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光裕假释!掉队的国美,腰斩的身家,翻盘有多难

黄光裕假释!掉队的国美,腰斩的身家,翻盘有多难

2020年06月24日 11:40:13
来源:红星新闻

红星资本局:聚焦资本市场,专注上市公司,提供投资参考。欢迎关注“红星资本局”公众号

刚刚,红星资本局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信获悉,2020年6月2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刑罚执行机关的报请,依法裁定对黄光裕予以假释,假释考验期限自假释之日起至2021年2月16日止。

黄光裕当年被称为一代枭雄,他曾因商业上的成就万人瞩目,也因为胆大妄为而遭受牢狱之灾。黄光裕入狱当年,红星资本局曾飞赴山东,调查涉嫌与黄光裕有关的三联商社、*ST金泰等公司的情况。

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图据东方ic

12年过去了,黄光裕的时代早已远去,如今再度归来的他,还能不能在江湖有一席之地?

而回顾当年黄光裕的牢狱之灾,他到底干了些什么?

黄光裕干了啥

2004年6月,国美电器以借壳方式登陆港股市场,黄光裕的个人资产也在那年突破百亿,年仅35岁便问鼎中国首富,身家最高时达到430亿元。那也是国美最美好的年代,黄光裕一往无前,除了稳坐家电零售霸主之外,他也开始涉足地产和金融,进一步扩大国美版图。

11.jpg

国美电器门店,图据大众点评

但是,自从公司登陆资本市场,黄光裕的思路和野心也发生了转变。资本市场借力,既让国美在当年成为全国第一,也由此打开了黄光裕人生的另一扇门,并最终将他送进了监狱。

2007年-2008年,对于黄光裕是非常重要的一段时间,他干了很多违法的事,主要涉及非法经营、内幕交易以及单位行贿。

特别是股票内幕交易,在那段时间,A股多家上市公司股价操纵均被指与黄光裕有关。其中,根据当年证监会通报称:对三联商社(现国美通讯)、中关村股票异常交易立案侦查,调查过程中发现北京鹏润投资有限公司有重大违法违规嫌疑,涉及金额巨大。鹏润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正是黄光裕。

而黄光裕之兄黄俊钦控股的*ST金泰股价,也被指黄光裕参与操纵。当时,*ST金泰曾经连续拉出42个涨停板,成为一大“妖股”,还创下了当年的涨停板纪录,引发市场强烈关注和巨大争议。

为此,当年红星资本局还曾飞赴山东,调查涉嫌与黄光裕有关的三联商社、*ST金泰等公司的情况。发现黄光裕通过一家不知名的小公司山东龙脊岛建设有限公司,以曲线救国的方式间接控股三联商社,悄然将其收归麾下,并为日后重组为国美通讯打下了基础。此外,*ST金泰虽由黄光裕的胞兄黄俊钦实际控制,但没有证据表明黄光裕参与了股价操纵。

最终,法院也认定,只有中关村股票异常交易案与黄光裕有关;而*ST金泰股价异常案则与黄光裕之兄黄俊钦有关。

2008年11月,黄光裕因商业犯罪被查,随后被刑事拘留,涉及的罪名就包括非法经营、内幕交易以及单位行贿。随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黄光裕案,他因上述罪名被判有期徒刑14年,罚金6亿元,并没收2亿元财产。

中关村内幕交易获利近4亿

2012年5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了黄光裕案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的详情。

最高人民法院披露,2007年4月,中关村上市公司拟与鹏泰公司进行资产置换,中关村实际控制人黄光裕参与了该项重大资产置换的运作和决策。在该信息公告前,黄光裕决定并指令他人借用身份证,开立个人股票账户并由其直接控制。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间,黄光裕累计购入中关村股票976万余股,成交额共计人民币9310万余元,账面收益348万余元。

2007年7、8月,中关村上市公司拟收购鹏润控股公司全部股权进行重组。在该信息公告前,黄光裕指使他人用79人的身份证开立相关个人股票账户,并安排被告人杜鹃协助管理以上股票账户。2007年8月13日至9月28日间,黄光裕指使他人使用上述账户累计购入中关村股票1.04亿余股,成交额共计13.22亿余元,账面收益3.06亿余元。

期间,被告人许钟民(时任中关村董事长)明知黄光裕利用上述内幕信息进行中关村股票交易,仍接受黄光裕的指令,在广东借用他人身份证开立个人股票账户或直接借用他人股票账户,于同年8月13日至9月28日间,累计购入中关村股票3166万余股,成交额共计4.14亿余元,账面收益9021万余元。

被告人许钟民还将中关村上市公司拟重组的内幕信息,故意泄露给其妻李善娟及相怀珠(公安部经侦局原副局长)等人。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根据被告人黄光裕、杜鹃、许钟民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以被告人黄光裕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没收个人部分财产2亿元;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6亿元;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6亿元,没收个人部分财产2亿元。

以被告人杜鹃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2亿元。以被告人许钟民犯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1亿元;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1亿元。

除了内幕交易外,黄光裕的行贿也导致了众多官员落马,黄光裕自己供认了对多名官员的行贿。据新京报报道,后经查明,黄光裕案的涉案官员数量众多,包括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公安部经侦局原副局长相怀珠,曾任商务部条法司原正局级巡视员郭京毅,曾任国税总局稽查处长孙海渟等官员。这些官员因黄光裕案及其他案并发,后来被判处有期徒刑10余年至死缓不等。

黄光裕的难题:

国美零售三年巨亏近80亿

12年过去了,黄光裕再度归来,能否追回失去的12年,重现国美昔日的辉煌?摆在出狱后的黄光裕面前还有诸多难题。

最直观的业绩表现是,在过去的几年中,龙头公司国美零售(00493.HK)已经接连亏损4年。红星资本局查阅最近三年(2017年-2019年)财报数据,国美零售分别亏损4.5亿元、48.87亿元、25.9亿元,三年合计亏损79.27亿元。

12.jpg

如今某国美卖场,图据大众点评

国美零售2019年全年营收只有594.83亿元。与之对比的是,当年的“小弟”苏宁同期收入已达2703.15亿元,净利润110.16亿元,将国美远远抛在了身后。

事实上早在十年前,国美的营收便已超过500亿元。这也意味着,整整十年时间,国美几乎还在原地踏步。

这显然也与黄光裕入狱直接有关。从2008年黄光裕被带走调查,到2010年宣判,国美的发展几乎陷入停滞。黄光裕入狱既是国美历史上的转折点,也成为苏宁弯道超车的关键时期。特别是2010年苏宁开始全面电商战略转型,国美大大落后。

在黄光裕案宣判后,其妻子杜鹃被判缓期三年执行,她重新将精力投入国美,经过一系列权力斗争后,杜鹃重掌国美大权“代夫出战”,并于2011年重启战略扩张。不过,对于后面市场上出现的“电商大战”,国美准备似乎严重不足,江湖格局已经大变,国美的对手已经不仅仅是苏宁,还出现了京东、天猫这样更强大的新对手。

到2017年的时候,京东已占到全渠道份额的26.5%,苏宁第二,天猫第三,国美则已经掉到了第四位,份额占比仅仅6.2%。到了2019年,2019年国美在家电市场总销售中的份额剩下5.8%,约为苏宁的四分之一。

黄光裕需要面对的是,在家电零售市场,曾经呼风唤雨的国美早已辉煌不在,滑出了第一梯队。而他的身家,也早已伴随国美股价大跌遭遇腰斩。

据2019年胡润百富榜显示,黄光裕家族财富225亿元,已经蒸发了超过20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