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房企一哥”滨江集团遭遇“行贿状元”,AAA评级也尴尬

杭州房企一哥”滨江集团遭遇“行贿状元”,AAA评级也尴尬

2020年06月17日 14:27:56
来源:中访网财经

6月12日,杭州滨江房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滨江集团”)主体长期信用评级被联合资信从AA+上调至AAA,成为浙江省内首家获得AAA评级的房地产上市公司。

就在同一天,滨江集团在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中,认为对2016年借出但至今未收回的11.6亿元借款的处理审慎合理。

不过,这笔借款却揭开了其试水深圳房地产留下的一块“旧伤疤”。

01

AAA评级下有尴尬

2019年对于滨江集团而言,注定是个特殊年份。

这一年,滨江集团实现销售额1120.6亿元,迈入千亿俱乐部,排名上升至31。为此,公司不仅给员工送上19天超长春节假期,还发放2万元至5万元津贴,喜提微博热搜榜第二名。

这一年,滨江集团还成为了杭州房企“一哥”,2019年销售权益规模领先同为浙系房企的绿城,位居杭州房企首位。在2019年末的2500亿元货值土地储备中,杭州占比57.3%。

年报显示,2019年滨江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49.55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16.31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18.18%、34.03%,毛利率为35.1%。

而在业绩增长之余,滨江集团的融资成本也持续下降。2017年至2019年,公司融资成本分别为6%、5.8%和5.6%。今年以来5次发债,发行利率仅为4%左右。

目前,滨江集团存续11只境内债券,存量规模112.56亿元,其中60亿元将于一年内到期,52.56亿元将于1-3年内到期。2019年公司融资余额318.61亿元,债券类占比35.3%。

图片来源:企业预警通

除了债券融资,银行贷款也是滨江集团的重要融资方式。截至2020年3月底,公司未使用授信额度为366.45亿元,同比增加220.26亿元,融资渠道通畅。

6月12日,滨江集团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被联合资信上调至AAA,成为浙江首家AAA评级上市房企,也是继荣盛、蓝光和外滩投资后今年第4家首次评级升至AAA的发债房企。

据小债了解,在A股一百多家上市房地产开发及园区类企业中,有24家信用级别达到AAA,其中民营房企只有6家。

联合资信表示,滨江集团在开发经验、区域竞争力、产品品质等方面保持了综合竞争优势,土储质量、去化情况、盈利能力、融资渠道、偿债能力等方面均表现良好。

信用等级提升后,滨江集团在官方微信发文庆祝,表示这将有利于公司进一步开拓经营市场、扩大资本市场影响力,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为挺进千亿后的持续发展助力。

然而,盛况之下亦有尴尬。

2016年滨江集团试图介入深圳工改项目,向合作方融资输血11.6亿元至今未能收回,已计提7.24亿元坏账准备。

而这笔未收回的借款,相当于滨江集团2019年归母净利润的71.12%。

02

遇上“行贿状元”,11亿借款或打水漂

这件事可以追溯到2016年,彼时地王频出,土地价格动辄几十亿。深圳房地产市场受政策放开影响,工改项目成为开发商眼中的香饽饽,不少外来房企闻风而至,滨江集团正是其中之一。

此前的2015年,滨江集团就确立了“三点一面”走出去战略,三点是杭州作为大本营,深圳作为主战场,上海作为次战场,长三角作为一面。有机会切入深圳市场,当然不能错过。

2016年8月,滨江集团和深圳当地一家企业安远控股达成合作意向,决定共同开发位于深圳龙华区的安丰工业区工改项目,安远控股主要负责拿地,滨江集团负责操盘。

项目大概位置 图片来源:高德地图

安远控股是什么来头?其实际控制人为揭西富商陈族远,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据《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2007年陈族远行贿云南省交通厅前副厅长胡星3200万元,创造了彼时中国的行贿金额之最。

当陈族远再次回归公众视野,是在2015年万庆良受贿案中,他以5000万元的行贿额,占万庆良受贿总额约一半。《云南法制报》援引民间说法,戏称陈族远为“行贿状元”。

也就是说,滨江集团在2016年8月与安远控股签订协议前,后者就因陈族远涉及的一系列案件名声在外。

2016年11月,为开发上述项目,滨江集团向安远控股融资输血11.6亿元。然而,2017年深圳出台新政策,禁止将厂房改为公寓。滨江集团在深圳首个工改项目无法推进下去。

此后,滨江集团开始催安远控股归还11.6亿元借款,该款项于2018年3月到期。同年4月,滨江集团将安远控股告上法庭,当时陈族远因行贿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从过往公告中可以看出,2018年的滨江集团对安远控股还钱是有信心的。2018年9月,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下,双方签了《民事调解书》,但最终调解书内容逾期未执行。

随着时间线不断拉长,安远控股逐渐深陷诉讼和股权冻结当中。或许意识到追债希望减小,滨江集团2019年2月发布公告,首次对安远控股11.6亿借款计提7.24亿坏账准备。

今年6月8日,深交所要求滨江集团对深圳工改项目的坏账计提等问题作出解释。6月12日,滨江集团回复称借款事项的处理均审慎合理,但对当年选择合作伙伴的原因却语焉不详。

涉足深圳工改失利,“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滨江集团重返杭州大本营,在之后的三年里销售规模不断提升,如今终于跻身千亿房企,并摘下杭州房企“一哥”桂冠。

近期喜提AAA评级后,滨江集团的融资之路也将进一步打开,存续的112.56亿元债券暂无偿债风险。但2016年那一次“与狼共舞”,注定了它无法全身而退。

内容来源:债市观察

作者:小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