其汽车布局将要瓦解。

神州租车是陆正耀商业帝国的起点。 2007年时,陆正耀创立神州租车后,为了打败至尊租车和一嗨租车,不惜多方融资举债进行扩张。当年,神州租车只有300多辆车,但仅仅不到两年,就已经扩张三倍多,达到1000辆车。2008年,神州租车商业据点分布达到20个城市,基本遍布全国主要城市,一举跃居为行业第二。

行业第二不是终点,神州租车开始竞逐第一,为此不惜开始加大补贴扩张力度。2013年,神州租车拿到赫兹租车的战略投资,还合并了其在国内的全部业务,由此实现了成为行业第一的目标。陆正耀为了进一步扩大其商业帝国,推动神州租车于2014年上市,然后开始减持套现。陆正耀此举尽管为自己的商业帝国捞到了资本,却导致神州租车业明显开始下滑。

根据神州租车财报显示,其2017年净利润为8.81亿元,但2018年同比下降超过50%,达到67%,净利润骤然萎缩变成2.9亿元。到了2019年,神州租车净利润继续大跌,跌幅为89.7%,变成3100万元。

至此, 神州租车至少暂时失去了造血能力,还背负着前期扩张导致的巨额债务,处境明显堪忧。 更要重要的,从神州租车抽取出去的资金也没有发挥造血功能。

陆正耀的神州租车打法在其他版块没有收到同样的效果。根据公开资料可知,陆正耀的商业帝国包括神州租车,以及神州专车(网约车)、神州买买车(汽车电商)、神州车闪贷(汽车金融)三大板块,但都没有盈利。

不仅如此,2015年之后,被陆正耀寄予厚望的汽车电商也被告失败,他开始改换商业赛道,由此催生出了后来的瑞幸咖啡。

当时,2016年正值电商红利爆发,陆正耀投资超过100亿开始做汽车电商平台。陆正耀的操作似乎不仅使得距离神州系的商业帝国变近了一步,而且成功吸引到了阿里的投资,后者注资26.8亿元达成合作,意图在“互联网+汽车”领域打造全新的业态。对此,陆正耀及神州系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当时都信心百倍。

当年,神州优车宣布要在2017年6月前,建立500家以上类似4S店的实体网点,从而覆盖全国市场。与此同时,神州优车还预计2017年电商平台销售量会达到60万至80万台。

但是,烧钱扩张打法让神州租车击败对手,成为行业老大甚至成功上市,却没有电商上获得成功。当然,对于陆正耀而言,汽车电商不过是计划中的一环,他并没有停下构建商业帝国的步伐。

2018年,陆正耀又投资80多亿元收购了宝沃汽车,意图在造车领域深耕,最终形成商业闭环。但是,神州租车业绩每况愈下,陆正耀钱太多也填不上扩张的黑洞,最终结果只能低于预期。

现在,陆正耀明确要砍掉神州租车,那么 从造车、租车、卖车的商业闭环而言,其商业帝国显然缺了一环。 就在汽车帝国越来越困难的情况下,陆正耀开始转向新赛道即瑞幸咖啡。结果,2019年造假事件爆发后,这条赛道也基本已经崩溃。

2018年,对于陆正耀而言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从这里开始,陆正耀再没有找到汽车领域的风口,他把钱投给了小鹏汽车,对自身的商业玩法不再执着。

同样,也是从这里开始,陆正耀的神州系开始创办瑞幸咖啡,走上了一条疯狂造假的不归路。在这两方面因素的推动下,陆正耀的商业帝国开始崩盘,自身处境也变得恶劣。对陆正耀而言,明天还会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