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刑事犯罪 揭秘浔兴股份实控人10亿撬动100亿之谜

涉嫌刑事犯罪 揭秘浔兴股份实控人10亿撬动100亿之谜

2020年06月17日 17:38:5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6月16日,浔兴股份(002098,SZ)回复了深交所问询函。浔兴股份称,经其向重庆公安局了解,公司实控人王立军被逮捕的原因是“个人涉嫌刑事犯罪”。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前浔兴股份关于王立军被捕原因的说法一直为“涉嫌内幕交易罪”。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王立军的公开资料甚少,作为一个金融从业者,如何赚到第一桶金,进而转变成资本猎手的经历仍然是个谜。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裁判文书被公开,王立军资本运作的蛛丝马迹逐渐显现了出来。

有迹象表明,王立军的并购资金或与唐山境界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山境界实业)有关。

“蛇吞象”:10亿撬动了100亿

2016年11月,浔兴股份的创始人施氏家族将25%的股权作价25亿元卖给了王立军,王立军成为了浔兴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而王立军收购这家100亿元估值的拉链之王时,其手头的资金也仅有10亿元。那么,王立军是如何通过10亿撬动了100亿的盘子的?

据浔兴股份披露,王立军通过其所控制的公司天津汇泽丰企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汇泽丰)对浔兴股份25%股权进行收购。

图片来源:启信宝

彼时,这次杠杆并购迅速引起了交易所的问询,原因在于并购资金的来源太过蹊跷。汇泽丰在并购前(截至2016年9月30日),其10亿元注册资本尚未缴纳,资金、负债总额均为零,净资产为-4520元。

据浔兴股份的回复,2016年11月14日,汇泽丰与嘉兴祺佑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祺佑投资)、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开平支行签订了《一般委托贷款合同》,祺佑投资向汇泽丰提供25亿元委托贷款用以受让浔兴集团持有的浔兴股份25%的股权,该笔贷款为本次收购资金的主要来源。

启信宝显示,祺佑投资最主要的两个出资方分别为汇泽丰和农银创新(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银创新),两者出资金额分别为10亿元和15亿元。

图片来源:记者综合浔兴股份公告、启信宝制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后发现,王立军并购浔兴股份的整体交易过程是这样的:王立军通过汇泽丰出资10亿元,另外农银创新出资15亿元,两家共同注资25亿元给了祺佑投资。祺佑投资将这笔25亿元的资金,通过农业银行唐山开平支行向汇泽丰发放25亿元的委托贷款。汇泽丰拿到贷款后购买浔兴股份25%的股权,又将股权质押给了祺佑投资,作为其履约还款的质押物。

2018年10月,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浔兴股份立案调查,截至目前,调查一直处于进行中,尚未公开调查结论。

2019年8月,王立军被重庆公安局逮捕。浔兴股份的公告称:“于2019年8月10日接到公司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王立军先生家属通知,因涉嫌内幕交易罪,王立军先生已被重庆市公安局实施逮捕。”

此后,浔兴股份对外披露的王立军被逮捕原因一致是家属称的“涉嫌内幕交易罪”。然而,至6月16日,浔兴股份在回复交易所问询函中的原因,则进一步明确为“王立军个人涉嫌刑事犯罪”。

浔兴股份称:“公司于2019年8月10日接到公司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王立军家属通知,获悉王立军于2019年8月5日被重庆公安局以涉嫌内幕交易罪实施逮捕。经公司事后向重庆公安局了解,逮捕原因是王立军个人涉嫌刑事犯罪。目前公安机关已侦查结束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第一桶金:10亿元的本金来自何处?

浔兴股份曾披露过王立军简短的简历。王立军1972年出生,曾就职于中国建设银行唐山分行,并出任天津汇泽丰企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天津东土博金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和Golden East (Singapore) Pte. Ltd.董事。

虽然截至目前,无法彻底弄清楚王立军10亿元的并购本金从何而来,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裁判文书披露,都指向了王立军与唐山境界实业或有关联。

今年5月29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湖南汇垠湘天投资合伙企业、黄居彬、黄举天等其他民事裁定书》。

上述裁定书显示,湖南汇垠湘天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湖南汇垠湘天)为申请人,被申请人名单则包括了汇泽丰、王立军、唐山境界实业以及唐山境界实业的两位重要股东黄居彬和黄举天。

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申请人的财产保全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冻结黄居彬、黄举天、王立军、汇泽丰、唐山境界实业等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人民币160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等值财产。

与上述申请执行案件类似,今年3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湖南汇垠众益投资合伙企业、黄居彬、黄举天等其他民事裁定书》,法院支持了湖南汇垠众益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湖南汇垠众益)的财产保全申请,冻结黄居彬、黄举天、王立军、汇泽丰、唐山境界实业等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人民币450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等值财产。

启信宝显示,唐山境界实业的股东除了黄居彬和黄举天以外,还包括了湖南汇垠众益和湖南汇垠湘天。

图片来源:启信宝截图

那么,为何湖南汇垠众益和湖南汇垠湘天要对黄居彬、黄举天进行财产保全申请?为何当中又牵扯了王立军和汇泽丰?

启信宝显示,湖南汇垠众益和湖南汇垠湘天股权结构类似,第一大股东皆为广州汇垠天粤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汇垠天粤),广州汇垠天粤均持有湖南汇垠众益和湖南汇垠湘天50%股权,而广州汇垠天粤的最终实际控制人为广州市国资委。

在另外一份裁判文书中,湖南汇垠众益指出,王立军并购浔兴股份的资金疑似源于唐山境界实业。湖南汇垠众益表示:“汇泽丰通过祺佑投资转借用于购买浔兴股票的资金疑似挪用湖南汇垠众益作为合伙人向唐山境界实业投入的资金,湖南汇垠众益有必要追回被挪用资金。”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