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也能带节奏?普邦股份两子公司结伴变脸 亏超10亿引爆追问
财经

巨亏也能带节奏?普邦股份两子公司结伴变脸 亏超10亿引爆追问

2020年07月02日 17:19:48
来源:投资时报

两家分属不同行业的子公司在业绩承诺到期的第一年,净利润“结伴”下滑96%,由此引发商誉巨额减值并致普邦股份由盈转巨亏,仅仅是巧合吗?

《投资时报》研究员 李浥尘

又是一份业绩大变脸的年报。

2019年,广州普邦园林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普邦股份,002663.SZ)实现营收为30.91亿元,同比下降18.79%,净利润巨亏10.46亿元,同比由盈转亏。此前的2018年,为盈利4277.22万元。

对于业绩亏损,普邦股份称,主要受累商誉、应收款项、存货等资产减值。但《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颇为诡异的是,商誉减值来源的两家子公司在2016年至2018年均完成业绩承诺,且完成度精准。2019年,刚刚结束业绩承诺期的这两家子公司,虽然分属生态环保与互联网数据服务两个不同领域,却携手结伴出现净利润下滑96%的业绩“变脸”,由此,合计贡献的9.41亿元商誉减值将普邦股份拉入巨亏深渊。

对年报如此蹊跷的情形,深交所6月29日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普邦股份就收购子公司业绩期满后净利润大幅下降的合理性、对子公司商誉计提减值差异、存货和应收账款相关问题等作出说明。

引人关注的还有,普邦股份最新披露的一季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普邦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96亿元,同比下降43.77%;净利润维持亏损,亏损金额达到3505.22万元,这也意味着,该公司2019年的业绩颓势,仍在延续。

公开资料显示,普邦股份是一家从事园林规划设计、园林工程建设、生态环境建设与运营、苗木种养、绿化养护业务的大型民营股份制企业。与此同时,依托并购的两家子公司逐步拓展生态环保业务、互联网数据服务领域。

深交所有关普邦股份年报问询函截图

来源:深交所官网

蹊跷的9.41亿商誉减值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相关数据了解到,2019年系普邦股份自2012年上市以来的首个亏损年度,且亏损金额惊人。

从年报数据看,普邦股份这份巨亏业绩主因来自于资产减值,这一缘由在当下A股市场似乎司空见惯,不过,若进一步仔细分析普邦股份相关业绩数据之后,可以看到其中透着些许“诡异”。

与年报同日披露的《关于2019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显示,普邦股份对2019年末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相关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总额为10.57亿元,占2019年度净利润绝对值比例达到101.10%。此次减值准备范围包括应收款项、存货、固定资产以及商誉,其中商誉减值达到9.41亿元,占资产减值总额的89.03%,接近九成。

公告同时显示,巨额商誉减值来自普邦股份两家子公司。2015年10月,普邦股份完成以4.42亿元收购四川深蓝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深蓝环保)100%股权,后者主营污泥、垃圾渗滤液等固体废弃物处理业务,普邦股份由此拓展环保产业,并形成商誉2.81亿元。

2016年9月,普邦股份计划以9.58亿元收购北京博睿赛思信息系统集成有限公司(下称博睿赛思)100%股权,后者主营数字营销业务。2017年5月完成收购后,普邦股份由此进入互联网数据服务领域,形成商誉7.70亿元。

根据业绩承诺协议,2015年至2018年,深蓝环保承诺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3200万元、4640万元、6728万元和9082万元;2016至2018年,博睿赛思承诺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6700万元、8710万元和1.13亿元。

查阅历年年报的对应数据显示,2015至2018年,深蓝环保实际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3254.37万元、4843.79万元、6999.63万元和9327.00万元;2016至2018年,博睿赛思实际实现的净利润为6797.01万元、8879.36万元和1.15亿元。

以上述数据计算可知,2015至2018年,深蓝环保实际业绩完成率分别为101.7%、104.39%、104.38%、102.7%;2016至2018年,博睿赛思实际业绩完成率分别为101.45%、101.94%、101.89%。

不难发现,业绩承诺期内,博睿赛思和深蓝环保每年均精准达标。

然而,就在业绩承诺到期的首个年度——2019年,两家子公司业绩竟然都结伴大幅下滑。

年报显示,深蓝环保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93亿元,同比下滑45.62%,实现净利润369.28万元,同比大幅下滑96.04%;博睿赛思实现营业收入3.05亿元,同比下滑46.80%,实现净利润447.92万元,同比大幅下降96.15%。

净利润一起下降96%,甚至不够上一年净利润的零头!且分属两个不同行业的子公司净利润呈现出统一动作,仅仅是巧合吗?——如此难堪的业绩导致普邦股份商誉大幅减值,数据显示,2019年普邦股份对深蓝环保和博睿赛思分别计提商誉减值1.71亿元、7.70亿元,两家合计9.41亿元的商誉减值导致2019年普邦股份巨亏。

博睿赛思和深蓝环保两家子公司在业绩承诺精准达标且承诺期结束后,利润率为什么出现显著下滑?是否合理?

6月29日,深交所在年报问询函中,直抵问题核心。

此外,普邦股份在2018年曾对深蓝环保计提减值4419.59万元,但博睿赛思在业绩承诺期内未计提商誉减值,而是在2019年将7.70亿元商誉进行了全额计提减值。对此,深交所要求普邦股份补充说明深蓝环保和博睿赛思商誉出现减值迹象的时点及判断依据、商誉减值测试的过程,并说明商誉减值计提的合理性。

普邦股份2012年以来的净利润及增长率(单位:亿元)

数据来源:Wind

持续攀升的应收

公开资料显示,普邦股份2012年上市,2012年至2014年,普邦股份净利润年均增长28.78%,增势平稳;但2015年和2016年,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49.88%和47.26%。在2017年净利润获得44.41%增长之后,2018年普邦股份再回下滑轨道,2018年、2019年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71.84%、2545.20%。

简单对比时间可以看出,2015年、2016年收购博睿赛思和深蓝环保之后,普邦股份净利润并未改善,反倒是在大部分年度呈现负增长,更值得玩味的是,自2015年之后,普邦股份应收账款增幅明显。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普邦股份2014年应收账款为8.60亿元,之后开始持续攀升,2015至2018年,应收账款分别为13.42亿元、15.82亿元、16.21亿元、18.92亿元,较2014年有大幅增长且一直居高不下。

年报显示,普邦股份2019年末应收账款余额为19.07亿元,坏账准备余额2.98亿元,最终,2019年普邦股份计提坏账准备金额达到6746.13万元,占净利润绝对值比例为6.45%,成为资产减值的第二大因素。

事实上,普邦股份大额应收账款的形成,提高了对流动资金的占用,加大了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波动的风险,对业务发展产生了不良的影响。

《投资时报》研究员同时还注意到,在年报中,普邦股份表示,移动营销方面,在宏观经济环境下行压力的情况下,2019年中国广告主的投放需求大幅度减少,广告主、媒体和代理商各方的应付、应收账款周期均大大延长。

在生态环保方面,普邦股份称,受宏观经济大环境、金融去杠杆政策、融资环境收紧、PPP清库存等因素的影响,同时,地方政府财政收紧使其支付能力和支付意愿放缓,环保行业相关企业的资产负债率逐年攀升,应收账款增速大幅高于营收增速,回款压力继续加大。

因这些因素,深蓝环保2019年初跟踪的多个大型环保工程项目出现延期和进度放缓。“行业环境的变化以及自身业务的调整导致深蓝环保经营业绩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对于2019年普邦股份的应收账款,深交所要求其补充披露“园林绿化工程、设计和环保工程及其他业务组合”及“移动互动娱乐及展示广告营销业务”分别对应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应收账款明细情况。同时,普邦股份还需补充说明坏账准备计提的充分性及合理性,应收账款可回收性及相应的保障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还对资产减值的第三大因素存货跌价准备进行了问询。

年报显示,截止2019年末,普邦股份存货余额22.33亿元,其中建造合同形成的已完工未结算资产余额19.17亿元,2019年对其计提存货跌价准备4848.97万元,占净利润绝对值比例为4.64%,是当年资产减值的第三大因素;而消耗性生物资产余额2.99亿元,未计提跌价准备。

对此,深交所提出了多项质疑:是否存在未按合同约定及时结算与回款的情况?相关项目结算与回款是否存在重大风险?跌价准备的计提是否充分、合理?为什么未对消耗性生物资产计提跌价准备?

过去一年普邦股份的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