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陆家嘴灵魂四问:怎能让这么多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无限发货币?
财经

郭树清陆家嘴灵魂四问:怎能让这么多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无限发货币?

2020年06月18日 13:06:0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怎么能够让这么多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去无限量地印发货币呢?

“对于美国来说,外债也不是债。”未来真的能够长久持续下去吗?

通货膨胀真得能像某种找到特效药的瘟疫一样,在世界经济生活中永远消失了吗?

大规模刺激政策进入的时候,四面八方都欢欣鼓舞,将来如何退出?

疫情当前,各国均出台大规模刺激政策,刺激之后的后遗症不得不提前预计到。连续发出这些深刻之问的不是别人,正是央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

6月18日,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郭树清就疫情下如何恢复国民经济正常循环,继续深化金融体系改革开放等话题开展了演讲。

他坦言,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中国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骤降6.8%。一些企业出现生产停摆、收入锐减、资金紧张等多重困难,进出口行业面临供应中断、订单不足、渠道不畅等诸多问题,生存压力较大。

在郭树清看来,疫情灾难造成的损害是一种不可抗的外部冲击,各类市场主体都无法自主回避。银政双方应当积极协商确定救助方案,特别是要做好应急融资接续,同时防范道德风险。

据介绍,应对疫情,银行保险业积极发挥了作用,比如今年政策性银行安排信贷规模比去年多增近1万亿元,债券发行规模也将增加,可用资金大幅提升。另外,国开行和进出口银行安排专项纾困资金,金额合计1000亿元。

保险方面,也很好地发挥了保险特有的抗风险作用。保险资金平均久期为13年,目前保险资金运用余额近20万亿元,而投资企业债券余额只有2.2万亿元,潜力巨大。可将更多资金用于购买企业中长期债券,特别是电信、交通、新老基建等需要巨额中长期资金的行业。

与此同时,疫情也让国际社会变得更加撕裂和复杂。有国际组织预测,发达经济体将陷入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新兴市场将出现近60年来的首次收缩。

为此,郭树清呼吁,“大灾当前,世界各国必须放下分歧,携起手来,紧密合作”。在宏观经济政策领域,国际社会要加强沟通协调,尽可能形成合力,增大正面效果,减少不利影响。

郭树清大胆直言,“在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中,美联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世界央行角色,对全球经济金融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制定政策时过于‘内向’,就有可能侵蚀全球金融稳定的基础,也很可能会透支美元和美国信用”。

为此,他提出,我们都明白,这不是最后的晚餐,因而需要为未来的日子留下余地。

郭树清还提示到,各国已经出台的财政金融刺激措施规模和力度之巨大,史无前例。在初期作用甚大,边际效用逐步在递减。目前来看,疫情还可能在一段较长时期内与我们的生活并行共存。

目前,不少国家和地区还在谋划出台新的刺激措施。郭树清表示,“建议大家三思而行,应当为今后预留一定的政策空间。中国十分珍惜常规状态的货币财政政策,我们不会搞大水漫灌,更不会搞赤字货币化和负利率”。

郭树清在演讲中直言:“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怎么能够让这么多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去无限量地印发货币呢?”

他表示,早在两千多年前,无论中国还是欧洲,都已经有过政府滥铸金属钱币导致经济社会危机的教训,更不用说纸币出现以后人类曾经遭受过的多次灾难。金融业内人士不能不懂得,开出空头支票也必须付出代价。

郭树清还提示到,金融体系富有韧性通常是经济强健的表现,但是当实体经济尚未重启,股票市场却依然高歌猛进、不断上涨。金融市场与实体经济背道而驰,这样的扭曲空前显著。

此外,他还提示到,尽管目前通货膨胀总体还不明显,但考虑到国际供应链恢复还需要较长时间,要素成本会进一步上升,加之货币派生机理变化,通货膨胀也有可能卷土重来。

对于大规模的刺激政策,郭树清也表现出了担忧。他表示,还需要考虑的是,大规模刺激政策将来如何退出。进入的时候,四面八方都欢欣鼓舞,退出的时候可能将十分痛苦。2008年的“量化宽松”刺激政策到现在为止还未完全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