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踩雷20亿!哈药股份高息投资失算,陷入业绩泥潭

投资踩雷20亿!哈药股份高息投资失算,陷入业绩泥潭

2020年07月01日 21:39:07
来源:华夏时报

投资踩雷20亿!哈药股份高息投资失算,陷入业绩泥潭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于娜 见习记者 王瑜 北京报道

在新冠疫情影响下,美国保健业巨头GNC Holdings Inc.(以下简称“GNC”)走到了申请破产重整的地步。这让大洋彼岸的哈药股份(SH:600664)遭遇一记重击。

6月24日晚间,GNC最大股东哈药股份发布公告披露了GNC重整的两个方案:“独立重整”和“出售计划”。其中“出售计划”方案的核心是:哈药集团追加7.6 亿美元完成对GNC的收购。

但无论是那种计划,都让哈药股份在资本市场的处境雪上加霜。

6月29日,哈药股份跌幅8.11%,成交量61万手,远高于过去两个月日均20万手成交量。遭遇大规模抛售后,哈药股份6月30日紧急发布澄清公告,强调参与重整计划的主体是哈药股份的控股股东哈药集团,并且强调出售计划在形式、金额等方面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一直以来,研发和产品创新是哈药股份的短板,因此其将产品创新寄托在收购海外企业上。哈药股份称:“公司将充分借助GNC的产品优势,有效丰富公司保健品的产品品类及产品储备,增强公司产品的竞争力,为公司大健康产业发展提供坚强保障“。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收购GNC对哈药股份的帮助并不大。在营收下降的情况下,收购GNC需要支付大量资金,可能会影响哈药股份发展;而权健事件之后,国内保健品市场并不乐观。

高息投资失算

作为全国医药行业首家上市公司,哈药股份依靠巨额广告支出与明星代言等模式,开启了“哈药模式”的高光时刻。特别是旗下的保健品品牌“盖中盖”、“三精”等,开创了国内保健品先河。

收购GNC,原本是哈药股份“进可攻、退可守”的妙算。

创立于1935年的GNC是世界保健品巨头,拥有1500种健康产品,覆盖膳食补充剂、运动健身补剂、体重管理等各个领域。其经营网络在北美有约2900家自营店及加盟店,在国际市场有约1900家加盟店。

但自2015年以来,GNC业绩不甚理想,开始多次发行可转债以偿还大量即将到期的债务。哈药股份看到了收购世界保健品巨头的希望,从2018年至2019年2月,以分三次支付的形式认购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款项。

从哈药集团变更收购主体也能体现GNC的缺钱程度。

哈药集团于2017年开始与GNC接触,彼时的收购主体是哈药集团的另一家控股子公司人民同泰。但是由于GNC希望收购资金能尽快到账,人民同泰的资金筹措能力逊于哈药股份,于是哈药集团在一月之内将收购主体变更为哈药股份。

曾因收购主体临时变更、收购标的业绩亏损等问题受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但是这些并没有挡住哈药股份收购的步伐。

在哈药股份的资金支持下,GNC扭亏为盈,2018年净利润为0.70亿元,但是好景不长,2019年再次亏损,亏损额为0.35亿元。

根据哈药股份披露:持有可转换优先股可以确保获得6.5%的股息;若GNC经营好转,公司可根据意愿转为普通股,确保投资人利益最大化。

但GNC的破产让哈药股份的投资收益成了泡影:作为可转换优先股股东,哈药股份偿还次序位列普通债权人之后,无法得到优先清偿。

6月23日,哈药股份披露公告,若GNC可转换优先股总计20.49亿元投资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将冲减留存收益;若累计1.71亿元的应收股利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将计入当期损益。

GNC一季报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4.73亿美元,同比下降16.3%;净利润亏损2亿美元,同比下降1211.01%;据哈药股份披露公告,截至2020年5月6日,GNC在疫情期间被迫关停了约40%(1300家)门店,其中一部分可能面临永久关店。

而早在疫情之前,GNC早已陷入持续亏损和缺乏流动性的泥沼中。收购前的2016和2017年,GNC净利润分别为-2.86亿美元和-1.49亿美元;年末净资产分别为-0.95亿美元和-1.62 亿美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04.6%和112.2%。

艾赢战略首席分析师吕刚认为,GNC为典型重资产运营,商业模式受到了新业态的冲击。在电商快速发展的今天,GNC零售店的同店销售额以及人流量快速下降,为此GNC在2016年计提了30亿元的长期资产减值,导致大幅亏损。而此后GNC也并未解决业态布局问题,直到疫情给其沉重一击。

陷入业绩泥潭

进入破产倒计时的GNC也将其“金主”拖入泥潭。

作为国内医药行业首家上市公司,哈药股份遭遇六年营收持续下滑,最近三年净利润三连降的局面。

2016年是哈药股份最近的一次高光时刻,净利润7.88亿元,同比上涨35.85%;毛利率26.44%,同比上涨6.06%。之后哈药股份便开始一路下跌。2017年—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07亿元、3.46亿元、0.56亿元,同比下滑幅度分别为48.36%、14.95%、83.88%。

哈药股份主营业务分为原料药、化学制剂、中药、生物制剂、保健品,5大业务板块营收均出现大幅下降:2019年哈药股份营收118.25亿元,净利润0.56亿元,扣非净利润为亏损0.12亿元。其中原料药和保健品下降幅度最大,分别为40.32%、33%。。

以保健品为例,哈药股份曾以“新盖中盖”、“三精”等产品打响知名度,近年来未能推出受市场关注的新单品,老“爆款”也表现乏力。本报记者从哈药官方旗舰店看到,销售量排名前列的产品仍然是十年前推出的“哈药钙铁锌口服液”和“新盖中盖高钙片‘’。在平均毛利率高达63.8%的保健品行业,哈药股份保健品毛利49.22%,同比下降14.87%。

备受诟病的还有其销售费用居高不下。2019年销售费用为8.61亿元,同比增加39.03%.研发费用为1.25亿元,同比下降8.83%,研发仅占营业收入的1.15%。

因此,缺乏新品和研发能力的哈药股份将GNC当做救命稻草,试图以GNC的产品结合自身销售渠道和经验,打开中国保健品市场,重塑“哈药模式”的辉煌;而GNC外强中干,负债高企又深受重资产模式桎梏,亟需资金缓解流动性问题。这场各有所图的“联姻”最终能否成功,还有待考证。

记者就哈药股份和GNC亏损问题联络哈药股份董秘办公室,截止发稿未收到回复。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