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麟汽车王晓麟回应乔宇东举报:职业碰瓷
财经

赛麟汽车王晓麟回应乔宇东举报:职业碰瓷

2020年06月17日 13:41:29
来源:凤凰网财经

把事情变复杂很简单,把事情变简单很复杂。赛麟汽车自“举报门”后屡屡节外生枝,局外人越来越看不懂。

几天前,凤凰网财经先后采访了王晓麟和举报人乔宇东,这一回合隔空对话,双方各执一词后,王晓麟再次独家回应了凤凰网财经。王晓麟表示“我和史蒂夫·赛麟先生对技术出资丝毫没有回避,这是上次采访中谈得最多的问题。我们做的是高性能的跑车和SUV,不是随随便便做个自行车,除了已量产的迈迈之外,还有S1和SUV已经开发出来,无论舆论眼中是否看到我们的成绩,无论哪一级政府来查,这都是事实。”“乔宇东捏造事实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我了解到此前三家雇主都是开除他,然后反被告,他是一名职业的碰瓷人。”

面对车市下行、疫情和被举报的多重影响,赛麟汽车正在生存边缘徘徊,而江苏赛麟公司银行账号遭法院冻结可谓雪上加霜。令人意外的是,赛麟公司账户被全面冻结并非因监管方调查举报事件。王晓麟对凤凰网财经表示,“是如皋本地的合作公司,他们大概听到某种风声后害怕尾款结算受到影响,在没有跟我们做任何预沟通的情况下向法院申请冻结了我们公司账户。显然他们这个行为是受到举报事件影响,但作为三年来关系一直良好的合作伙伴,还是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据了解,目前如皋300多名蓝领工人及上海700名白领工人的工资、社保无法被正常缴纳,面临失业危险。

各执一词,谁在避重就轻?

凤凰网财经:我们针对你在凤凰网财经发表的言论,采访了乔宇东先生,他通过微博回应我们,称你回避了他举报中的核心问题,如“技术出自的细节和价值,是不是值66亿?”并表示“欢迎回国对簿公堂”,你如何看待他的回应?

王晓麟:他告了(我)四个方面九个问题,我和史蒂夫·赛麟先生以事实、数据清楚的回答他的每一个方面每一个问题,但乔宇东选择性失聪,利用很多网友听不懂英文,混淆视听。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赛麟先生详细解答了车型技术的投入,比较了其它美国汽车公司开发一款车型的投入,我详细介绍了评估过程,比较了国内造车新势力开发一款车型的投入,车型国产化和投产试制的详情。实际上他是在避重就轻,他的回复里面没有拿出任何虚假技术出资和关联交易的证据。

他所有的诬告不是针对我个人,因为技术出资完全是美方的股东史蒂夫·赛麟先生的,我担任职业经纪人的角色,我的专业是金融和法律,不存在我技术出资虚假的情况。

关于技术,我再次重申,除了迈迈,江苏赛麟所有的车型都是史蒂夫·赛麟先生开发的。江苏赛麟的研发团队从2017年的88位研发人员,到2019年底384个人,对于造车来说这是非常小的团队,我们的团队非常优秀,但是此前并没有从头到尾研发一款整车的经验,因此他们主要做的是国产化的工作和零部件配套方面的技术支持,而整个车型的技术来源来自于史蒂夫·赛麟的海外团队。赛麟先生也在采访中讲的很清楚,SUV、 Mycar的底盘、S1超跑的动力发动机都是他这几年开发的。我们根本没有避重就轻,这是我们在回应中强调的重中之重。

关于技术出资车型的价值,正如赛麟先生所说,在美国开发一款新车(整车)的投入一般是十亿美元。实际上,国内的某造车新势力,五千多人的研发团队,前期投了两三百个亿开发了两款车型,相比之下我们四款车66个亿,已经是非常的低廉的一个价值。并且经过了三家独立的评估公司进行的评估作价,所以我对技术出资的解释是丝毫没有回避的。2017年我们已经完成了迈迈电动车和S1跑车的试制,汽车行业内八十几个人在不到一年内做出两款车,有这种可能性吗?汽车不是自行车,我们做的是高性能的跑车,除了量产的迈迈之外,还有S1和SUV已经开发出来,无论舆论眼中是否忽视我们的成绩,无论哪一级政府来查,这都是事实。

乔宇东应该就他诬告的每一项拿出事实证据,到底谁在避重就轻?我认为他是一个人品卑劣,道德品质败坏的人,他因骚扰员工严重违纪,破坏公司业务被开除。他想讹诈两百万,其后到劳动仲裁虚报27万班费并上诉法院,结果法院只认定1400元,其他的都是假的。他为了一己私利,不顾1000名员工的职业发展和工作稳定,通过捏造事实诽谤,并联合个别自媒体在网络发酵想搞垮公司。敲诈勒索公司才是他真正的职业。我了解到此前三家雇主都是开除他,然后他去告公司要钱。有要80多万的,100多万的、200万。可以说他是年年告雇主的职业碰瓷人。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居然让这种人混进公司了。

据公开信息显示,乔宇东2017年与上海某公司发生服务合同纠纷案,原告诉求为88万服务报酬。

多米诺骨牌效应,江苏赛麟公司账户受供应商全面冻结

凤凰网财经:江苏赛麟的公司银行账户已经被冻结,是为什么?

王晓麟:申请冻结的是我们如皋本地的供应商(建筑承包商),建了我们几十万平米厂房。这次大概听到某种风声之后,在没有跟我们做任何预沟通的情况下,直接冻结了我们公司的所有账户——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三年多的时间我们一直合作的好好的,为什么会在未沟通的情况下去法院冻结公司账户?

我们和其他供应商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有两起因对尾款结算时发票问题而产生一些争议有小的诉讼,根本不会影响到公司的正产运营。

照道理即便催款也应该先与我们沟通,而现在因为这个冻结影响到如皋三百多名蓝领工人,和上海七百多名白领工人,导致他们的工资和社保交不了。上海市劳动督查大队已经来公司调查了。在这个问题上,作为公司的董事长,我完全支持员工的工资必须无条件得到保障。我们的律师认为如皋建筑商这是恶意冻结,我们会通过法律程序维护员工的合法权益,同时我们对此事的发展会一直关注,并报请各级政府的相关部门进行调查。

凤凰网财经:事后您与这家公司沟通过么?如皋供应商通过法院申请冻结江苏赛麟公司账户的金额是多少?根据财产保全的范围规定,对方只能申请对应争议财产的价额。而江苏赛麟账户为什么会被“全面冻结”?

王晓麟:对方不和我们沟通。5000万,这家公司这几年做了我们十几亿的生意,不应该因为5000万,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冻结账户的。现在问题是,这个消息出来后,其它的公司纷纷效仿,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这个事件的逻辑线是:乔举报网络发酵、如皋戴庄工程公司冻结、业内传播如皋本地的公司都来冻结赛麟、本地公司肯定得到了某种内幕,如“再晚就来不及了”,其他供应商就跟风了。

还有一个原因,原定5月份到位的30亿受乔宇东举报一事的影响搁置了。一方面账户被冻结,另一方面,资金进不来。

江苏赛麟目前面临的停摆状态是由乔宇东诬告直接导致的,他的行为对公司造成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他不仅是民事侵权行为,也触犯《刑法》中的诬告陷害罪和诽谤罪。他利用自媒体做背后推手,在4月27日有预谋的传播,利用疫情之下我无法回国、生产经营受限等影响来煽动大家说我是第二个贾跃亭。他把一个上千人的企业搞垮,让国有资产的价值大幅的缩水,让美方知识产权价值大幅缩水,这是一个刑事犯罪。我会报案,无论查清事实需要多久时间,几个月、几年、几十年,无论查清事实需要多少级政府部门的介入,我们会一直坚持要求查清事实,惩罚犯罪。

图为微博截图,自称“赛麟底层员工家属”账号投诉乔宇东

凤凰网财经:如皋法院判定可以允许这家供应商冻结赛麟银行帐户,是正在调查中初步就有冻结权吗?还是有实质性的证据推动冻结程序?

王晓麟:他们应该是采取了“诉前保全”措施吧,就是有合作关系的两方,任何一方告另外一方,可以做出申请,理由只要说我们的合同款还没有结,另外用很少的保险费做担保即可,比如我要冻结你一百万的账目,我可能只需要交两三千的保险费。

实际上我们有能力解决公司目前面临的这些问题,但需要股东方迅速的达成一致,来应对这个巨大的挑战。我刚才开电话会,就处理这个事情,希望各方股东充分意识到这一点,迅速召开会议解决员工的薪资社保税金等问题。

不管是外方股东的知识产权,还是国有股东投入的价值——国有股东整个投入的60个亿全部用在了土地厂房设备模具机器等,以及员工的日常运营,公司如果停摆,公司的价值会迅速流失。这不是股东们和员工们愿意看到的,在保持公司的正常运营和保护公司的价值上,我相信所有的股东们和员工们都是一致的。

凤凰网财经:现在解决方案是什么?

王晓麟:因为这属于重大决策和重大资产处置,按公司章程必须要2/3以上的股东同意才能够做决策,外资股东占比不到2/3,也就是是如果如皋的国有股不参加股东会,股东会做出任何关于公司重大决策或重大资产处置的决议都是不合法的。我们已经通过书面报告、电子邮件等方式向如皋国有股东多次提出倡议,要求召开临时股东会,紧急应对目前的状况,但是至今为止半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国有股东还没有给予我们任何回应。

凤凰网财经:是因为他们觉得举报事件正在调查中,暂时不想做下一步的决定?

王晓麟:调查归调查,调查是工作组的事情,企业的运营必须要有自己的责任,在这个时候召开股东会进行磋商应对,是每一个股东都应该做的事情。我觉得很诧异,现在是外资股东急,外资股东要求召开股东会董事会,国内股东不做回应。

凤凰网财经:即便是召开了股东会、董事会,要从哪拿出1000名员工的工资呢?

王晓麟:江苏赛麟不是没有钱,江苏赛麟账上面有钱,是被冻结了,股东之间要开会达成共识是可以有解决办法的。

一个公司在资不抵债的情况可以申请破产。但江苏赛麟的资产负债率,把股东借款都算在一起是有30%多,不到40%。如果不算股东间借款,江苏赛麟的资产负债率只有8%左右,这个财务状况并不差,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

回顾“举报门”事件始末

4月27日,一封来自江苏赛麟前法务员工乔宇东对江苏赛麟董事长王晓麟的实名举报信,称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侵吞国资,让江苏赛麟成为焦点。其后,江苏赛麟公司、大股东南通嘉禾发表声明指正乔宇东为不实声明。紧接着,事件中涉及的评估方之一万隆评估发表公告称未对江苏赛麟做过任何评估,江苏赛麟及王晓麟指出该声明是万隆在玩“文字游戏”。

6月10日,凤凰网财经与王晓麟(赛麟汽车董事长)、史蒂夫赛麟(赛麟品牌创始人)连线对话,王晓麟就前法务员工乔宇东的几项指控,虚假技术出资、侵吞国资、关联交易等问题做出回应。其后,举报人乔宇东通过微博回应凤凰网财经,称“王博士避重就轻”。

图为乔宇东微博“弘法行者”回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