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3400点的资本盛宴 汽车板块表现判若云泥

A股3400点的资本盛宴 汽车板块表现判若云泥

2020年07月09日 16:01:08
来源:华夏时报

A股3400点的资本盛宴 汽车板块表现判若云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瑞斌 翟亚男 北京报道

“党中央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重视证券市场。”7月7日,证监会主席肖钢在和各行业领军人物做的一场视频论坛上,这句话瞬间在资本市场上刷了屏。

近日,关于“牛市来了”的话题不断。A股在7月8日强势站上3400点,当日成交额继续突破万亿元大关,在大盘向好的背景下,汽车概念股却呈现两级分化的态势。

以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为代表的企业,屡创股价新高。但以江淮和长安汽车为代表的传统汽车企业,涨幅落后于其他板块,一位市场观察人士对此总结道:“传统汽车的表现,要看有多少“科技含量”,科技代表了市场趋向的想象力和上升空间。”

汽车股价集体反弹

7月9日,江铃汽车最高股价15.22元/股,为春节后新高。在整体市场销量下降的背景下,江铃汽车6月产销延续4、5月份的上涨态势,产量同比大增54.51%至35110辆,为股价拉高做好了铺垫。

受大众入股消息,江淮汽车股价创下了2年新高。江淮汽车6月销量达到4.14万辆,同比增长30.37%,但商用车业务占比高达68%,乘用车业务表现孱弱。事实上,自2017年小型SUV战略失利之后,江淮汽车的乘用车业务就不断萎缩。今年上半年,其轿车、SUV以及MPV的销量分别下降了20%、37%和25%。

长城汽车A股股价突破了9块压力线,最近4个交易日在节节攀升,其5月销量为81901辆,同环比分别增长31%和1%,创今年销量新高。

上汽集团在近日获得7次机构买入型评级记录,截至收盘,报19.32元/股。6月,上汽集团销售汽车479464辆,同比增加2.77%,虽然1-6月累计销量仍同比减少30.24%,但反弹势头已初显。

虽然合资板块尚处从泥潭中努力挣扎中,但是长安汽车股价突破近两年来新高,昨日报收13元/股。5月,长安汽车销量为174012万辆,同比大幅增加54%,表现优于行业7%的水平,不过1-5月累计销量仍有所下滑,为636586辆,同比下降6.29%。

汽车板块同股不同命

股市大涨的同时,车市也在回暖。今年,A股经历了从2600点到3400点的涨幅过程,而3400点更是创下了股市2年半新高。车市6月销量为165.4万辆,虽同比下滑6.2%,但是环比却上涨2.9%。这意味着,车市已经恢复到往日的九成生机了。

牛市大涨是否意味着个股普涨?从近几日的走势来看,股市热点频换,从半导体、酒店、银行、券商、保险、白酒,到无线耳机,A股就似乎很少眷顾汽车板块。

不过,万事皆有例外。7月7日收盘,比亚迪(002594.SZ)股价上涨2.6%,报收83.0元,股价创下新高,市值达到2264.4亿元。上汽集团(600104.SH)股价下滑2.83%至19.20元,市值为2243.2亿元。比亚迪市值超越上汽集团,成为中国整车企业第一。不过,二者的差距不大,A股车企市值“一哥”的竞争仍然胶着。

即使大盘疯涨,A股也很少有站上1000亿市值的汽车企业,但超过500亿元市值的仅有长城汽车(601633)和长安汽车(000625)。江淮汽车(600418),北汽蓝谷(600733),福田汽车(600166),均在500亿市值以下。

有意思的是,汽车股虽然没有大涨,但是与汽车有关的概念股却出现大涨,其中宁德时代(300750)和国轩高科(002074)就是最好的代表。需要指出的是,宁德时代除了是动力电池第一股之外,还是创业板市值最高的公司。其持续上涨的原因除了利润增长之外,还包括不断增加的市场份额。而国轩高科上涨的理由则离不开大众的入资,这直接导致国轩高科股价翻番,其市值超乎部分汽车汽车企业股。

另外,今年上半年不得不提特斯拉概念股,受国产特斯拉Modle3批量交付等因素,特斯拉国内供应商纷纷收益。上海临港(600848),拓普集团(601689)等企业纷纷大涨,而机构也将特斯拉概念股从增持上升为买入。

汽车板块的动力

A股汽车上市公司估值低,市盈率更低,这就导致了汽车市值普遍不高。以长城汽车(601633)为例,2019年销售额1000亿左右,净利润在45亿左右,其上市公司市值在800亿元。

而同等规模的半导体企业则是另一幅景象,深处半导体行业的立讯精密(002475),2019年销售额为623亿,净利润在47亿元,但是其市值达到了3800亿元。虽然长城汽车利润只与立讯精密差几亿元,但是立讯精密的市值几乎是长城汽车的3倍还多。

有业内人士分析,“汽车属于传统制造业,其市盈率本身就比较低,这就导致了他们市值普遍不高。特斯拉的市值很高,因为特斯拉不仅仅代表汽车,更是高科技板块的产品,这一点就很受资本市场认可。”

“汽车行业要有前进的动力,但是需要对标特斯拉,当一个被市场认同科技公司,又具备传统工业的制造能力和质量保证,那么就会成为资本市场追捧的靠谱的科技新势力”

这一论点从比亚迪身上得到了印证。为何比亚迪的市盈率就远高于其他汽车上市公司。背后的原因无非是,比亚迪除了是汽车制造商外,还打造了安全可靠的“刀片电池”,并涉足IGBT车用芯片投资,高科技加持传统制造在资本市场推高了比亚迪的估值。

对于估值低的问题,传统汽车制造商也在转型。西部证券电动智能汽车首席分析师王冠桥曾告诉记者,以北汽新能源为例,其现在开始建设换电站。这样一来,北汽蓝谷的市值就不能按汽车制造者身份看待,而是以公关设施去重新评估价值,这样一算,北汽蓝股的PE(市盈率)要远高于现在。”

站在资本市场,传统汽车的确不受青睐。在深处新四化的背景下,传统汽车或转型或加持或赋能新基建,他们可能是移动出行服务商,是共享汽车的探索者,也是新能源汽车的主力军。传统车企的变革也将引发资本市场对他们的重新审视。

责任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