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上枪口!贵阳银行1天领7张罚单,罚款260万

撞上枪口!贵阳银行1天领7张罚单,罚款260万

2020年07月02日 18:03:36
来源:证券时报

摄图网_500633915_banner.jpg

近日,生猪出栏量位居行业前列的正邦科技(002157.SZ)又要融资。在今年6月中旬完成16亿元可转债的发行后,正邦科技又抛出了80亿元的非公开发行计划。

近年来在多方因素叠加下,市场迎来了最强的猪周期,养猪概念股在风口之下成了市场追捧的热点。秦英林家族也因牧原股份(002714.SZ)股价的快速上涨,使得其家族财富大幅升值。而受“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中小养殖户逐渐退出,头部养猪企业的市场占有率开始逐渐提升,养猪行业迎来了一波扩充产能抢占市场的小高潮。

此次正邦科技的80亿元非公开发行计划中,其中的32亿元将用于扩充生猪产能,剩下的47.81亿元则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以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值得一提的是,正邦科技实控人及其关联方将认购此次非公开发行80亿元股权中的75亿元份额。此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价暂定为13.16元/股,与目前正邦科技的股价相比折价近7成,因此此次非公开发行计划备受中小股东质疑。

其实,这已不是正邦科技实控人及其关联方第一次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的股份了,早在2014年,正邦科技实控人林印孙控制的江西永联农业控股有限公司就参与了正邦科技的非公开发行,江西永联农业控股有限公司也一举成为正邦科技的第二大股东。

自2014年开始,正邦科技也连年融资,2014年、2015年、2016年、2018年正邦科技均有通过非公开发行融资,在2017年、2020年6月正邦科技又通过发行可债券融资。自2014年开始到2020年6月下旬,正邦科技已通过非公开发行与债券合计融资近70亿元。

截至2020年一季度,正邦科技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69.57%。连年融资,公司资产负债率却依旧居高不下,此次又要再融资80亿元的正邦科技能否改变这样的现状呢?

又要融资的正邦科技

资料显示,正邦科技成立于1996年,2007年8月完成了中小板的发行,目前正邦科技是集合饲料、养殖、农药、兽药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近年来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市场迎来最强猪周期,2019年正邦科技的养殖收入大幅上涨,当年生猪出栏量达到578.40万头。其出栏规模仅次于温氏股份(300498.SZ)与牧原股份位居行业第三,养殖业也成为正邦科技的重要收入来源。

正邦科技从以饲料业务为主、养殖业务为辅的业务构成逐渐发展到饲料业务、养殖业务并重的今天,与其频繁募集资金扩充养殖产能离不开关系。早在2009年9月,正邦科技上市仅2年后公司就抛出了一笔非公开发行的方案,2010年正邦科技完成了这笔非公开发行股份的发行,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到了4.38亿元的资金,这些募集资金中很大一部分用于了湖北生猪养殖产能的扩建。

2013年底,在时隔4年后,正邦科技又抛出了一笔非公开发行的方案,并在2014年完成了相关股份的发行。值得注意的是,参与此次非公开发行的机构仅有正邦科技实控人林印孙控股的江西永联,发行后江西永联也一举成为正邦股份的第二大股东。此次非公开发行正邦科技共募集到9.85亿元资金,这些资金全部用于了补充流动资金。

2015年、2016年、2018年正邦科技业先后又完成了多次非公开发行,扣除发行费用后分别募集到11.06亿元、16.61亿元以及9.79亿元资金。值得一说的是,2018年的9.79亿元非公开发行的认购对象也仅是江西永联。这些非公开发行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扩充产能和补充流动资金。

除了非公开发行外,在2017年正邦科技还发行了一笔公司债,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到了5.26亿元资金。这笔债券募集到的资金,正邦科技主要用来偿还银行债务与补充流动资金。在2020年6月,正邦科技还完成了一笔16亿元可转债的发行。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到2020年6月中旬,正邦科技通过非公开发行与债券合计募集的资金金额接近70亿元,而自2007年上市以来到2020年一季度,正邦科技的合计利润总额仅有52.38亿元。若算上IPO募集资金与2014年之前的募资,正邦科技上市以来募集的资金接近百亿元,已远远超过在这期间内其净利润的总额。

债权变股权?

《投资者网》注意到,在2019年12月26日,正邦科技发布了《关于向控股股东借款暨关联交易的公告》的提示性公告,公司拟向控股股东正邦集团借款不超过50亿元,在公告发布日,正邦科技还未向正邦集团借款。不过,数据显示与2019年末相比,2020年一季度正邦科技的短期借款增加了20.25亿元。

其实,正邦科技与控股股东之间的关联借款较为频繁,在2010年至2019年的9年间,除了2011年,其他年份正邦科技均发布过类似的公告。其中,2013年/2014年的借款为8亿元,2018年的金额为16亿元。在这几次为上市公司提供借款之后,正邦科技的控股股东关联方就参与了正邦科技的非公开发行。

与近日公布的非公开发行方案相似,正邦科技控股股东江西永联参与的非公开发行,其募投项目中,大部分资金都是用来补充流动资金,而非投入产能建设。而资料显示,2015年无控股股东参与的非公开发行,其募集的资金则大部分用于产能建设。为上市公司提供巨额借款后参与公司非公开发行,这不得不让市场怀疑正邦科技的控股股东是否是想通过非公开发行将自身持有的正邦科技的债权转变为流动性更强的股权。

针对正邦科技控股股东是否借此将自身的债权转变为股权,以及此次非公开发行的董事会表决情况,《投资者网》也咨询了正邦科技的董秘办,不过对方未予回复。

控股股东股权质押存风险

在正邦科技2020年6月末公布的非公开发行方案中,正邦集团、江西永联以及正邦科技实控人林印孙的关联方邦鼎投资、邦友投资合计认购75亿元,其余的5亿元则由广西国资控制的宏桂投资认购。

《投资者网》注意到,正邦集团、江西永联持有的正邦科技股权中的40%处于质押状态,质押时间也主要集中在2019年与2020年。此外,企查查信息显示,江西永联所持有的江西天香林业开发有限公司的30%股权在2019年初被南昌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进行了司法拍卖,在流拍一次后正邦集团取得了相关股权。

自2019年4月后,正邦科技的控股股东江西永联就进行了频繁的质押与解质押操作。截至日前,江西永联持有的21.08%的正邦科技股权中的15.05%处于质押状态。正邦集团持有1.08%的正邦科技股权也处于质押状态。

江西永联旗下公司的股权被司法拍卖,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被大量质押,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正邦科技的控股股东是否有能力拿出足额资金用于此次非公开发行。业内人士向《投资者网》表示,此次非公开发行,正邦科技控股股东或会通过股权质押来募集非公开发行的资金。

如果是用质押来获取非公开发行的资金,这无疑会增加正邦科技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的风险。

虽然控股股东认购非公开发行的近9成股份,彰显了控股股东对公司的信心,但此次发行还是受到了中小股东的质疑。此次非公开发行的基准日是正邦科技第六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决议公告日即6月29日,发行定价为13.16元/股,相当于目前的18元/股的股价的近7折,这也成为中小股东质疑的焦点。不过,长达3年的锁定期,一定程度上打消了市场的质疑,非公开发行后,正邦科技的股价小幅上涨。

上市以来在二级市场募集近百亿资金,大幅超过同周期净利润总额的正邦科技,其资产负债率却依旧居高难下。资料显示最近数年正邦科技的资产负债率长期保持在60%以上,并有上涨趋势。Wind数据显示,在24家涉及生猪养殖业务的上市公司中,正邦科技的资产负债率位居第二,仅次于傲农股份(603363.SH)。

在募资扩充生猪养殖产能保障生猪供应稳定的同时,正邦科技在控制公司资产负债率以及给股东回报上仍需补足短板。(思维财经出品)

涉及7项违规行为

贵阳银行新领导班子上任后,首次遭遇密集型罚单“轰炸”。

6月30日,贵州银保监局披露,贵州银行违法违规行为主要涉及7宗:

(1)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

(2)重要岗位轮岗执行不到位;

(3)理财资金借助通道发放委托贷款,部分资金被挪用于兑付融资人发行的私募债、从部分理财产品中提取投资风险互换金,用于调节收益,刚性兑付;

(4)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

(5)理财资金投资本行信贷资产收益权;

(6)代为履职超过规定期限,股东出质银行股份未向董事会备案,违规为环保排放不达标、严重污染环境企业提供授信;

(7)以自有资金借道发放信托贷款,大部分用于置换表内信贷资产及承接类信贷资产隐匿不良。

从上述罚单来看,贵阳银行的违法违规行为,除了“重要岗位轮岗执行不到位”内部管理问题,更多则是业务上的违规行为,尤其是以贷还贷掩盖不良、以自有资金借道发放信托贷款,用于置换表内资产和承接信贷资产隐秘不良,这种“粉饰”行为将导致银行内部资产负债表的失真,监管无法掌握辖区内银行的资产质量,尤其是真实不良率情况。

可以说,贵阳银行的违规行为正是撞在近期监管针对银行业乱象整治的“枪口上”。

近日,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银行业保险业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的通知》中关于资产质量真实性方面明确提及,要关注人为操纵风险分类结果,隐匿资产质量;违规通过以贷还贷、以贷收息、虚假盘活等方式延缓风险暴露,掩盖不良贷款;违规通过第三方代持、为不良资产受让人提供融资等方式实现不良资产的非洁净出表等,对粉饰报表行为进行监管治理。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罚单还提及贵阳银行“违规为环保排放不达标、严重污染环境企业提供授信”,这一项违规则是违背整个宏观调控政策方向。

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要坚决打好的三大攻坚战之一,污染防治已经成为各个领域当前的关注重点。

银监部门对环保问题也颇为重视,在2018年原银监会印发的《2018年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工作要点》和上述银行业保险业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都明确提及“违规为环保排放不达标、严重污染环境且整改无望的落后企业提供授信或融资”是违反宏观调控政策行为。

首席风险官也被罚

值得一提的是,贵阳银行新的管理班子在去年才逐步稳定下来。

2019年7月,贵阳银行董事长、行长和监事长均发生变更。原董事长陈宗权到龄退休,原监事长张正海出任董事长,原副行长夏玉琳升任贵阳银行行长,而监事长杨琪为贵阳银行原执行董事、副行长。这也是张正海担任董事长后,贵阳银行收获的最密集罚单。

此次10张罚单中有3张罚单发给个人,分别为3张个人罚单的当事人分别为张志、欧阳晓霞和邓勇。

具体而言,主要违法违规行为,张志是贵阳银行理财资金借助通道发放委托贷款,部分资金被挪用于兑付融资人发行的私募债、从部分理财产品中提取投资风险互换金,用于调节收益,刚性兑付的直接责任人;欧阳晓霞是贵阳银行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的直接责任人;邓勇对贵阳银行以贷还贷、掩盖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负有领导责任。

最终,张志领罚10万元,欧阳晓霞和邓勇分别被罚5万元。

贵阳银行2019年报显示,邓勇是该行的董事、首席风险官,持有该行38.62万股,从贵阳银行领取的薪酬为39.78万元。

今年一季度不良率上升至1.62%

值得一提的是,贵阳银行受疫情影响,不良率已经在2019年末基础上攀升至1.62%。

根据贵阳银行此前披露的2019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截至2019年末,贵阳银行总资产5603.99亿元,较年初增加570.73亿元,增幅11.34%。2019年,贵阳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46.68亿元,同比增长16.00%;实现归母净利润58亿元,同比增长12.91%。

2020年第一季度,贵阳银行实现营业收入41.48亿元,同比增长17.44%;实现归母净利润15.06亿元,同比增长15.49%。

其中,信用减值损失为15.6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34%,这主要因为受疫情影响,贵阳银行加大减值损失计提力度,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贵阳银行不良率持续出现攀升状态,截至2019年末,该行不良率为1.45%,较上一年度增加了0.1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不良率继续攀升至1.62%,比去年末增长了0.17个百分点。

就整体上市银行而言,贵阳银行的不良率也不低,一季度末1.62%不良率在上市城商行中排名位居第三,仅次于郑州银行和青岛银行,这两家银行的不良率分别为2.35%和1.65%。

从此次监管罚单来看,贵阳银行存在掩盖、隐匿不良的违规行为,真实不良率可能还高于上述披露数据,这些都有待监管的进一步督促披露真实的不良率。

屋漏偏遭连夜雨,贵阳银行原本正在紧锣密鼓组织回复棘手的证监会关于定增的反馈意见,此番却再次遭遇银保监会的密集罚单。

今年3月,贵阳银行发布定增预案(修订稿),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不超过5亿股,募资不超过45亿元,新引入包括厦门国贸在内3家投资者,该定增方案在3月20日获得贵州银保监局同意。

后续,该行在4月24日收到证监会再融资反馈意见,原本应于5月底回复,但由于整体回复工作量大,贵阳银行申请延期至7月23日前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