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想让你,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财经

多想让你,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2020年07月02日 15:28:02
来源: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

☑ 作者:陈雪琴(华夏幸福研究院研究员)_

由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撰写,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都市圈极限通勤研究》,基于联通智慧足迹手机信令数据,选取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十大都市圈,试图以人和交通的流动为观察视角,通过分析居民日常通勤情况,对比各都市圈极端通勤人群的分布和特征,勾勒城市边界和轮廓,探索城市发展和未来。

从“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到现今西南区的科技、商贸、金融中心,成都作为西南地区唯一一个副省级特大城市,对人才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一直以来,成都都被认为是 一个让时间慢下来的城市,“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然而,在这座让人“ 来了就不想走”的安逸之城外表下,是来往于职住的通勤人群日复一日的奔波。

在经济发展的滚滚洪流下,人们的通勤方式和效率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极端通勤人群的存在,让我们看到了成都的另一个侧面,是近年来成都快速发展、跻身中国最具经济活力城市的鲜明写照。

人们印象中的“休闲之都”,在大数据面前,已然成为一个通勤焦虑之城。

或许,夜晚的成都,在街头闲庭信步的绝大多数是慕天府之名而来的游客,而非奔波于居与职之间的成都人,属于他们的夜晚,匆匆消失在了闪烁的霓虹灯后。

23.8km&76分钟,这是成都的极限通勤者

2017年,成都常住人口1600多万人。本研究利用联通手机信令数据,并通过合理扩样,得出成都有效通勤用户数据共188.85万份,占成都常住人口总数的11.80%。其中,按照通勤距离最远的10%分析,识别出 极端通勤人群数量为613,444 人

本次研究的研究区域,包括成都市市域,德阳市的旌阳区、广汉市、什邡市、中江县,眉山市的彭山县、仁寿县以及雅安市的名山区、芦山县等。

从单程通勤距离来看,成都全部通勤人群的平均直线通勤距离为8.1公里。其中,直线距离在6km以下的人数占到了50%。12km以下的人数占到了80%。提取通勤距离最远的10%作为极端通勤人群,发现断裂点为16.1km。 极端通勤人群平均通勤距离为23.8km。通勤距离超过24km的极端通勤人数占全部通勤人员的比例为4.19%。

从单程通勤时间来看,成都市全部通勤人群的单程平均通勤时间为46分钟,仅比北京的通勤时间少12分钟。63%的通勤人群通勤时间在70分钟以上,43%的通勤人群通勤时间在90分钟以上。相比而言, 极端通勤人群每天路上耗时极高,平均通勤时间达到76分钟。 大部分极端通勤人群的单程通勤时间为30~80分钟,但仍存在通勤时间大于3小时的极端通勤人员。

从温江、郫都、龙泉驿到武侯去上班

从通勤区域来看,成都区域的人口通勤范围主要集中于成都市的二环和三环之间,重点分布在成都市的武侯区、锦江区、成华区、金牛区,以及三环外的高新区和天府新区,几个区域形成连续的大片热点。同时,根据人口流动图可以看出,成都的城市发展逐渐向南部扩展,其中锦江区的“春熙路-盐市口”、武侯区的“金融城”、高新区的“大源”、“中和”等是最重要的极端通勤人群工作地

进一步勾画极端通勤人群的OD通勤路线,即识别通勤人员由居住地和工作地组成的通勤路径。本研究发现极端通勤人群的通勤路径呈现由内郊区叫外郊区逐步减弱的趋势。其中,温江区、郫都区和龙泉驿区到市区武侯区的通勤最为密集;其次为新都、郫县、龙泉驿区、彭州、双流等与市区及之间的通勤。

从通勤热度来看,居住郫都区到武侯区上班的通勤流动热度最强。

同时,可以看出热度最高的工作目的地都是武侯区,其次是双流区及其他成都市中心区域。同时,根据分类加总各个基站极端通勤人口的数量,可以发现双流区和广汉市是居住地最为集中的区域武侯区是极端通勤人群工作最集中的区域,远高于其后的双流区、郫都区,极端通勤人群的工作地有明显的区域分异。

典型居住地和典型工作地

选取成华、广汉、双流三个极端通勤人群分布最集中的区域作为典型居住地,选取春熙路、天府新区两个极端通勤人群集中工作地作为作为典型工作地,以进一步分析极端通勤人群典型居住地和工作地的通勤流动特征。

成华、双流、广汉三个片区分别是成都城内、近郊、远郊的代表,居住在这三个典型片区的极端通勤人群向外的工作流动特征存在一些差异。

相对而言,居住在城内和近郊的极端通勤人群工作流动主要向远郊。居住在成华片区的极端通勤人群工作地主要在三环和四环之间,向西到郫都区、温江区、双流区的人群多于向东到青白江区、龙泉驿区的人群,少部分沿交通线散布到周边乡镇。居住在双流片区的极端通勤人群流向西北方向郫都区、金牛区工作的比例最高,主要为向北流动,少部分流向南部的乡镇。居住在远郊广汉片区的极端通勤人群主要向南流动,到近郊和城内工作。

春熙路是典型的城内工作集聚区,天府新区是郊区的工作集聚点,两个典型工作集聚地的极端通勤人群流动特征表现出一定差异。

流向春熙路工作的极端通勤人群呈现兵分六路的特征,由外围郫都区、温江区、双流区、龙泉驿区、新都区沿交通干线向春熙路流动。天府新区位于主城以南,极端通勤人群主要来源于其北部主城二环内,少部分从南部、东西向的乡镇向工作地流入。

成都都市圈拓展方向

成都极端通勤的背后,是成都都市圈的快速发展。2017年,成都市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3889.39亿元,同比增长8.1%,高于全国1.2个百分点。2016年成都新登记市场主体户数、市场主体总户数、期末注册资本总额均仅次于深圳,居全国副省级城市第二,新增注册资本仅次于深圳和杭州居第三,全国每新登记50家市场主体1家便在成都,平均每个工作日诞生1333户市场主体。

基于互联网定位大数据的成都市人口活动热力图,可以看出成都人口活动集中在三环以内的市区,成都市居住中心、就业中心、生活动心高度重合,包括金牛区、锦江区、成华区、武侯区等,并且沿交通线向外拓展,城市生长方向与交通路网有着密切的联系。

从成都市区内部的发展来看,由于天府新区带动,成都市域内部向南发展趋势明显。在成都城市发展“东进、南拓、西控、北改、中优”的主基调下,“向东向南”发展的方向仍然重要。成都的一些高端第三产业,都在积极的往城南布局,软件、IT、金融、服务业、总部基地、生物技术等无污染的、高精尖的产业,都在积极落地高新南区和天府新区。而向东,目前龙泉已经发展起了以汽车、配件为主要产业的经济技术开发区。

出版信息

《中国都市圈极限通勤研究》

定价:98.00

书号:ISBN 9787302520535

作者: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

出版时间:2019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