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托违约追踪:监管已入驻搜证
财经

四川信托违约追踪:监管已入驻搜证

2020年07月03日 01:47:36
来源:北京商报

因TOT(信托的信托)资金池信托项目违约事件被推向风口浪尖的四川信托,正寄希望通过卖股卖楼、引战投等方式脱困。股东增资一事尚待推进之时,7月2日,北京商报记者从投资者处最新了解到,监管目前已对四川信托进行贴身监管,并对四川信托违法违规行为搜集证据。另外,记者从多位投资者处了解到,四川信托将按照项目清收对应的产品进行兑付,目前已先行对8个项目提前进行了兑付。在分析人士看来,四川信托的结局大概率是引国资入场进行重组。

微信截图_20200703014639

监管入驻贴身监管

6月中旬,四川信托多个资金池类信托产品出现逾期一事迅速发酵并引发市场巨大关注,此次逾期涉及的信托产品主要包括“申富12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锦江69号第一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申鑫7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多个项目。在逾期出现后,四川信托已多次与投资者沟通,并给出初步解决方案。

北京商报记者7月2日从多位投资者处了解到,监管目前正在对四川信托违法违规行为搜集证据,其中股东涉嫌挪用资金的也在追缴返回。初步制定的计划是先由四川信托自筹还款,包括处理底层、处理自有资产等。

一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监管已经入驻四川信托并进行贴身监管的信息属实”。早在6月17日,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杉在与投资人的沟通会上指出,四川信托的TOT业务存在未真实向投资者披露底层资产风险状况、违规开展无关交易、项目资金大量被股东挪用等违法违规行为,违反了《信托法》、银保监会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的相关法律法规,未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四川银保监局依法暂停了该项业务。

尽快解决兑付问题将成为未来一年四川信托的重点工作。北京商报记者另从多位投资者处了解到,四川信托主要领导近期与多名客户代表召开了沟通会,对逾期的项目,拟与客户签署延期协议,拟定的协议草稿已报监管部门审核。目前该公司已加大力度,将约70%的工作重心放在对风险资产的清收上。将通过适当的形式,确认长期沟通机制,研究设立公共信息发布平台,披露项目及底层资产处置等相关情况。

在6月29日晚,四川信托官网发布的“致投资者的公开信”中,该公司曾给出了“力争一年内”的期许。四川信托表示,将按照信托合同约定延期,力争在一年内通过处置底层资产回收资金,并根据资金回收进度及时分配。公开信还称,四川信托将通过处置变现自有资产、引进战略投资者等多种方式增强公司资本实力,补充流动性。

两股东暂无增资意向

项目资金遭挪用、行业整改加码、新冠肺炎疫情袭来等重重因素,让四川信托资金池“游戏”难以为继,多个逾期未兑付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款项也牵动着投资者的心。在逾期初期,四川信托就曾经向投资者给出初步解决方案,称将通过项目本身抵押物、自有资金、股东变买资产、信保资金、战略投资伙伴入股等方式来补救。

如今,自有资产处置是否顺利?据投资者最新提供的信息,《关于出售川信大厦房产的议案》及《关于转让宏信证券有限公司股权的议案》两项议案,除该公司第二大股东中海信托董事暂未表决外,其余董事均签署同意意见。根据四川信托2019年年报数据,持有该公司10%以上(含 10%)股份的股东分别为: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中海信托、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32.0388%、30.2534%、22.1605%。

在资产评估工作方面,对川信大厦及宏信证券股权的资产评估工作进展顺利,中企华资产评估公司评估小组也正在进行当中。对于股权转让,按照产权交易所挂牌交易规则所需材料清单,四川信托已着手准备相关资料,主要包括产权转让信息发布申请书、基础资料及产权交易所要求的其他资料。

但增资扩股方面的进展并不是那么顺利。根据投资者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的信息,四川信托初步商定先由原股东增资,若不能满足增资15亿元,再引进战略投资者,引资工作分为港澳海外组、央企组、地方和民营企业组。但目前已有两家股东表示无增资意向。

资深信托业观察人士李奎霖预计,四川信托资金池项目批量逾期后必然引起市场对其他信托公司所发资金池项目安全性的担忧,全行业资金池信托的募集量会下降。四川信托的结局大概率是引国资入场进行重组,未来信托市场资金会越来越向“国家队”信托公司聚集。

已有8个项目完成兑付

资金池类信托是指没有直接披露投资具体标的,只给出了多个投资方向,例如,投向银行存款、国债、金融债、央行票据等方面的信托产品,广义的资金池业务还包括多对一、TOT等类型。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信息,四川信托TOT项目规模为250亿元,涉及45个项目,目前已经有两个项目有较大进展,下个月预计可回款约10亿元。机构和个人兑付原则一致,不存在先后。按照项目清收对应的产品,兑付产品。

据上述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四川信托已先行对8个项目提前进行了兑付,分别为,“丰盛48号财富管理集合资金信托计划3期”“丰盛51号财富管理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期”“丰盛51号财富管理集合资金信托计划2期” “丰盛51号财富管理集合资金信托计划3期”“丰盛55号财富管理集合资金信托计划5期”“丰盛52号财富管理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期” “锦绣13号财富管理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4期”“锦绣14号财富管理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期”。

四川信托客服人员也向北京商报记者确认了这一信息,针对提前兑付原因,四川信托客服人员表示,“提前结束的项目或者通知了延期的项目都属于公司主动管理类型的产品,虽然类型相同,但属于不同的信托计划,也有不同的业务团队在操作,提前结束的项目有回款满足合同约定的提前结束条件,所以做了提前结束”。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信托资金挪用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严重背离了信托设立的基础,在资金池不透明的情况下,对于道德风险之前是靠公司内控为主、外控为辅。现在监管已经加强了资金池或者类资金池业务的管控,明晰底层情况,预计后续信托公司新增挪用的概率很小了。

廖鹤凯进一步指出,从风险处置来看,监管对四川信托的反应和处置也很果决,当机立断,及时止损。对监管入驻、逾期项目处置方案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试图多次联系采访四川信托,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应。(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