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山县“负债400亿”背后:上市公司回款困难 山寨紫禁城谋求市场合作
财经

独山县“负债400亿”背后:上市公司回款困难 山寨紫禁城谋求市场合作

2020年07月15日 06:38:07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因一则探访视频,西南小城贵州独山县“负债400亿”一事登上了微博热搜。

独山县“负债400亿”背后:上市公司回款困难 山寨紫禁城谋求市场合作

7月14日,贵州独山县回应“烧掉400亿”称,针对此前因盲目举债、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烂尾工程问题,独山县新一任领导班子将切实推进问题整改。

在回应中,独山县还提到了多个具体案例的处置。比如,原毋敛古城大戏楼、三大庙项目为载体进行转建,招引企业盘活资产。再如,对社会颇为关注的“水司楼”(净心谷大酒店)项目,通过努力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签订合作协议,将于近期进场施工。

针对独山县有关项目处置推进情况,7月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独山县有关方面,但未获回应。而据记者从贵州净心谷景区(“水司楼”所在景区)处了解到,目前“水司楼”确实准备施工,暂不对外开放。

视频中拍摄的天下第一水司楼

视频中拍摄的天下第一水司楼

而据记者了解,此前“水司楼项目”由洪涛股份(002325.SZ)拿下,项目总金额4.5亿元,拟于2021年5月完工。截止2019年末,洪涛股份对该项目应收款达到1.55亿元。“目前,这个项目我们已不做了,去年就开始在谈项目回款的事情。”洪涛股份有关人士对记者称。

除洪涛股份外,记者还发现得邦照明(603303.SH)、勘设股份(603458.SH)均在独山县有项目。

400亿花在了哪里?

贵州独山县“负债400亿”背后,钱被花在了哪里?在引发网友关注的探访视频中,网友们找了答案:独山大学城、“天下第一水司楼”、盘古庄、“独山版紫禁城”、……有了钱之后,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大项目纷纷上马。

这其中,独山大学城项目堪称是独山县近年来投资的一个大手笔。独山大学城位于独山县城南部,距县城2公里,占地1.5余万亩,规划容纳10所大学,在校学生8万~10万人,总投资概算约135亿元。

然而,根据新华社记者此前走访,偌大的独山大学城内,仅有黔南民族师范学院、独山县中等职业学校等少数几所学校入驻;部分学校早已是人去楼空,部分教室贴着封条;甚至有的房屋底层已出现断裂。

虽然,独山大学城项目号称投资约135亿元,但实际花费约20亿。相比之下,另一个大型项目盘古庄,实际花费就大了不少。据悉,盘古庄项目,位于独山经开区建于2013年,投资约56.5亿。建设形成建筑面积110万平方米的大型商旅综合体。目前,这个项目也已经烂尾。

视频中拍摄的独山县古风博物院

视频中拍摄的独山县古风博物院

此前,因造型不伦不类,盘古庄备受网友的吐槽。而网友吐槽更多的另一个项目是,当地政府历时4年,耗资22亿元打造的“毋敛古城”,这片仿古建筑群因酷似故宫,被外界戏称为“独山版紫禁城”。

除了独山大学城、盘古庄、“独山版紫禁城”外,独山县还斥资数亿元打造了独山香港科学城、大数据中心等等,这些项目脱离了地方经济发展的实际,盲目上项目铺摊子,其中大部分投资,都存在打水漂的风险。

此外,独山县还建设了一批高楼大厦。比如造价约3000万的独山农商银行总部大楼;预估价约3000万的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独山县支行、预估造价3000万独山钟楼等。其中最独特的便是斥资数亿的“水司楼”。

水司楼于2016年9月开工兴建,总建筑面积60000平方米,楼高99.9米,进深240米,共24层的大型全木质框架榫卯结构建筑,被称为“天下第一水司楼”。该项目对外宣称,建成后,有望申报三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筑;世界最大牌楼。

“独山版紫禁城”、“水司楼”等项目欲引入企业脱困

独山县,隶属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地处贵州最南端,与广西南丹县接壤,素有“贵州南大门”、“西南门户”之称,是贵州南部重要城镇,也是西部地区连接中、东部地区的开放前沿。

虽占据有利地形,但独山县却是国家级贫困县,2019年全县地区生产总值完成125.74亿元。2019年独山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7亿元,同比下降1.4%,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7.8亿元,同比增长1.8%。

想要化解“400亿债务”所带来的问题,靠独山县自身显然是不行的。实际上,独山县很多债务的融资成本都高达10%左右,这点财政收入就是不吃不喝,拿去还利息都不够。而自从2018年以来,独山县开始出现债务违约,城投债、资管产品出现延期兑付。

在独山县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到该县面临的债务困境问题,直言独山县集中偿债压力较大,没有处理好发展与风险的关系,没有形成完善的“借用还”和“责权利”相统一的债务管理机制,债务总量大、还款时间集中,债务逾期存在“破窗”风险。目前仍有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尚未根本解决。

为了解决债务遗留问题,独山县也在想办法。根据通报,独山县将按照“一个项目、一名领导、一个专班、一个方案、一套机制”,通过续建、缓建、转建和压缩建设规模等方式,分类分批推进整改。目前,续建项目已完工18个,在建项目32个,转建项目17个。

独山县还提到了多个具体案例的处置。比如,对“毋敛古城”大戏楼、三大庙项目为载体进行转建,招引企业盘活资产。对“水司楼”项目,通过努力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签订合作协议,将于近期进场施工。

针对独山县有关整改推进情况,7月1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致电独山县有关方面,但未获回应。而据记者从贵州净心谷景区(“水司楼”所在景区)处了解到,目前“水司楼”确实准备施工,暂不对外开放。

多家上市公司“踩雷”?

资料显示,“水司楼”项目的业主是独山县财政局旗下公司——贵州汇福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汇福),贵州汇福是独山县财政局旗下全资公司。目前,贵州汇福持有贵州净心谷景区旅游管理公司100%股权,负责净心谷景区的开发。

此前,上市公司洪涛股份(002325.SZ)曾中标了“水司楼”项目,该项目总金额4.5亿元,计划在2021年5月完工。而截止2019年末,洪涛股份对该项目的回款约6000万元,但应收账款达到1.55亿。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文无关)

“目前,这个项目我们已经不做了。去年就一直在谈回款的事情。”洪涛股份有关人士对记者称,对于目前回款的具体情况不太了解。而根据洪涛股份此前公告:因后续建设资金未到位,且“水司楼”项目投资规模过大与实际需求不符,独山县当地政府将该项目列入转建项目,目前公司与当地政府进行项目决算中。

除洪涛股份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发现得邦照明(603303.SH)、勘设股份(603458.SH)均在独山县有项目。2018年,得邦照明中标了贵州省独山县净心谷景区亮化 PPP 项目,负责净心谷景区(“水司楼”所在景区)的亮化项目。

“目前,上述亮化项目已经完工。”得邦照明有关人士表示,多数款项已经结清但仍有部分钱没有拿到。据得邦照明2019年报显示,截止去年底,贵州汇福对公司仍有3000多万款项没有结清;这部分钱相当于质保金,如果几年后项目没有出问题,就会结清。“这是行业内通常的做法。”上述人士称。

而截至2019年末,贵州汇福还欠着勘设股份2000万保证金,账龄达到3~4年。“目前,公司在独山县的项目不多,应该不到1亿元。”勘设股份有关人士表示,若上述保证金属于履约保证金,是不可被对方挪用的,但具体是不是,它并不清楚。

“贵州汇福属于当地国资,之前也听说了它们那边的政府信用有出了一些问题,但我们觉得可能有一定影响,但影响不是特别大。”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对记者称,这两年独山县当地以及上级政府都很重视化解债务的问题。

对于独山县“负债400亿”一事,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件事反映出当地政府,没有分清自己应该做的,没有很好扮演自己的角色,做了不该做的事。

“”政府推动开发旅游景点本身并没有错,不能把独山县政府做的一切事情一棍子打死。但对于风景名胜区的开发,更多应该让市场来做的,”刘思敏认为,而建立旅游市场的“软环境与硬环境”等工作才是政府应该做的。否则“即使在财政允许的情况下,这些工程建成后也经受不住市场的考验”。

“做大工程不是政绩,真正的政绩要经过时间检验。”刘思敏认为,不能以工程的大小、投资额的多少来评价一位官员的政绩,而是要看这项工程是否真正为当地百姓谋了福利,那些为政绩而建的工程是站不住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