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的性变态
财经

富豪的性变态

2020年06月17日 15:30:00
来源:居然行

宾夕法尼亚州警的“梅根法案”页面,页面上公开显示猥亵儿童的罪犯的照片、居住地址等详细信息。图/ 自行截图

文 | 居然行

翻译 | 奶黄包

本文首发于:2019-07-09

1987年,南非伊丽莎白港。闵尼还不知道,此时,南非伊丽莎白港旁藏匿着一座富豪猥亵小孩岛。

27岁的闵尼恰巧来自这里,成为一名警察,不明就里地席卷到富豪猥亵小孩岛案。

这位年轻人,身着制服,赶到医院,处理案情。眼前站着一位受伤的贫穷孩童。受伤的孩童告诉闵尼,有钱人开着直升机,先把他送到岛上,其后,多名成年男子轮流猥亵他。

未几,一位护士向闵尼警官确认信息属实。

邪恶坦然在他面前铺开,这,还不是戏剧性最强的情节。宏达叙事的节奏,都是先扬后抑的。

果然,这位年轻警察又寻找到新的信息:1986年,这家医院曾经治疗过一位肛门受伤的男孩,男孩的救治记录被人悄然抹去。一位护士再次向闵尼警官确认信息属实。

闵尼想知道:谁是罪魁祸首,谁在猥亵儿童,谁打伤儿童。

日常偶然事件爆发,早就埋藏着必然。当时,南非执行种族隔离政策等政策,看似理想,去忘却社会稳定性的重要指标——熵值。当一个社会处于熵值极高之际,一根微不足道的火柴,可能照亮世界。1987年的那根火柴,恰好是一名默默无名的闵尼警官。

闵尼穷尽一切力量,拿到搜集令,突袭猥亵儿童岛,恰好遇到富商正猥亵小孩。

这位富商叫做戴夫·艾伦,从事肥料和海产养殖生意,资产雄厚。舆论突起,人民愤怒。一位南非记者说,她要实事求是地记载富商猥亵小孩案。

资本是魅力四射的,资本可以买通媒体,资本可以买到自由。

没多久,富商戴夫·艾伦被保释。

警察局开始对闵尼侦查的案件进行处理,处理结果是:其一,闵尼需停止侦查;其二,没收闵尼侦查的案卷;其三,子弹从闵尼下属左耳打入,枪手的枪口原本是对准闵尼的,闵尼被迫辞掉警察工作。

夜深人静之时,闵尼总是想起鸟岛上失踪小孩们的可怜哭声。他确定了自己倔强的人生。

31年之后,2018年8月,闵尼和记者斯泰联合撰写并出版书籍《岛上的失踪小孩》。

沉默才是规则,真相则是意外。

该书出版的10天之后,也就是2018年8月14日。闵尼正在富豪猥亵小孩岛上调查,子弹穿过他的头部,身亡。

1

我不敢想象那些快乐的小孩,他们遭遇富豪猥亵、毒打之际,这些孩子对世界怀着怎样地深深的,深深的,憎恨。

我也不敢想象那些快乐的小孩,他们遭遇富豪强奸、失踪之际,这些孩子对人类怀着怎样地深深的,深深的,迷茫。

极端残酷的现实是:在南非,富豪用直升机把小孩运输到岛上,扒光小孩的外套和裤子,富豪轮流猥亵小孩,小孩的头重重落地。背景墙上贴着富豪猥亵儿童的照片。

所有事情,自然而然地发生着,赤裸裸地发生着,众目睽睽地发生着。

你不需是一个慈悲的人,你只需是一个寻常人,想想自己是32年前的青年警察。

你此时心情是什么。

锥心刺骨。

锥心刺骨的感受在《岛上的失踪小孩》书里俯拾皆是。你打开书本,你的眼睛,你的心脏,找不到一点阳光,找不到一点善意。

只有死亡,小孩才能开心起来,因为他们终于解脱了。

有时,世界,没有最基本的善和恶。

南非富豪猥琐孩童,其间,富豪猥亵小孩数量并未减少。个别国家猥亵小孩已臻高潮。在印度,富豪猥亵小孩的罪恶早已登堂入室,在北部印度,女童被强奸、被割掉舌头、被枪杀、被戳穿下体,因资本的力量,司法部门不立案。资本控制司法,已然成为印度司法腐败问题的“重灾区”。

根据印度法院官网数据统计得出:富豪强奸女童的定罪率不足1%。直白地解释是:100名女童被富豪猥亵和强奸儿童,100名女童的家长报警、立案。司法部门的判决结果是:只有1名强奸女童的富豪被定罪,其余99名富豪,要么被保释,要么是无罪。

有时,世界,没有最基本的是和非。

我曾经在印度的某条河段,见到过一位女童。女童在深夜被猥亵,次日,女童父母报警,等了24小时,警察没有立案。再过了1天,女童又他们被轮奸,家属不服,报警,被警察震慑退回,金钱是有力量的。

两年之后,托人询问她们的具体情们。判决书写着,被告先被保释,其后,判决书写着:被告潜逃。女童的母亲,泪流满面,案件成为资本的奴隶。强奸她女儿的人是当地土豪,从事黄赌毒暴利行业。

有一句话,在印度当地传颂很广:“我走在学校的路上,觉得树上的每一片树叶,路边的每一块石头,楼面的每一面墙,都在看着我,都在质问我。一想到,沉冤未雪,很难受,伤口从未愈合,正义从未来临。”

旅行之时,我路过印度某条河段,湍急的流水汹涌地向前流去,穿过沿河稻田中停滞的水面。

遂仔细一看,隐隐约约看到一位开着轿车的成年男子带着一位女童,藏匿河岸之上的树林,平静的河面,河水突然猛涌,风在呼啸。

也许你会质问,富豪猥亵儿童的人间惨案,只存在于南非、印度等资本主义国家。我们的生活里,没有富豪猥亵女童事件。

是的。

2

你愿意阻止富豪猥亵儿童,你只是有一个疑问:富豪们有钱有名有女明星崇拜,为什么会猥亵儿童。富豪们勤奋自律知法懂法,为什么会猥亵儿童。

这也是纳博科夫、弗洛伊德等心理学家一直探索的问题。

结论是:富豪的性变态。

性变态不同于同性恋,性变态者更愿意接近身体素质薄弱的儿童。

男子的性正常行为是:见到脸美胸大臀翘的成年女性,产生性兴奋,籍此,男性生殖器勃起。

男子的性变态行为是:见到意志薄弱的孩童,产生性兴奋,籍此,生殖器勃起,兽性大发,或猥亵或强奸孩童。有一个误区是:精神病者是性变态,有钱有名的富豪不是性变态。临床科学研究结果是:性变态与头脑是否有精神问题没有关系。

头脑清晰的企业家,也可能是性变态。精神病患者也可能是性正常者。

综合弗洛伊德等多名学者的研究理论,可以得出:性变态者拥有惊人的财富之际,非寻常人,加上定罪率低、定罪轻,资本可以左右案件走向,无所不能。由此,性变态者就能成功地克服羞耻心、恐惧感,释放性变态本能,兽性大发,猥亵儿童。

一旦他们能控制性变态本能之时,其他方面又恢复正常,这也是很多人的疑惑,日常为人体贴处世理性的商业领袖,为何会猥亵儿童。譬如,我身边朋友的一个故事是:

在一小地方,一人(抱歉,这人女儿的朋友是公号读者,我不能透露太多信息),这人办事稳妥得体,为人和蔼可亲。他女儿9岁之时,裤子后面,现大面积血块。她伯母询问她怎么出现血块,她说爸爸晚上弄得。次日晚上,她伯母、她母亲(她母亲和父亲已离婚)以及其它亲戚一起对质此事,他父亲头脑已清醒,无比自责,哭泣,最后冲出去,双腿一跪,一头撞在他们家的石墙上,身亡。

富豪性变态的根源是性兴奋的固定性和排他性。

通俗性解释是,倾国倾城的美女站在富豪面前,他的生殖器不会勃起(排他性)。他的性兴奋对象一直是未成年的女童(固定性)。

这世界,有平原,有高山,有湖泊,有荒漠,有冰川。地球的真正独特之处,不在于地球上拥有朋友圈晒海浪、晒太阳、晒度假、晒沙滩的旅游风景区。而是,地球,以它混沌的地貌,以它多元的文化,以以它的慈悲,馈赠人类一种理想主义的精神气质——当地球上出现邪恶的灵魂之时,总有人主动站出来求索战胜邪恶灵魂的解决之道,净化人类。

先是纳博科夫拿着笔,悲愤地研究性变态,他不是为了资本和金钱,他一心只为那个被性侵的小姑娘。

1989年,在安徒生的故乡丹麦,政府官员开始从纳博科夫等学者们的性变态研究作品里,寻求解决之道,也作为国家制定猥亵儿童法律文本的重要参考依据。

由此,丹麦实施对猥亵儿童的罪犯进行“化学阉割”,剥夺猥亵儿童的罪犯的性权,剥夺罪犯的性变态权力,让受害小孩的心灵得以慰藉,让安徒生的灵魂得以安息,也终于确认人类战胜罪恶的不朽起点。

再后来, 波兰、法国等国也加入“化学阉割”强奸儿童的罪犯,正是因为人类果决和罪恶斗争的底色,有意识地掀起世界性侵儿童法治改革的序幕。

3

就在丹麦执行“化学阉割”的5年之后。1994年,一名7岁的美国小女孩被住在她家附近的一名性犯罪分子绑架、遭到强奸后并被杀。

小女孩名字叫做梅根。

梅根被杀之后,事件惊动世界。血光,让人类开始注意女童性侵,媒体对梅根之死进行过详尽报道。

89天后,新泽西州立法机关迅速通过公开性罪犯的相关资料,这就是“梅根法案”的源头。1995年7月27日,众议院提出制定“梅根法案”。

1995年5月7日,众议院通过“梅根法案”。

1996年5月9日,参议院通过“梅根法案”。

1996年5月17日,克林顿签署联邦“梅根法案”。

“梅根法案”的重要内容是:永久公开猥亵强奸儿童的罪犯个人基本信息,譬如房屋、住址等。一朝猥亵儿童,终生无处遁形。至今全美各州及联邦政府都已经拥有自己的性犯罪登记和公告制度。譬如我们随意搜索的宾夕法尼亚州警的“梅根法案”页面,页面上可以登记猥亵儿童罪犯信息,假若罪犯不及时更新信息,再次入狱。页面也有猥琐儿童罪犯的个人详细信息。唯有最耀眼的阳光,才能映照出最黑暗的阴影。

“梅根法案”出台之后,只要涉及儿童的性侵、猥亵,警察直接从重定罪。露身体部位给孩童观看,也直接从重定罪,产生一种强大的震慑力。

美国的路易斯安纳州、奥克拉荷马州、南卡罗来纳州、乔治亚州和蒙塔纳州5州可以对猥亵儿童罪犯判处死刑。路易斯安娜州、阿拉巴马州、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得克萨斯州允许化学阉割猥亵儿童罪犯。

比起印度富豪1%定罪率,美国的定罪率100%,不管你多有钱,只要你猥亵或强奸儿童,结局是:零容忍,从重定罪。

对比仅仅让罪犯失去人身自由的印度。2004年,“梅根法案”更值得借鉴,原因是“梅根法案”已量化到猥亵儿童罪犯出狱之后的具体行为。

譬如,性侵儿童的罪犯,假释期间须佩戴手腕警告标志与电子追踪器。譬如出狱之后,需接受警方问询。譬如出狱之后,胡须、发型等体貌特征变化,也需向警方报告。在佐治亚州,猥亵儿童罪犯出现在距离学校、教堂、公园、滑冰场或泳池300米的地方,可以直接逮捕、从重定罪。

假如法律只让猥亵儿童罪犯失去几年或几十年人身自由。富豪出狱之时,富贵如天,身价过亿,还有可能再次其他伤害儿童。

性变态特征之一是固定性,一辈子迷恋女童。一位加拿大卡尔顿大学心理学教授曾经对 31000 名性犯罪者追踪 5 年后发现,其重犯率为 13.7% ;再对 236 名性犯罪者追踪7年后发现,其重犯率则上升到 28% 。

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法律条文,恰恰说明:罪恶出现,人类能用智慧和善良,战胜横行的罪恶,驱走黑暗力量,拥抱光明。纵目望尽诞生于46亿年的地球,经历3次演变,演变过于巨大,过于壮阔,过于剧烈,随之而来是蓝色的地球,清澈澄明。没有地球的3次阵痛,何来有高原、有草原、有大海、有雪山、有沙漠、有平原的蓝色地球。不面对今天,只能背对未来。

如果法律不从重定罪,不提高猥亵儿童的定罪率,那么,孩子们还可能再次被他猥亵;

法律仅仅是让猥亵儿童的富豪失去几年人身自由,那么,孩子们还可能再次被他猥亵;

如果法律没有规避富豪出狱之后的重犯猥亵儿童行为,那么,孩子还可能再次被他猥亵。

一切可能还会发生。

杜绝儿童未来的伤害,才是告别不堪回首过去的真正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