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候选人“难产” WTO新掌门人之争露玄机
财经

欧盟候选人“难产” WTO新掌门人之争露玄机

2020年07月03日 20:50:22
来源:第一财经

世界贸易组织(WTO)能否在9月如期迎来新掌门人?

目前,WTO成员提名新总干事候选人的“赛程”已接近尾声,8日之后,WTO总理事会将向各成员发布最终确定的总干事候选人名单。目前已有来自墨西哥、尼日利亚、埃及、摩尔多瓦和韩国的候选人,而此前高调希望入选的欧盟,至今尚未推出候选人。

不仅如此,欧盟委员会贸易委员霍根在近期宣布退出WTO新任总干事竞选时还透露,原本应刻不容缓地敲定WTO新任总干事,但“近期很明显可以看到的是,2020年9月上旬这一原定任命时间表将会被推迟”。

WTO讲席(中国)特聘教授、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贸易谈判学院、WTO讲席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WTO新总干事任命之事,取决于包括美国在内的主要成员方。

他表示,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改革问题上,欧盟近两年拿出了改革方案,但美国并不认同,也没有同欧盟妥协。当下,美国需要一个按照美国要求来做协调的候选人。

第一财经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在6月29日的WTO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美方还在批评欧盟牵头的“多方临时上诉仲裁安排”(MPIA),称MPIA的出现放大了上诉机构的一些最糟糕的做法,例如在案件截止日期后仍进行裁决等。

当下,各成员方向WTO提名新总干事的“赛程”已接近尾声。

当下,各成员方向WTO提名新总干事的“赛程”已接近尾声。

欧盟“候选人”难产透露玄机

在WTO总干事阿泽维多5月宣布将于8月31日正式离任,提前一年结束任期后,欧盟对竞选下一任总干事相关事宜上一度表现活跃。

彼时,霍根的下属、欧盟委员会贸易司总司长魏安德(Sabine Weyand)表示:“一个不成文的规则,总干事总是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交替产生。”

阿泽维多来自发展中国家巴西,欧盟希望下一任总干事的人选可以回到欧洲。霍根甚至一度表示,这一立场得到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莱特希泽的支持。

随后的事态发展表明,欧盟并未正确理解美国的立场。USTR发声明称:“莱特希泽目前不支持任何候选人,也不认为候选人一定要来自发达国家。”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解释:“大家都希望能够选出一个比阿泽维多更强一些的人选。更多的人会认为,一个来自欧洲的人选可能可以顶住压力推动WTO改革,但现在来看美国对此比较排斥。”

在此情况下,霍根于6月29日表示正式退出WTO新任总干事竞选,且在当日声明中称该竞选时间过长,欧盟的一系列重要贸易议程更需要他。霍根还在声明中表示,他的这一决定可以让其他潜在的候选人在8日之前考虑他们的竞选资格。

然而,由于USTR的表态已经将美方态度明朗化,欧盟内有竞争力的高级贸易官员对于参加竞争已经兴趣寥寥。目前最有竞争力的荷兰贸易部长卡格(Sigrid Kaag)已经表示不会参选。

两位候选人有长期对美贸易谈判经验

近期,莱特希泽曾在美国国会的一场听证会上对WTO以及新总干事竞选一事表态。

莱特希泽表示,WTO需要更好地反映当今经济现实,而寻找新的WTO总干事可能会推动改革,但美国将否决在过去曾有过“反美倾向” (whiff of anti-Americanism)的任何候选人。

在目前已有的候选人中,墨西哥提名的候选人塞亚德曾担任WTO副总干事,是近期“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美墨加协定,USMCA)的墨方首席谈判代表。

韩国提名的候选人为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长俞明希,她也是韩国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中韩自贸协定、新版韩美自贸协定等谈判中的重要谈判代表。

这两位候选人都有长期同美方进行贸易谈判的经验。

“这个人选一定是相对在中间位置的人,这样各方才会通过,否则就会形成对抗性的否决。”霍建国还认为,这位候选人(要)与美国有一定关系。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海南研究院院长、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研究部主任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WTO总干事的遴选在当下绝非一件轻松的事情,根据以往的经验,从正式提名到最后公布结果,往往需要近半年的时间。

按照WTO的规定,如到8月31日仍无法确认新总干事人选,总理事会须指定一名现任副总干事担任代理总干事职务,直至任命新总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