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解读王振华案:犯罪事实尚够不上升格处罚 新城控股将受此影响

律师解读王振华案:犯罪事实尚够不上升格处罚 新城控股将受此影响

2020年06月17日 21:59:45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讯 6月17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公布了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案的一审判决。法院依据王振华、周燕芬两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经合议庭评议,以猥亵儿童罪判处王振华有期徒刑5年、判处周燕芬有期徒刑4年。

判决一出旋即引发热议,其中最大的争议就在于该案的量刑程度。对于性侵害女童这样严重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犯罪事实,很多人认为仅判处王振华服刑5年的量刑过低。

为此,凤凰网财经记者采访了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殿学律师,王律师表示,猥亵儿童罪存在两档法定刑,从目前已知的信息来看,王振华犯罪事实尚够不上升格处罚(最高15年刑期),因此5年有期徒刑确实已经是顶格处罚。

由于该案目前处于刚刚结束一审判决的阶段,两名被告人仍有机会提出上诉、抗诉。王殿学律师对此表示,若被告人提出上诉、抗诉,二审法院受理后仍需等待2至4个月才会审结。

另外,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荣梅律师还对王振华是否能继续担任新城控股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的问题作出解答。王荣梅律师表示,服刑期间王振华不能担任新城控股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由于新城控股是上交所上市公司,服刑结束后能否担任公司董事、监事或高管,需要关注监管部门届时的相关规定。

王荣梅律师还表示,该案肯定会对新城控股产生影响,从案发后新城控股反应来看,公司反应迅速,得以逃过一劫,但长远来看企业的发展不能过分依赖企业家自身。“一家治理水平好的企业,企业运行应依靠有效的内控制度及积淀的文化来保证企业的良性循环,即使实际控制人偶遇突发事件,但企业依然能正常运转,不受影响。”

量刑太轻引争议

但王振华犯罪事实够不上升格处罚

凤凰网财经:针对这次判决,有不少人反应5年的量刑太轻,请您介绍下相应的量刑依据,是否已经是顶格的处罚?

王殿学:猥亵儿童罪存在两档法定刑,分别为五年以下和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可以判到十五年。因此,从第一档法定刑来看,一审判决判处5年有期徒刑是顶格判处的。问题在于,王振华这个案件能否适用第二档法定刑,即五年以上?根据刑法第237条规定,升格法定刑的情况包括“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有其他恶劣情节的”。从此前媒体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应该是不存在“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的情节,从一审判决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没有认定“其他恶劣情节”。

凤凰网财经:如果5年对于猥亵儿童罪已经是顶格处罚,那是否意味着我们有修改法律的必要?

王殿学:此问题和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一样,法律本身是有很大的量刑幅度的,对情节恶劣的猥亵儿童案件,最高可以判到15年。关键是如何认定“其他恶劣情节”。

凤凰网财经:一审判决之后,假如王振华提起上诉,那么按照以往经验来看,该案何时能够作出终审判决?

王殿学:根据法律规定,在正常情况下,第二审人民法院受理上诉、抗诉案件,应当在二个月以内审结,经省高法批准后,可以延长二个月。另外疫情可能也会有一定的影响。

王振华能否继续任职?

律师:服刑期间无法担任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

凤凰网财经:如果王振华最终锒铛入狱,那么服刑期间,王振华是否可以担任新城控股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刑期满出狱之后,王振华是否有重新担任董事长的资格?

王荣梅:因本案为不公开开庭审理,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根据公开信息可知,上海市普陀区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处王振华有期徒刑5年,虽然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六条条规定,王振华所犯罪行不涉及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或者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等行为,但根据《企业法定代表人登记管理规定》第四条的规定,王振华在服刑期间不能担任新城控股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由于新城控股为上交所上市公司,出狱之后王振华能否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要看其能否当选为董事,因为董事长是董事会从董事中选举的,届时需要根据上交所的相关规定来看。

该案对新城控股将有影响

公司需逐步摆脱对于企业家的依赖

凤凰网财经:王振华一案是否会对新城控股的公司经营和公司内部治理方面产生影响?

王荣梅:因王振华为新城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该案肯定会对新城控股的公司经营和公司内部治理方面产生影响。

本案件最初发生于2019年6月30日,7月3日媒体爆出涉事人员王某某是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当日,新城控股召开董事会,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王振华之子)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行使法定代表人职权;7月4日,国际评级机构普尔、穆迪、惠誉和投资银行高盛,均开始调低对新城系公司的信贷评级及债券评级,几十家基金公司也下调了新城控股的估值价格;7月8日,王振华辞去新城控股所有职务。受此事件影响,新城控股的股票连续暴跌,截至7月8日,新城控股连续几日跌停,公司市值蒸发几百亿元。虽然6月16日,王振华涉嫌猥亵儿童案正式开庭,当日新城控股涨1.67%,报31.6元;17日,新城控股股价在判决结果发布后拉升逾3%,随后回落,截至收盘报32.23元/股,收涨1.99%,但对新城控股而言,很难在短期内完全摆脱王振华案件带来的负面影响。

从新城控股的一系列操作来看,公司的反应很迅速,媒体曝光该事件当日,即7月3日,新城控股即召开董事会选举新的董事长,履行法定代表人职务,暂时使公司躲过一劫,但从长远来看,企业的长久发展不能过于依赖企业家。否则,一旦企业家出现问题,企业就像失去将领的士兵,一盘散沙,严重的甚至一蹶不振,走向破产。一家治理水平好的企业,企业运行应依靠有效的内控制度及积淀的文化来保证企业的良性循环,即使实际控制人偶遇突发事件,企业也依然能正常运转,不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