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贵宾秉承“医者仁心” ,时代洪流中“医学”的破局与新生
财经

乔贵宾秉承“医者仁心” ,时代洪流中“医学”的破局与新生

2020年07月22日 18:47:36
来源:凤凰网财经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深刻影响到了每一个经济体,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个人。危机的背后,是变局,也是新的机遇。

凤凰网财经《封面》推出《破局与新生》系列解读,复盘和采访16位行业精英的人生履历和故事,从他们的经历中,鉴往知来,共励同仁。“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新开局。”

疫情汹涌之时,官方播报的确诊与死亡数量与日俱增。如世卫组织所说“这不仅仅是冰冷的数字,它们代表着一条条生命。”魔幻现实主义的危局笼罩下,与生命和疾病最紧密相关的医学者,成为首要发力的救援人。

凤凰网财经《封面》之《破局与新生》系列在2020年5月7月先后两次独家对话广东省人民医院胸外科主任乔贵宾。

乔贵宾眼里,时代面前的“医学”不仅仅是这一门研究学科,更包括疾控体系,公卫制度,医防融合等诸多因素在内,是一门大学问。

全民抗疫的时代,位居后方的乔贵宾在疫情刚开始之时以最快速度自发向民众普及防疫知识,辟谣并解读疫情信息。

高考季来临,他号召莘莘学子“优秀的孩子都应该去学医,这是涉及到生命的学科。”

针对疫情反映出的部分不足,他认为,未来疾控体系改革要着力提高行政权,坚持临床与公卫的有机结合。面对疫情“新常态”,在公众防控意识逐步提升的前提下,战术上重视,战略上藐视,“抗疫”终将胜利。

无论变局如何魔幻,新生如何绚烂,溯古至今,贯穿始终亘古不变的是“医者仁心”。这是医学者的永恒话题,乔贵宾对凤凰网财经说道。

变局—从医的波折之路与疫情的汹涌冲击

乔贵宾直言,他学医是阴差阳错的。从小热爱写画艺术,他立志成为设计师或建筑师,就连高考也报的是建筑专业,从没想过当医生。但或许是命运的安排,高考的提前批将他录取到第四军医大学,医学之路由此开启。

“别人是先恋爱后结婚,我是先结婚后恋爱。”乔贵宾用这句话来形容他对医学逐渐热爱的心路历程。本科毕业后他做肿瘤流行病学的科研岗位,在胸外科跟食管癌的病人接触,之后研究生毕业从事胸外科学。

乔贵宾认为医学是一个需要不断进步,不断学习的学科,于是他2001年考取肺癌专家吴一龙教授的博士研究生,前往德国石荷州大学留学。2005年去了香港大学医学院进修肺癌领域。

“这实际上是一条一波三折的医学之路。但每一段经历对我而言都是必不可少。比如新冠疫情带来了危局,硕士学的流行病学知识在这次新冠中就派上了用场”,乔贵宾告诉凤凰网财经。

他认为医学是终生教育,是不断深入的过程。同时医学又是一个很存在局限性的学科。很多问题是没办法解决的,需要学者潜心研究,尝试回答。

乔贵宾言“医者仁心”,是一个不朽的话题,沉淀了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文化。其所说便是医生面对的是生命,面对的是生命背后无数个家庭和个人。作为医者,如果没有爱心,没有同情心,没有同理心,永远不能成为真正的医生。

他认为,医学不仅仅是科学,也是一门艺术,更涉及到人文。医生从科学上从物理上解决问题,但是不一定真正能让病人感觉到舒服。而“医者仁心”,如果医生有爱心,解决病人身体上疾病问题的同时,给予病人足够的关心和爱护,那么他的恢复会更好。如果一个医生心地不善良,思想不纯正,那么一定是病人得不到好处,甚至是会损害病人的利益。乔贵宾眼里,“医者仁心”,是从医准则,也是从医底线。

2020年疫情来的快,也来的突然。正是秉承着“医者仁心”的理念,这次疫情一出现,乔贵宾第一时间自发利用自己所在的自媒体平台做了疫情防护科普,告诉大家怎么做好防控,做好个人卫生。后来疫情严重,各个平台都成立了抗疫专家团,乔贵兵也在其中,组织专家每天辟谣,并且针对疫情的最新进展,为老百姓做解读。

乔贵宾回忆,疫情初期最大的困难是人们意识没有足够重视,各种防控措施在开始并不足够完善。经过科普宣传和行政部门的严格把控后,开始逐步走上正轨。此外,医疗物资缺乏,短期内大量病人形成积堆,对初步的疫情控制举步维艰。真正管控好了,人们的防控意识强了,才逐渐好转。

新生—医学在变局中完善

人常言万物都有两面性。

新冠疫情对国家公共卫生政策,经济社会发展和全球化进程,都产生比较大的影响,暴露不足之处,但同时也为推进完善医学相关的政策与制度提供了契机。

乔贵宾提到,疫情不单纯是医疗问题,还是一个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政治问题。百年不遇的疫情,一定要从政府层面重视公共卫生安全,加强疾控人员的配备,P3实验室的建立等都应逐渐完善。“其实我们的科技并不落后,但是我们的体系,还有全社会对公共卫生安全的重视,还是有很多不足。”

关于这半年的疫情防控,他总结道这半年我们做得很到位。如今采用常态化的防控措施,病例大多数地方清零,可以说基本处于安全状态。但此时欧美等地疫情仍然严重的情况下,严防死守,把好关口,防止输入,这是国家层面要做的。同时应时刻提高警惕,在疫苗或者确定性的治疗药物出来之前,一刻都不能放松。

放眼未来我国疾控体系改革的着力点,他认为应加强疾控的行政权。之前国家将疾控列为研究部门,大事面前,疾控部门无指挥权。反思疫情暴露的不足,对公共健康这样的大事来说,未来疾控体系应该被赋予一定的指挥权。此外要加强疾控的队伍建设,在中国的一些基层,社区,疾控的工作很多都由社区医生兼职的,以后要有专业的人去做这些事,这都是医学新生之路的发展方向。

关于医防融合,乔贵宾表示,中国一直在做,很多地方都在实施。各级传染病的上报工作都做卓有成效,只是存在个别问题。在李文亮事件中,个别地方没有严格执行,才导致了严重的后果。所以依旧要加强防控这部分体系的行政权,赋予其处罚权。此外,乔贵宾认为应从立法角度,追究瞒报漏报的法律责任,在现有法条基础上逐步完善。

乔贵宾说,“临床医生是真正吹哨人”,临床跟公共卫生的有机结合必须坚持下去。对汹涌的疾病,第一发现的便是临床医生。谁发烧了,谁出了问题,短期内有多少病例,都由医生获悉第一动态。医生一发现马上上报,防控马上实施,疾病一定能控制好。

“人类命运永远是共同体”,他对凤凰网财经表示。只要国外还有疫情,疫情就并不意味结束。人是流动的,空气是流动的,人类命运永远休戚与共。在疫情“新常态”之下,新冠病毒将与人类长期共存,但应相信,疫情复发一定是局部的。大家防控意识逐渐加强,即使疫情再现,对我们来说也都是零散局部的小问题。随着多支研发团队对疫苗的竞逐,疫情会逐渐缓解、停止和消失。

2020注定是不同寻常的一年。领时代,驭风云,其实有千千万万个乔贵宾这样的人物坚守在自己岗位上与疫情抗争,与时代同奋斗,共命运。我们有理由相信,尽管经历危局之魔幻,但新生终将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