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占用27亿,罪责甩给财务,维维股份面临索赔

大股东占用27亿,罪责甩给财务,维维股份面临索赔

2020年07月22日 14:58:37
来源:中访网财经

有些锅可以让别人背或者干脆甩掉,维维股份就是这样,对于大股东占用资金的锅,直接扣在财务负责人头上。但有些锅既然用了就甩不掉,这样大的事情岂能是公司财务部门就可以掌控的?

于是昔日的豆奶大王,如今成为了谎话大王,并且因此受到监管层处罚与投资者索赔。

掩盖资金占用甩锅财务

现如今监管层对于上市公司的调查处罚速度越来越快,7月6日,维维股份发布立案调查进展暨风险提示公告,7月18日维维股份就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

经查明存在的违法事实有:一、维维集团构成维维股份的关联法人;二、维维股份2017年半年报、2017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2018年年报、2019年半年报未按规定披露维维集团占用资金形成的关联交易。

可以说维维集团直接把上市公司当成了提款机,三年时间累计从上市公司抽走27.54亿资金,而且是逐年加大抽血的力度。维维股份和其子公司,通过支付货款的方式,利用中间方企业将资金划转至维维集团,但资金划拨不是基于真实业务发生,实质构成维维集团对维维股份资金的非经营性占用。

在今年3月,上交所曾对维维股份下发问询函,要求维维股份补充与维维集团之间的债权债务、资金往来和担保情况,是否存在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

而维维股份回复称,因企业融资困难,为了偿还银行贷款,维维集团应急性短期违规占用该公司累计金额9.44亿元。占用资金已于2019年11月补回,未对上市公司造成损失。根据维维股份公告显示,维维集团的质押率已经高达94%。

对于这种短期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行为,维维股份表示是公司财务负责人未经履行内部决策和审议程序,直接和集团财务总监协商进行资金往来,二人系违规占用事项的主要责任人。然而上市公司与大股东之间近10亿的资金往来,竟然只是两个公司的财务负责人拍板,显然不符合常理。

维维股份关于对《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公告

此次证监会《调查通知书》中也查明,资金占用事项由维维集团总经理、财务总监组织策划并向维维股份下达指令,维维股份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对此事知悉,而维维股份的财务负责人则具体实施资金占用事项,且占用资金时间并非2019年前三季度,而是横跨三年时间。

显然维维股份说了谎话,因此维维集团和维维股份以及其一众高管,被监管机构共处罚了320万元。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对富凯财经表示,维维股份受罚原因是虚假陈述,根据《证券法》及最高法院虚假陈述司法解释规定,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权益受损的投资者可以向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

由于维维集团占用维维股份资金起始于2017年,宋一欣根据司法解释,初步确定在2017年8月26日至2020年5月6日前买入维维股份股票,并在2020年5月7日及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办理索赔登记。而且公司退市与否,不影响索赔诉讼的进程,但破产或者重整与清算等,则有可能会影响诉讼进度。

多元化跨界丢了主业优势

虽然有着豆奶大王的美誉,但维维股份显然不甘于在已经看到天花板的豆奶产业打拼,近年来开始频频跨界转型,2006年,维维股份就将”触角”伸向利润率丰厚的白酒市场,通过受让双沟酒业38.27%的股权,成为双沟酒业第一大股东,又通过定增募资的方式收购了湖北枝江酒业,但因业绩下滑,双沟酒业在2009年被转出。

卖一个酒业公司,买一个酒业公司,显示出维维股份对酒类的痴迷。2012年,维维股份以3.57亿元收购贵州醇酒业51%股份,并于2016年以2800万元再度增持贵州醇酒业4%股份,共计持有贵州醇酒业55%股份。只可惜贵州醇酒也是越做越差,在2018年被维维股份以2.75亿元将55%股权转让给维维集团,再次折本。

期间维维股份还进军过房地产领域,联合中粮成立房地产公司,但很快因发展不顺而退出。2013年维维股份又收购了湖南省怡清源茶业有限公司51%的股权,此后茶类收入持续下降,只占公司收入的不到2%。2018年,维维股份又做起了粮食初加工产品业务,确定了"豆奶+粮食+白酒"三大业务板块。

连续外延并购倒是让维维股份的营收有所增加,数据显示,2016至2018年,维维股份营收分别约为44.64亿元、46.47亿元、50.33亿元,净利润分别约为0.70亿元、0.92亿元、0.60亿元,净利却一直处于较低的水平。

粮食初加工产品和固体饮料已经是维维股份核心主业,营收占比超过75%,主要亏损对象则来源于其它多元并购项目。

如维维股份持有的枝江酒业,今年4月维维股份披露《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对子公司枝江酒业补缴税款进行会计差错更正,2015年以来共补缴2.07亿元税款,也导致2015年、2016年的扣非净利润由正转负,连亏五年。

而且多元化投资布局也使维维股份的资产负债率节节攀升,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一季度,维维股份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0.15%、64.80%、68.65%、66.70%,一直处于较高水平。

多元化的失败也让维维股份形成主业不强,副业太弱的格局。主业上,虽然维维豆奶的品牌深入人心,但植物蛋白领域不断创新升级,核桃、杏仁、椰汁、豆奶四个细分品类之间本就竞争不断,豆本豆、唯怡、欣怡、维他豆奶等品牌也在崛起。

根据《2019-2025年中国植物蛋白饮料行业发展前景预测及投资战略研究报告》数据,维维豆奶的市场占有率仅有0.51%。市值60亿的豆奶饮品龙头维维股份,与190亿市值的核桃饮品龙头养元饮品,营收差距只有20亿。

内容来源:富凯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