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套白狼骗取数十亿资产?赛麟王晓麟被刑事立案始末
财经

空手套白狼骗取数十亿资产?赛麟王晓麟被刑事立案始末

2020年07月03日 16:09:0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酵了两个多月的赛麟事件终于取得了阶段性进展。

7月2日夜间,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发布通报,宣布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赛麟”)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王晓麟涉嫌犯罪,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也已受理。

据江苏赛麟前法务经理、举报人乔宇东称,王晓麟已经被正式刑事立案。

根据通报,针对近期对江苏赛麟的举报,如皋经开区管委会责成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南通嘉禾”,江苏赛麟的国资股东),对江苏赛麟进行了全面审计、核查,发现王晓麟等人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江苏赛麟巨额资金等问题和重要线索。

空手套白狼骗取数十亿资产?赛麟王晓麟被刑事立案始末

今年4月27日,乔宇东在一封公开举报信中称,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贪污巨额国资,将成本价50万美元和2000万美元的技术分别作价55亿元和11亿元入股江苏赛麟,导致数十亿元国资流失。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方面如皋当地政府紧急成立了调查组调查此事,另一方面江苏赛麟多家供应商随即将公司告上法院,并冻结了公司的资产及账户。这让原本在疫情期间就苦苦挣扎的江苏赛麟彻底陷入瘫痪,欠薪、员工离职大规模爆发。

赛麟汽车如皋工厂车间 现场图片1

赛麟汽车如皋工厂车间 现场图片1

如何挽救站在风口浪尖的江苏赛麟及安置其员工,成为过去一两个月中摆在股东方和管理层面前的难题。但各股东方一直未能达成共识,江苏赛麟停摆多时,王晓麟远居美国,股东方的矛盾也逐步升级。

通报发出后,王晓麟在个人社交网络平台上进行了抗议,称南通嘉禾对自己进行了诬告陷害,并暗示南通嘉禾的这些行为均是为了“夺取公司资产和控制权”,他表示从今天开始,将做回老本行:律师+法学教授,并放言“这个案例一定会写进教科书”。

以虚假技术骗取数十亿国资?

4月27日,乔宇东在公开平台发布了一则“实名举报赛麟董事长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以及涉嫌贪污巨额国资的事实”的公开信。他在公开信及后续的情况说明中主要举报了两点:

一是,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四个江苏赛麟外资企业股东,疑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元骗得了江苏赛麟股份,而国资股东则以现金出资约34亿元,并陆续向江苏赛麟提供了约32亿元的借款;

二是王晓麟涉嫌贪污,通过各种不合常理的方式将公司资金转入关联公司账户,例如支付给上海鸿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王晓麟妻子丛超为唯一股东)的超亿元高额付款等等。

乔宇东在举报材料中称,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四个外资股东,其中三家的所谓技术,只是美国赛麟汽车公司向其授权许可使用的,并不具备出资要件;还有一家所持有的低速电动汽车技术,评估价值远高于实际价值。

但靠着“虚假评估报告”等文件,江苏赛麟成为了如皋市重点引进项目,国资公司南通嘉禾成为江苏赛麟的实际出资人,乔宇东指出,这涉嫌造成巨额国有资本变相被贱卖。

赛麟汽车如皋工厂车间 现场图片2

赛麟汽车如皋工厂车间 现场图片2

对于乔宇东的举报,江苏赛麟和王晓麟方面最初没有回应,而南通嘉禾则是予以否认,并发布声明称:“经过查阅赛麟汽车历年年度审计报告,并未发现及出现乔宇东所列相关举报事项”。同时,在声明中,南通嘉禾还表示,会一如既往支持赛麟汽车的发展。

但后来,随着该事件发酵,双方的博弈开始显现。6月10日,王晓麟在一封内部邮件中表示,乔宇东的举报导致江苏赛麟融资被暂停,且法院已应供应商的要求冻结了公司账户——而由于股东会议一直没有召开,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将导致公司“无以为继”。

王晓麟在信中将责任推给了国资股东。他表示,在账户被冻结之后,他曾通过电话、电子邮件和委托赛麟汽车高级副总裁陈磊向国有股东公司董事长当面请求的方式,多次请求召开紧急股东会应对这一情况,但“一直没有得到国有股东的回复”。

王晓麟随后与美国赛麟汽车的史蒂夫·赛麟一同接受了媒体采访,在采访中坚称赛麟是掌握技术的,技术来源是史蒂夫·赛麟和他的团队。史蒂夫·赛麟赛车手出身,美国赛麟是他的改装车公司,他表示,他们已经开发出了一款SUV,并已经设计出了新的机械增压发动机。

不过这些说辞被业内人士质疑,有汽车行业专家表示,改装车技术与整车技术完全不同,美国赛麟作为改装车企业,不太可能会掌握全面的整车技术。

王晓麟本人的一些解释也引发了不小争议,例如对于上海鸿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交易往来,他表示那是江苏赛麟的公司,但股权结构清楚地显示,其实际控制人就是丛超,即王晓麟的妻子,而非江苏赛麟。

结合王晓麟近期的控诉,如皋国资先期要求“赛麟不许发声”,王晓麟于6月中旬在媒体上进行公开发声,已经是对抗的开始。

股东矛盾升级

王晓麟首封内部邮件发出后,江苏赛麟的内部运营便直观地开始急转直下。

进入6月,江苏赛麟大规模地拖欠员工工资,众多员工,包括公司高管提出了离职,工厂更是一早陷入停滞,疫情之后便一直没有正儿八经地开过工。

多米诺骨牌也已倒下。多家供应商相继向法院申请冻结公司资产之后,江苏赛麟国有股东也采取了应对措施。6月中旬和下旬,赛麟汽车位于如皋的两家工厂、上海分公司都被南通中院查封,案由为南通嘉禾与赛麟汽车及外资股东的企业借贷纠纷。

此后,股东方之间的矛盾逐渐升级,最终爆发。

彼时,公司仍有不少留守员工,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试图维护自身权益,但收效甚微。端午节假期前夕,6月24日,南通嘉禾作为国资股东,向其他各方股东建议,于6月28日召开一次赛麟股东之工作会议,会议议题为江苏赛麟员工权益保障。

赛麟汽车如皋工厂车间 现场图片3

赛麟汽车如皋工厂车间 现场图片3

这份文件被送至各股东的法定代表人及代理人、江苏赛麟管理委员会人员、部分职工代表等人手中,王晓麟此前也曾对媒体表示,他将以视频方式参会——但在会议前一晚,南通嘉禾再次发去通知:会议取消召开。

据本报记者了解,南通嘉禾认为召开会议的条件不具备,原因之一是,无法联系如皋积泰电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如皋积泰”)法定代表人许寅。

如皋积泰脱胎于王晓麟此前的美国造车公司GTA,与王关系密切。不过,王晓麟那次媒体采访中表示,他已经和GTA没有关联,相关在江苏赛麟的股份并不属于他。但包括乔宇东在内的不少知情人士都称,如皋积泰的实控人也是王晓麟,其法定代表人许寅也是王晓麟的“亲信”之一。

王晓麟多次为外资股东发声,最新表态中还控诉南通嘉禾,“借所谓调查,非法羁押外资股东法人代表(至今已10多天)”,大概率说的便是许寅,因为其他三家外资股东法人代表均是丛超,她与王晓麟一同身处美国。

随后,南通嘉禾对王晓麟的态度也发生了明显转变。

股东会尽管未能举行,南通嘉禾于6月30日凌晨形成了一套员工权益的解决方案,在这份方案中,南通嘉禾表示,将为按时离职的员工解决社保、公积金等问题,同时明确谴责了王晓麟:由于王晓麟远避美国,怠于履行职责,致使江苏赛麟无以为继,员工的合法权益蒙受严重损害。

这是南通嘉禾第一次公开表达对王晓麟的不满。

王晓麟随即已一封内部邮件进行反击,他声称公司之所以倒下,是因为南通嘉禾和如皋市部分领导罔顾事实,利用乔宇东诬告一案,以调查为名,罗织罪名,构陷他本人和外资股东。

在内部邮件中,王晓麟称,南通嘉禾对江苏赛麟有2亿多元的欠款,他提出其应偿还这些欠款,以支付所有员工的工资和险金。 他还声称,此前南通嘉禾承诺提供40亿元流动资金,但是只提供了25亿元,应再向公司提供15亿元。

至此,双方彻底“撕破脸”。王晓麟在最新回应中称,两天前向员工发出公开信,撕下“最后一块遮羞布”的时候,就预见了接下来的各种伪证、构陷和强加的罪名。“你们继续诬告陷害,我会一张一张的撕,让大家看到真实的你们。”他在个人社交平台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