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盯上TikTok “脱钩”组合拳令谁最受伤?
财经

美国盯上TikTok “脱钩”组合拳令谁最受伤?

2020年07月13日 18:27:29
来源:财经杂志

文 | 《巴伦周刊》中文版撰稿人 郭力群

消费者价格将上涨,投资者回报率将下降,对中国市场敞口较大的美国公司将损失一部分销售额和利润。

在中美两国紧张关系加剧之际,美国方面有关让美中经济“脱钩”的呼声越来越高。虽然目前美国基本上还没有采取任何具体措施,但到了明年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进而给大型跨国公司的投资者带来新的不确定性。

上周,特朗普政府暗示要出台一些专门针对中国的行政令,其中包括把制造业带回美国国内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称,为了保护美国公民的私人数据,美国正在考虑限制美国用户使用TikTok等应用软件。TikTok是中国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广受欢迎的短视频服务软件。

白宫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昨日(7月12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时称,特朗普政府针对TikTok和微信这两款中国应用采取的行动才刚刚开始,不排除美国彻底禁用的可能性。他还称,即使TikTok被卖给美国公司也不能解决问题,“因为那样的话情况会变得更糟——美国将不得不付给中国几十亿美元来换取TikTok的美国本土的运营权”。

这是美国国会和特朗普政府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的最新迹象,此前美国还称要限制部分技术出口中国、威胁要因香港国安法的出台而采取制裁措施,美国两党还制定了法案来促进美国自己的半导体研究,当然还有让不符合美国会计规则的在美上市中国公司退市的计划。

限制中国公司不符合美国投资者利益

实际上,要想让中美经济脱钩其实并不容易做到。

《巴伦周刊》7月11日报道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上周四(7月9日)就上市公司审计问题和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其他问题举行了听证会,这次听证会凸显出,让美中经济脱钩很难实现。

在听证会上,包括披露了瑞幸咖啡造假行为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负责人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在内的人士都对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的财务报表提出了质疑。

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管委员会(PCAOB)在听证会上称,过去一年该委员会一直在和中国公司积极接触,希望解决其中一些问题,但该委员会主席威廉·杜恩克三世(William Duhnke III)说,这仍然是一个“信任与核实”的过程,而在进行核实时“前景不明”。

但是把出台退市立法作为解决办法遭到了反对。虽然出席听证会的大多数投资者欢迎提高透明度,但一些人表示, 投资界对在新兴市场投资的风险有着清楚的认识,包括不同的法治、会计准则和其他风险,不少活跃型投资者甚至专门在这些风险中寻找机会。

美国证券交易所的高管们也警告说,不应该采用这种生硬的立法手段,因为中国公司在其他地方上市会给美国的证券交易造成损失。

这次听证会的结果说明,虽然美国目前对中国采取了更强硬的立场,但要采取实际行动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而且可能需要时间。

虽然预计退市法最终将获得通过,而且有关经济脱钩的讨论可能会在美国大选结束后持续下去,但Beacon Policy Research在7月10日发给客户的报告中称, 最终采取的行动“力度都不会像现在所讨论的那么大,至少是在限制中国公司获得美国资本这个问题上”。

在TikTok问题上,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驻华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称,虽然美国可以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案》(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颁布短期禁令,但美国国务院不太可能颁布这种禁令,毕竟美国还没有针对受到数项指控的华为采取重大行动,他不知道有什么理由TikTok会构成威胁。

科技公司受“脱钩”潜在冲击最大

尽管中美脱钩在现实操作中非常复杂,特朗普政府也还没有采取多少实际行动,但预计美国两党会持续炒作这一话题。

史剑道称,整个脱钩计划得到了两党的广泛支持,问题在于如何实施。他在上周的一篇论文中提出了“部分脱钩“的几种可能: 制定法律措施确保半导体等产品的整个供应链不进入中国;减少对中国生产的必需品(例如抗疫相关用品)的依赖;落实已经宣布的出口管制措施。

史剑道称,上述这样的举措是有代价的:消费者价格将上涨,投资者回报率将下降,对中国市场敞口较大的美国公司将损失一部分销售额和利润。

他估计,如果在2017年至2019年间在中国建立的投资组合中有一半被迫转移到其他地方的话,那么回报率下降4个百分点,投资者收益损失将达到约24亿美元。

花旗集团(Citigroup)中国经济研究团队在发给客户的研报中指出,由于基础设施和生态系统的到位,智能手机、汽车、工业和物联网等高附加值供应链完全撤出中国的可能性很小。但该团队警告称,一些和国家安全有关系的供应链可能会被分流,相关公司将不得不在中国为中国客户建立一个供应链,然后再建立另一个供应链为美国和其他国家客户服务。

BlackRock Equity Dividend基金经理托尼·德斯皮里图(Tony DeSpirito)在第三季度展望报告中警告称,把更多制造业带回美国以及去全球化会对未来的利润率和通胀产生影响。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公司(Morgan Stanley Wealth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丽莎·沙莱特(Lisa Shalett)在最近的报告中提到了去全球化的问题,她警告称,目前股市的估值水平很高,投资者可能低估了科技板块在这个问题上面临的风险。

标准普尔500指数科技板块公司中约有58%的公司的销售额来自美国以外,但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些公司的成本和投入所占比重最高的部分也是来自美国以外的。在全球化和通过供应链降低成本的时代这是一个优势,但在供应链面临去全球化的压力下,这些公司可能会处在一个非常不利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