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易创新讲故事“自救”背后:全球200亿市场撑不起千亿市值
财经

兆易创新讲故事“自救”背后:全球200亿市场撑不起千亿市值

2020年07月01日 17:55:26
来源:德林社

文|金卫

6月29日,芯片巨头中芯国际回归A股之际,兆易创新清仓了中芯国际的H股,套现了7.76亿。按兆易创新的公告说法,这是应公司资金规划要求,为优化公司资产结构,减少账面金融资产比重。

当天晚上,证监会发布报告,同意中芯国际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从6月1日申报获上交所受理到6月19日上会通过,直至最后证监会批准注册,中芯国际所用流程时间不到一个月。在上市当头,兆易创新却减持套现,这像是给中芯国际一个“下马威”。

市值超过1100亿的兆易创新是真的需要钱了吗?还是另有隐情?

不管如何,摆在这家千亿市值公司面前的一个重要难题是,主营产品之一在全球仅仅200亿市场规模,如何撑得起自身的千亿市值,兆易创新需要持续找到新故事,否则千亿市值将成为不可承受之重。

兆易创新的估值之危

兆易创新是在2017年12月,通过境外全资子公司“芯技佳易”以每股10.65港元价格认购的中芯国际(0981.HK)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股份,共计5000余万股。自今年3月以来,中芯国际不断上涨,短短数月,股价从12港元一线涨到如今的27港元,这段时间也恰是芯技佳易清仓的时段。

目前,兆易创新的主营产品 NOR Flash闪存芯片产品在全球市场不过200亿规模,但是赶上半导体这趟列车,兆易创新成为罕见的大牛股,自2019年5月起,公司股价开启了波澜壮阔的涨幅,从去年最低51元涨到今年2月最高305元,整整6倍,目前回落至230元区间。

虽然有所回落,但目前兆易创新的总市值依然超过1100亿,市盈率高达165倍。

如此高的市值,需要一个更大的市场才能容纳,于是兆易创新将目光瞄准了规模更大的DRAM动态存储器市场。兆易创新清仓中芯国际,表面上是优化公司资金结构,真正的因素可能是兆易创新过去依靠中芯国际代工NOR闪存芯片市场,现在不再那么需要了,资本也需要兆易创新一个新的故事。

兆易创新是闪存芯片设计企业,主营闪存芯片及其衍生产品的研发、技术支持和销售,属于“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中的“集成电路设计”行业。

2019年,兆易创新营业收入实现32.03亿元,同比增长42.62%;净利润6.07亿元,同比增幅49.85%。

2020年一季度,兆易创新继续保持着高速增长,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达到8.05亿元和1.68亿元的规模,同比增幅分别为76.51%和323.24%。

截止6月30日收盘,兆易创新的股价为235.9元,总市值达到1111亿元,动态市盈率达到165倍。

显然,这样的业绩不能支撑起如此高的估值。而且业绩天花板背后,则是NOR Flash闪存芯片产品在全球市场不过200亿规模的天花板。

NOR容量有限,瞄准DRAM市场

集成电路产业链主要由集成电路设计、晶圆制造、封装和测试等环节组成。兆易创新作为半导体设计企业,自成立以来一直采取 Fabless 模式(经营模式之一),专注于集成电路设计及最终销售环节,将晶圆制造、 封装和测试等环节外包给专门的晶圆代工、封装及测试厂商。

从公司年报上看,存储芯片的营收达到25.5亿,占到总营收的八成。其主营的闪存芯片产品主要为NOR Flash和NAND Flash 两类,前者是核心产品。2019年NOR Flash 产品的累计出货量已经超过100亿颗,根据CINNO Research产业研究,公司NOR Flash在第三季度跃居全球第三,市场份额达到18.3%。

而兆易创新所主打的NOR Flash市场之所以扩大,主要在于Nor Flash领域的龙头公司美光、Cypress在2017年先后宣布退出毛利率较低的Nor Flash领域,导致Nor Flash出现供应短缺,兆易创新积极抢占Nor Flash市场,这背后又离不开中芯国际代工扩产的支持。

在整个半导体存储器产品中,占比最大的是DRAM动态存储器,达到58%的比例,整体规模约为900-1000亿美金;第二大的是NAND Flash,约有500亿美金的规模;NOR占比2%,规模为30亿美金,约人民币200亿。

由于市场的容量的差异,NOR的吸引力在减小,国际玩家纷纷退出,兆易创新也将目光瞄准了更阔的DRAM市场。

2019年易兆创新的年报表示,存储芯片领域中 DRAM 等通用型产品市场规模较大,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公司积极整合产 业资源,布局 DRAM 产品领域,进一步拓展并丰富公司产品线,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和行业影响力。

兆易创新的新故事

2019年9月,兆易创新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43亿,用于DRAM芯片自主研发及产业化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几乎同时,兆易创新的DRAM项目组建了由数十名资深工程师组成的核心研发团 队,涵盖前端设计、后端产品测试与验证。并与合肥长鑫集成电路开展在DRAM领域的合作。

今年6月4日,兆易创新发布了43亿定增结果:资本大佬葛卫东认购近15亿元,新加坡政府投资有限公司(GIC Private Limited)认购了19.94亿元,还有博时基金公司等其他3名发行对象认购了剩余的股份数量。

兆易创新表示,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实施完毕后,将新增对DRAM产品的销售,扩大存储器产品的种类与规模,存储器业务板块的收入占比将提升,收入构成将更加丰富,并能大幅提高公司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及后续发展空间,为公司经营业绩的进一步提升提供保证。

兆易创新在2017年底入股中芯国际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借助中芯国际的代工能力,扩大公司在NOR市场的份额。现在,公司将方向转向了DRAM市场,对中芯国际的诉求不再那么强烈,兆易创新清仓中芯国际也就在情理之中。

不过,这个新故事,真的能讲得通吗?

事实上,NOR Flash的市场并不是一直萎缩。据深圳市芯天下技术有限公司执行副总裁王彬的公开演讲报告显示:2011-2016年期间,NOR Flash基本上供大于需,市场也趋于下行。到2018年,物联网的蓬勃发展带动整个NOR Flash需求快速上升,其需求的增长率超过供应的增长率。近年来,随着物联网的发展,很多新型市场兴起,NOR Flash的需求增加,推动代码存储器市场规模上涨到30亿美金。“可以预见的是,伴随几个高速增长市场对代码存储器的需求增加,2021年代码存储器的全球市场规模会快速增长。”

另外,根据Morgan Stanley 研究报告评估,预计2020年NOR Flash全球营收较 2019年相比将迎来3%的增长,随着物联网的普及、5G基站建设、汽车智能化的不断推进,以及TWS耳机功能的日益增多,NOR Flash产品将有望迎来更多增量需求。

新方向上面,据智研发布报告,2018 年全球DRAM市场上中国占比高达 42.8%,但自给率几乎为零。而目前的DRAM市场上,几乎完全由韩国三星、韩国海力士、美国美光三大企业全部瓜分。

对于兆易创新来说,放弃一个成熟的市场,迎战一个新的市场,不仅面临资金的考验,还有人才、技术等考验。但对于资本市场而言,DRAM的市场更为广阔、毛利率更高,尤其是对于这样一个市值超千亿、市盈率165倍的公司而言,需要一个新的故事,才能撑起如此大的市值。

资本市场上从来就有一个铁律,当野心撑不起估值时,就是泡沫破灭之日,但愿兆易创新能让自己的新故事野心成为现实,避免泡沫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