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上十多亿利润不翼而飞,高管提前密集减持,汤臣倍健怎么了?

账上十多亿利润不翼而飞,高管提前密集减持,汤臣倍健怎么了?

2020年06月21日 11:15:51
来源:中访网财经

提及保健食品公司,多数投资者对其的印象是业绩增长稳定且能一定程度抵抗经济周期的波动。

然而汤臣倍健的现状打破了投资者的认知。从2008年到2018年,汤臣倍健的归母净利润从2700万增长至10.02亿,复合年化增长率达到45.23%。而到了2019年,汤臣倍健业绩大变脸,全年实现归母净利润-3.56亿,迎来了上市以来最大亏损。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要知道去年三季报业绩披露归母净利润还有11.91亿,账上十多亿的利润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更加巧合的是,2019年也是汤臣倍健高管密集减持的一年。Choice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汤臣倍健副董事长梁水生、董事总经理林志成、董事汤晖、副总经理蔡良平、副总经理陈宏、监事蒋钢相继开始减持。

账上十多亿利润不翼而飞叠加高管提前密集减持,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汤臣倍健究竟缘何至此,乱象背后早有伏笔。

并购之殇

汤臣倍健对刚刚收购的LSG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10.09亿元,计提无形资产减值准备约5.62亿元。

“通往地狱的路,原本都是想去天堂的。”这句话用来形容汤臣倍健大不为过。

一切的源头都要从一场并购说起。2018年,汤臣倍健斥巨资35.14亿元收购了LSG,是一家澳大利亚从事益生菌生产和销售的企业。根据公开资料,LSG是当地市占率第二的益生菌品牌,旗下产品以Life-Space(益倍适)为主,包含以益生菌粉和胶囊为主要剂型的26种益生菌产品,针对从孕妇、婴儿、儿童、青少年、成年人到老年人群,协助营养素的消化和吸收。

《英才》杂志记者翻阅当年投资者关系会议记录,当年收购LSG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1、拓展及完善在益生菌领域的布局,实现产品线的多元化发展;2、收购LSG是汤臣倍健在全球细分领域市场布局的重要部分,高度契合公司未来产业布局;3、进一步巩固公司的行业领导地位,形成很强的协同效应,快速进入中国线下市场;4、公司品牌全球化的一次实践,是公司国际化元年真正的起点。

有时候,对并购标的未来想象的太美好,往往就会忽略背后隐藏的风险。如果当时汤臣倍健的管理层仔细研究了保健产品的商业模式,便不难发现其中的问题。

我国保健品行业主要渠道可分为直销、电商和传统渠道等。电商份额不断增加,逐步替代传统份额的渠道是近些年来的一个趋势。根据罗兰贝格的统计,电商渠道在中国保健品市场的销售占比从2011年的4%上升至2018年的31.9%。

但是2018年“权健”为代表的一系列事件的出现,导致行业乱象丛生,有关部门在2019年开始推进《电商法》,保健品行业格局巨变。

《电商法》颁布后,由于纳税及对消费者健康所需负担的责任,代购的运营成本增加超出预期。在此影响下,LSG的代购业务规模直接缩水为原来规模的三成左右,2019年LSG全年营业收入约为4亿元,同比下降42.6%。之后,汤臣倍健对刚刚收购的LSG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10.09亿元,计提无形资产减值准备约5.62亿元。

对此,汤臣倍健总经理林志成也曾坦言道,当时我们在并购的时候,虽然已知道2019年即将推出《电子商务法》,但对于这个法规将对行业的冲击预判不足,与实际情况出现比较大的偏差。

在政策环境已经有明显趋势的时候却未能评估其风险,汤臣倍健的管理层也难辞其咎。实际上,商誉减值的隐患在开始并购LSG时就早已埋下:汤臣倍健斥资35.14亿元收购的LSG公司当时净资产仅为1.01亿元,收购溢价高达34倍。从LSG的经营情况来看,2018年便出现颓势,根据公开资料,2018年LSG并表营业收入为2.73亿元,同比2017年LSG的营业收入为4.74亿元人民币,LSG的营业收入在收购后降低42.4%。

劣币驱逐良币

“重销售,轻研发”的模式很难改变消费者对于保健品的偏见观念,甚至会把自身置于“权健”事件影响的余波当中。

纵观近几年商业发展,便不难发现一个现象:掣肘品牌发展的原因往往并不是产品本身的问题,而是被低端玩家所“搅局”。

例如VR设备曾一度被资本所看好,丰富的场景应用令投资者对其市场空间充满美好预期,但是结果却大相径庭,劣质VR设备由于价格便宜,导致许多消费者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买回家,却发现劣质VR设备体验很差,从而误认定所有VR设备的体验感都很差。

“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也发生在了汤臣倍健的身上,受2018年“权健”事件影响,保健品行业面临着消费者信任危机以及高压政策的考验。与此同时,零售药店医保政策在收紧,也冲击到保健食品的销售市场。

根据中康CMH监测数据,2017~2019年,全国药店渠道保健品零售规模增速从5.4%降到0.9%。

保健品行业的冷暖,也深刻体现在了汤臣倍健的业绩上,从某种角度来看,计提减值更像是为公司产品增速放缓的借口。在未计提减值的情况下,汤臣倍健2017~2019年间实现归母净利润7.66亿元、10.02亿元和10.46亿元,同比增长43.17%、30.79%和4.49%。

汤臣倍健要想实现业绩上的突破,势必需要改变消费者的认知,增强品牌知名度。但是从现实情况来看,这一点还是比较难。汤臣倍健2019年研发费用1.26亿元,较2018年1.03亿元略有涨幅,但是销售费用却从2018年12.8亿增长至2019年16.5亿。

“重销售,轻研发”的模式很难改变消费者对于保健品的偏见观念,甚至会把自身置于“权健”事件影响的余波当中。既然已经到了该作抉择的十字路口,汤臣倍健能走对这一步吗?

内容来源:英才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