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四川信托产品违约:TOT产品借新还旧或隐藏风险资产
财经

深扒四川信托产品违约:TOT产品借新还旧或隐藏风险资产

2020年06月16日 18:32:16
来源:银行财眼

作者| 龚奕洁

日前,四川信托的四川信托 “锦江69号”、“申鑫74号”、“芙蓉43号”、“申富129号”等多个信托产品陆续被曝出兑付逾期。6月15日,四川信托管理层与投资人沟通会。当晚,上市公司杭锅股份(002534.SZ)公告称,其于2019年12月购买了由四川信托管理发行的“天府聚鑫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信托产品,金额为5千万元。6月11日四川依托仅兑付了1038.1万元本息,剩余4000万的本息未能如期兑付。

锦江69号的一位投资人向凤凰网财经记者表示,6月15日上午四川信托管理层与投资者进行了现场沟通,川信TOT产品存续规模大约是本金260亿元,利息20亿元。

根据沟通现场视频,川信管理层向投资人请求延期兑付,并表示将运用公司账面扣除负债后的80亿资金,并处置自有的川信大厦等固定资产、所持宏信证券近60%的股权资产,并正在由股东提供担保进行融资、以及引进战略投资者,以解决这些流动性问题。

投资者透露,川信表示将尽力在一年内完成本息的兑付,但“尽力和承诺不一样”。

“估计只靠川信自己是解决不了的,我们希望能效仿雪松集团入股中江信托一样,能有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进入,包括地方国资。”投资人表示。

一位投资人告诉凤凰网财经记者,去年底陕西银保监局与四川银保监局进行交叉检查时,发现四川信托资金池流动性风险敞口很大,问题才曝光,监管叫停了其TOT信托产品发行。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监管可能更早就已经关注到了四川信托的流动性问题。

亦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四川银保监局已派人进入四川信托进行贴身监管,掌管四川信托公章,督促管理层和股东解决流动性和兑付问题。事实上,5月份“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等消息就曾经流传,但四川信托当晚于官网发布声明予以否认,。

凤凰网财经记者通过手机、短信、微信联系四川信托相关负责人求证,但截至发稿仍未联系上。

据四川信托最新年报,截至2019年末,该公司管理资产规模为2334.76亿元,四川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3.23亿元,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9.15亿元;归母净利润为5.21亿元,同比下滑30%;自营资产中,不良率由年初的4.82%飙升至22.21%。

“把TOT做成了P2P”

凤凰网财经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四川信托的“锦江69号”、“申鑫74号”、“芙蓉43号”、“申富129号”、 “天府聚鑫3号”等产品兑付违约,且均为TOT的资金池业务,更是TOT。

所谓“资金池”信托,一般指组合投资的资金信托产品,但披露投资范围和不会投资的范围,却不直接披露具体标的,由信托公司自主管理。信托目的是“受托人以受益人最大利益为原则而管理、运用和处分信托财产,为受益人获取投资利益。”投资范围中包括信托等金融产品,就变马了TOT/TOF(TRUST OF TRUST),即“信托中的信托”。

凤凰网财经记者查找梳理天府、锦江、芙蓉等逾期产品或所在系列产品的募集材料,投资领域均包括“金融机构产品及其他类资产”。甚至有有直接提到“四川信托(或受托人)发行的信托产品或者受让信托受益权”。

让杭锅股份投资亏损的“天府聚鑫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产品说明书显示,该信托计划3000万元起购,投资范围包括于银行存款、逆回购、货币市场基金、债券基金、交易所及银行间市场债券以及低风险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包括信托受益仅、债仅或债权收益权、附加回购的非上市公司股权收益权、固定收益类银行理财产品)。投资范围中就提到了信托受益权。

此外,据记者梳理,还有丰盛、蓉汇、蓉城、蓉锦、锦恒、汇鑫等多个系列产品也是TOT产品。TOT产品系列高达十多个,产品预期收益率都在8%左右。投资人告诉凤凰网财经记者,川信称这些TOT产品的规模有260亿元,利息20亿元。但这些产品都是资金池产品,投资者表示,合同和定期披露文件上中看不到投向了哪些信托产品,更看不到底层资产。

一位信托业人士表示,TOT可以用来解决错配问题,也可以分散投资风险,但是信托公司一般用来投向自家发行的信托产品,一直滚动就变成了借新还旧的产品,但投资人又看不到底层资产。

“川信把TOT做成了P2P。”一位投资人如是表示。

6月15日上午,在与投资者的沟通会上,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表示,目前TOT项目流动性风险形成的主要原因为受疫情影响、经济下行,公司TOT项目停发。

川信多个融资方曾出现问题

一位业内人士对凤凰网财经记者表示,四川信托的一些融资方近年出现财务问题,但相关信托产品却没有违约,可能与用TOT借新还旧,或承接了这些底层资产的风险资产。

从公开信息不完全梳理,四川信托出现财务问题的融资方包括新华联集团、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现更名为“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无锡惠山太平洋商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

“我和大家坦诚,有一定的风险资产。”四川信托管理层在6月15日上午的沟通会上对投资人表示,“比如到期180天没收回,尽管有抵押物,但没有那么快变现。“”

管理层表示将处理TOT下的资产,再加上自有现金80亿元和吃住大厦等固定资产、以及所持有的宏信证券近60%的股份,大股东提供担保下进行融资和引进战略投资人,以增加流动性,保证所有投资人收益的安全。管理层表示力争在一年内解决。

(来源:四川信托某产品推介PPT)

“这类信托产品监管不了,比P2P还可怕,毕竟投资者的投资数目都比较大。”一位投资人对凤凰网财经记者表示。

这位投资人告诉凤凰网财经记者,去年底陕西银保监局与四川银保监局进行交叉检查时,发现四川信托资金池流动性风险敞口很大,问题才曝光,监管叫停了其TOT信托产品发行。

今年5月8日银监会发布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当中,明确要求信托公司应该做到每只基金单独设立,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不得开展或参与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的资金池业务特征。

TOT产品基本都是资金池业务。去年5月资管新规发布之后,一些大型信托公司的“资金池”业务早已停止,部分原有规模较大的信托公司也在逐渐压缩规模,但川信信托的TOT业务却一直在做。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监管早就已经关注到了四川信托的流动性问题。

亦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四川银保监局已派人进入四川信托进行贴身监管,掌管四川信托公章,督促管理层和股东解决流动性和兑付问题。事实上,5月份“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等消息就曾经流传,但四川信托当晚于官网发布声明予以否认。

亦有报道指出,四川信托TOT产品的违约就与安信信托的风险有关系。2017年,四川信托发行“四川信托·博邦系列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用于受让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安信信托股票收益权。2019年1月,上海国之杰出现过延迟支付该信托计划利息的状况,四川信托在官网发布利息逾期公告,但该公告在一日后便被删除。

但多位投资人告诉凤凰网财经记者,四川信托方面并未提到过违约风险和安信信托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