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真被骗了!3人私刻老干妈公章,金融圈萝卜章事件也不少

腾讯真被骗了!3人私刻老干妈公章,金融圈萝卜章事件也不少

2020年07月01日 19:11:16
来源:证券时报

原标题:腾讯真被骗了!3人私刻老干妈公章,竟为套取游戏礼包,目前已刑拘…金融圈萝卜章事件也不少

腾讯居然被骗了?和老干妈的1600万合同纠纷有了新的进展。

6月30日,腾讯起诉老干妈一事引发关注,两家看上去无甚关联的企业被一纸民事裁判文书推上舆论浪尖。然而,故事一夜之间发生神转折。当晚,老干妈发布公告称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7月1日,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曹某、刘某利、郑某君3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目前,3人因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老干妈喊冤,此事与我无关

老干妈因拖欠广告费被起诉的讨论持续发酵,6月30日晚,沉默了一天的老干妈公司发布声明回应。

声明显示,2020年6月10日,老干妈接到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委托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送达的相关法律文书。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服务合同纠纷为由起诉老干妈并申请财产保全。

老干妈表示,公司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公司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老干妈称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于2020年6月20日决定对此案予以立案侦查。

7月1日,贵州市警方发布通报显示,近日老干妈公司报案称:有不法人员冒充该公司名义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导致被腾讯公司起诉。

贵州警方查明,犯罪嫌疑人曹某(男,36岁)、刘某利(女,40岁)、郑某君(女,37岁)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目前,3人因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查封冻结千万财产,是一场误会?

回溯本案,事件起因是一起服务合同纠纷。此前,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发布了一则民事裁定书显示,原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起诉被告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销售有限公司、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并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请求查封、冻结被告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万元的财产。目前,案件申请费5000元已由原告预交,相关查封、冻结裁定也自裁定书送达后立即执行。

腾讯方面对时报君表示,此事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了千万元市场合作,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腾讯被迫依法起诉,申请资产保全,法院裁定冻结对方企业账户。

腾讯称,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侧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目前案件在法院具体审理过程中。

一位法律从业人士对时报君表示,虽然法院民事裁定书在6月29日发布,但立案可能是很早之前。“如果腾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起诉老干妈,并申请查封冻结资产,这是合理的。在刑事案件查明之后,可以推翻先前的认定并解封资产。”该人士称。

不过,也有网友表示疑惑,费这么大劲,签了一千六百多万的广告合约,竟然只是为了骗配送的网游礼包?法院裁决过程中为什么老干妈没提出是有人伪造啊?法院判决了事情闹大了才说是人家被骗,很诡异啊?

支付宝凑热闹,腾讯:辣椒酱不香了

贵州警方声明出来之后,腾讯的老对手支付宝也跟着出来凑热闹:希望天下无假章。

而腾讯则迅速在B站发了一条动态:今天中午的辣椒酱突然不香了。

随后,腾讯公司在官方微博回应“被骗”一事,称一言难尽,并为了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以1000瓶老干妈为礼品征求类似线索。

“萝卜章”案件频发,可能面临刑罚

事实上,因“萝卜章”引起的案件频发,伪造公章并用以签订合同可能构成刑事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的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罚金。

另外,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了合同诈骗罪的有关情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最高可处以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具体情形包括:

(一)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

(二)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

(三)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

(四)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

(五)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资本市场“萝卜章”也不少

在资本市场,“萝卜章”引发的闹剧屡见不鲜,有知名券商因此领到证监会史上最严罚单,也有公司受此影响股价一蹶不振,最终走向退市……时报君对“萝卜章”事件作出大致梳理如下:

国海证券“萝卜章”:证监会开最严罚单

2016年12月13日,国海证券发生债券风险事件,公司原员工张杨等人,以国海证券名义在外开展债券代持交易,未了结合约金额约200亿元,涉及金融机构20余家,给债券市场造成严重不良影响。因“萝卜章”事件,2017年5月证监会公布了对国海证券的处罚,包括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一年、暂停新开证券账户一年、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有关文件一年。不少分析人士称,三条业务同时被暂停一年,在证券业中还是头一次,也是众多领过罚单的券商中,最严重的一次。

侨兴债“萝卜章”:120亿元非法募资大案

2016年12月,侨兴债3亿债券逾期事件引市场各界广泛关注。据了解,侨兴电信和侨兴电讯两家企业各发行了5亿债券,本息合计11.46亿元,彼时,已经到期的债券共计3.12亿元,两家公司表示,已到期债券因资金周转困难无法按时还款。

而作为承保机构的浙商财险拿着广发银行开具的保函实施反担保赔偿请求时,被广发银行验证保函为假。广发银行表示,经鉴定,相关担保文件、公章、私章均系伪造,为不法分子假冒银行名义出具的虚假银行履约保函。

2017年12月19日,银监会公布“侨兴债”违约事件的调查和处罚结果。这是一个由10亿元私募债违约而牵出的120亿元非法募资的大案。在侨兴集团共涉资的120亿元中,大头资金实则来自于多家银行的自营或理财资金。由于“侨兴债”的担保函印章、姓名印章均系伪造(俗称萝卜章),多家银行被假保函所骗而投资。

海通证券“萝卜章”:销售总监集资诈骗近千万

2018年8月,海通证券一营业部销售总监夏泳因伪造公章集资诈骗,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江苏省镇江市润州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显示,夏泳在2014至2017年间,以虚假的证明文件和高回报率为诱饵,虚构购买私募基金、公司内部理财产品等资金用途,向8位投资者非法集资1209万元,其中除去支付的利息295.5万元,实际骗取人民币913.5万元。

华业资本“萝卜章”:深陷债务危机,面退成结局2018年9月28日,华业资本公告,公司投资的101.89亿元应收账款的转让方恒韵医药或涉嫌伪造印章,存在虚构与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的可能,上述应收账款将面临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的风险。受百亿债权“萝卜章”事件影响,陷入债务危机的华业资本股价一路暴跌。2019年12月4日晚间,上交所公告,依法依规作出*ST华业股票终止上市(退市)决定,这是沪市第2家、A股市场第7家面值退市公司。

15兴安债“萝卜章”:财富证券、中泰信托两度对簿公堂

中泰信托与财富证券纠纷起始于15兴安债(代码为1580303)的买卖及回购。

2017年1月16日,财富证券与中泰信托就“中泰债券投资(HH1期)单一资金信托”产品中的15兴安债、16红果小微债买卖签订《债券远期买卖协议》。不过,中泰信托未按《债券远期买卖协议》约定的时间回购上述两债券,双方进行了多次延期。最终,因中泰信托公司仍未向财富证券公司回购该15兴安债,财富证券将中泰信托告上了法庭。

一审法院认为,财富证券与中泰信托就“中泰债券投资(HH1期)单一资金信托”产品买卖所签订的系列《债券远期买卖协议》,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按协议约定履行相应的权利和义务。中泰信托称双方之间没有签订《债券远期买卖协议》,该协议上所盖产品章系伪造,理由不能成立。

最终,一审法院作出判决:

一、中泰信托继续履行与财富证券签订的《债券远期买卖协议》,自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财富证券支付买入面值1亿元, 15兴安债债券对价款103397300元。

二、中泰信托向财富证券支付违约金(违约金以103397300元为基数,按照日利率万分之三的标准,自2017年4月18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买入该判决第一项债券对价款之日止)。如果未按该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97050元,由中泰信托负担。

2019年6月,中泰信托因与财富证券债券回购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一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中泰信托认为,涉案的《债券远期买卖协议》加盖的“中泰债券投资(HH1期)单一资金信托专用章”系伪造,多份协议为信托产品的委托人北京康思资本冒用其产品名义所签,并在二审中提交了一系列证据,包括交易发生时康思资本法定代表人承认私刻公章签署协议等。

2020年1月,最高法作出了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一审认定此前4笔交易的《债券远期买卖协议》与涉案2017年1月16日《债券远期买卖协议》一样,当事人不是中泰信托。即从头到位签订合同的都是康思资本,盖有“中泰债券投资(HH1期)单一资金信托专用章”,则是“私刻”公章。中泰信托是按照康思资本出具的委托人指令,与财富证券进行交易的。

最终,最高法驳回了财富证券的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970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97050元,均由财富证券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