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会德丰的最后一场股东大会

百年会德丰的最后一场股东大会

2020年06月17日 08:31:23
来源:乐居财经研究院

观点地产网 “公司(会德丰)今天可能举行最后一次股东会。”会德丰集团主席吴宗权讲道。

他是船王包玉刚的外孙,在6年前就接过了父亲吴光正的班成为了会德丰平台的董事会主席,身边坐着的是陪伴公司与父亲多年的老臣吴天海。

在这场由吴宗权亲自主持的股东大会上,没有过多的股东提问,也没有太大的波澜,今天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会德丰私有化表决。

吴宗权首先感谢了这么多年股东对公司的支持,让会德丰走到了今天。当然,这个被市场打磨了数年的年轻人变得更加练达了,“大前提要看股东对私有化的投票结果而定。”

按照会德丰在2月27日提出的私有化要约,其将以每股会德丰可以换取1股九龙仓及1股九龙仓置业,再加12港元现金。以当时的股价计算相当于当时每股收购价71.9元,会德丰2月27日每股股份为47.25港元,溢价了约52%。从当时来看,对于股东来说已算的上良心。

受到私有化要约收购的影响,会德丰旗下3家平台在今日均翻红,会德丰报61.7港元,涨4.05%;九龙仓置业报36.1港元,涨5.25%;九龙仓集团报15.8港元,涨4.36%。

倘若以今日的收市价计算,一股九龙仓置业、一股九龙仓集团再加上12港元的现金报酬,收购价每股约63.9港元,相较收市价溢价不足4%;另一方面,从公司基本面上看,去年年底会德丰每股资产净值达到130.81港元,这个价格相当于折让了约53%。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本次私有化采用协议安排方式进行,需要最少75%出席股东会并投票的独立股东赞成,以及全部独立股东中少于10%反对,方能通过。

倘若会德丰最终落实私有化,其股票将于6月18日(周四)作最后买卖,并于7月27日除牌。这家创立于1857年的公司,从英资四大行到船王港口,市场将与0020这个颇为传奇的股票代码道别。

这天晚上,会德丰发布公告,宣布99.87%进行投票的股份投了赞成票,其私有化的特别决议获得通过。

私有化争议

没有离别的伤感,也没有失去的惆怅。对于这家市值1300亿港元的百年公司来说,私有化的决定都是商业行为,被市场严重低估才是他们进行私有化最重要的原因。

只是不知道吴宗权在股东进行表决时,有没有想起外祖父包玉刚三十五年前与马登、张玉良、邱德拔等人共猎会德丰那段风云变幻的岁月。

关于包玉刚与九龙仓、会德丰的故事,早已耳熟能详。最终,船王登岸,在拿下会德丰并通过一番资本操作后,将更大的九龙仓放到了会德丰的旗下。

在商场上,买的人觉得买贵了,卖的人觉得自己卖亏了,每一笔交易都是一场博弈,结果总会带来一定的争议,对于此次私有化协议来说,同样如此。

在现场,一位陈姓股东则表示他投了赞成票,认为私有化安排合理,给小股东有更多选择。在私有化方案中,可以获取九龙仓集团及九龙仓置业两间公司的股票,期望经济复苏后股价可有反弹,相信回报率将会较现时卖出股票更高。

他同时透露,在本次股东会上争议不大,反映了会德丰私有化争议不大。

然而,反对的声音也并不少见。有持股多年的股东明确质疑,表明“反对私有化方案”,他表示:“个资产值唔好(这个资产的估值不好)”。有声音问:“系咪觉得个价唔抵?(是不是觉得这个价格不划算啊)”“系啊。”

华坊咨询评估执行董事罗珏瑜认为,本次私有化最大的挑战,是采用协议安排方式进行,由宣布私有化到今天召开股东会,相差三个多月的时间,这三个月,特别在疫情其间,对投资物业的价值都显得非常波动。

会德丰未来

对于二月份时的私有化理由,会德丰于公告中表示,此次私有化旨在消除公司长久以来在现时控股架构下的控股公司折价,并藉此为股东释放价值。此外,九龙仓置业股份及九龙仓股份带来较高的股息收入,以及现金回报;基于九龙仓置业股份及九龙仓股份较高的交易流通性,协议安排股东分别而直接拥有该等股份属较佳选择。

会德丰被私有化后仍然将拥有两家合计超过1500亿港元市值的独立上市平台九龙仓置业以及九龙仓集团。

最初,有市场消息透露,会德丰想要私有化九龙仓集团,而出乎市场意料的是,吴光正选择了直接私有化母公司会德丰。

有业内人士透露,除了被市场低估以外,九龙仓集团与会德丰之间的香港业务冲突亦是其私有化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按照原本的计划,会德丰集团将主要在香港以及新加坡从事地产投资及发展;九龙仓集团将主要在内地从事地产发展及投资、其它香港物业及于香港和内地从事非地产业务;九龙仓置业更像一个单纯持有香港的优质收租物业的房地产信托基金。

会德丰副主席梁志坚于股东会后接受传媒采访时表示,原则上管理层未收到特别指示,私有化后的方向会由公司决定,不过手头上有不少项目发展当中,所以相信现阶段会继续过去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