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银行卷入37亿私募违约?去年不良贷款规模增加34.6%

青岛银行卷入37亿私募违约?去年不良贷款规模增加34.6%

2020年07月22日 22:04:33
来源:新金融深度

编辑/初九

近日,天眼查官网显示,青岛银行遭到多位投资者起诉,案由均为"证券投资基金交易纠纷"或"委托理财合同纠纷"。

记者发现,与青岛银行同被列为诉讼被告人的还有中铁中基供应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铁中基供应链集团")、上海檀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檀实资管")、上海洲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洲实资管")等,这不禁让人想起曾轰动一时的"中铁系"37亿私募暴雷案。

此前就有媒体报道,上海洲实资管部分暴雷的基金合同中,托管人一处盖有青岛银行的公章,而青岛银行疑似没有基金托管资质。

7月15日,记者就青岛银行托管上海洲实资管的部分私募产品一事是否属实、该行是否取得基金托管资质等问题向青岛银行方面求证,董秘办相关人士表示,上述问题将反馈到后台,三个工作日内予以回复。但截至发稿,记者未获回复。

青岛银行作为山东省首家A股主板上市银行,全国第二家"A+H"股上市城商行,可谓头顶光环,但近年来,信贷规模快速跑马圈地之时,该行经营状况亦有隐忧。

财报数据显示,青岛银行连续多年营收保持两位数增长,而近两年净利润增速还不及营收增速的一半,究其原因,贷款减值损失大幅攀升压缩了净利润增速。另外,需要关注的是,青岛银行房地产业投放贷款规模激增。2018年该行房地产业贷款增速达到113%,去年增速再次上扬至122%,增速两次蝉联A股上市银行之首。

青岛银行尚无基金托管资质却成托管行?

天眼查显示,近日,青岛银行有9条开庭信息的起诉案由均为"证券投资基金交易纠纷"或"委托理财合同纠纷",开庭时间在6月12日至8月11日之间,此外,青岛银行市南支行也有2条开庭信息,案由同样为"证券投资基金交易纠纷",开庭时间在8月4日。

上述案件的被告人中,除青岛银行外,还涉及中铁中基供应链集团、上海檀实资管、上海洲实资管、深圳市辉腾产业服务集团等。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被告人此前均出现在"中铁系"私募暴雷案中。

2019年5月起,上海檀实资管、上海洲实资管发行的多只私募产品同时出现逾期,其中,中铁中基供应链集团为上述产品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深圳市辉腾产业服务集团为基金销售方之一。据悉,延期兑付的私募基金有11只,波及全国1297位投资人,涉及的投资金额约为37亿元。

今年5月,"中铁系"私募主要人员因涉嫌非法集资被上海、北京警方带走。天眼查上也陆续刊登青岛银行与上述相关公司同为被告的开庭公告。

有意思的是,记者在中基协官网中查到,上海洲实资管发行的6只与"中铁系"相关的私募产品均没有显示托管人名称。而此前有媒体报道,据投资人反映,在实际签署的合同中,洲实中铁稳盛1号私募、洲实中铁商网私募等6只产品的托管机构均为青岛银行。

网络上公开的一份洲实中铁稳盛1号私募产品的基金合同也显示,基金托管人为青岛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公章为"青岛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托管业务专用章",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理人显示为王荣。公开资料显示,王荣为青岛银行市南支行的行长兼法人代表。

更令人诧异的是,青岛银行疑似尚未取得基金托管资质。

记者在中基协官网中查询发现,目前已经取得基金托管资质的银行共有28家,而青岛银行并不在内。据了解,商业银行想要获取基金托管资格需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核准后予以批复。而记者也未能在证监会官网查找到青岛银行基金托管资格的申请或批复信息。

为进一步了解青岛银行托管上海洲实资管的部分私募产品一事是否属实,以及该行是否具备基金托管资质,记者致电青岛银行董秘办,对方表示,上述问题将反馈到后台,三个工作日内予以回复。但截至发稿,记者未获回复。此外,记者还拨通青岛银行市南支行办公室电话,对方回复称并不了解基金托管的相关业务。

去年不良贷款规模增加34.6%

截至2019年末,青岛银行的资产总额达到3736亿元,比上年末增加560亿元,增长17.62%,在A股13家上市城商行中,规模排名倒数第3,增速排名第2。其中,该行发放贷款及垫款大幅上涨,期末余额为1692亿元,同比增长37%。

引人关注的是,近年来,房地产信贷融资政策持续收紧,但青岛银行房地产行业贷款余额不降反升。

在公司贷款方面,2018年-2019年,青岛银行投放到房地产业的贷款规模分别为88.5亿元、196.7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13%、122%,在A股上市银行中,连续两年房地产业的贷款规模增幅超过100%的非常罕见。

此外,该行流入房地产相关行业——建筑业的贷款规模也在上升,同报告期分别为107.9亿元、199.0亿元,增幅为17%、84%。财报显示,房地产及建筑行业的贷款总额占该行当年发放贷款总额的比重不断攀升,由2018年的15.54%,升至2019年的22.91%。

在个人贷款方面,青岛银行的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一直较高。2018年-2019年该行个人住房贷款规模分别达到302.3亿元,367.6亿元,占该行个人贷款总额的比例高达73%、67%,占该行发放贷款总规模的比例也达到23.9%、21.3%。

由此可见,2019年,青岛银行流入房地产及相关行业的贷款规模高达763亿元,占全年发放贷款比重达到44%。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随着青岛银行信贷规模快速扩张,该行资产质量逐渐承压。

财报显示,2019年该行的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下降0.03个百分点至1.65%,但仍高于A股上市城商行1.37%的平均不良率水平。不仅如此,去年,青岛银行的不良贷款规模大幅上涨7.34亿元至28.52亿元,同比增幅达到34.6%。在拨备计提方面,该行去年的拨备覆盖率却较2018年下滑了近13个百分点至155.09%,在13家上市城商行中排名倒数第一。

此外,资产质量的下滑,也导致青岛银行贷款减值损失徒增,进而吞噬净利润。

2018年-2019年青岛银行的贷款减值损失分别达到22.14亿元、30.23亿元,同比增幅为72%、37%,该项增长推动同报告期内的资产减值损失达到23.83亿元、36.27亿元,对应增幅分别为73%、52%。令人惊讶的是,近两年,青岛银行信用减值损失的规模均超过当年的净利润水平。

2018年-2019年,青岛银行分别实现营收73.72亿元、96.16亿元,对应增速分别为32.04%、30.44%;2018年青岛银行归母净利润为20.23亿元,增速6.48%,仅为营收增速的1/5,2019年该行实现归母净利润22.85亿元,增速虽有所上升至12.92%,但较营收增速仍差一半有余。

日前,新世纪评级在对青岛银行的评级报告中表示,由于宏观经济环境和区域金融环境在短时间内难以显著改善,青岛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力度之后,未来信贷资产质量仍面临一定下行压力。在信用风险持续暴露的背景下,拨备计提的增加将对该行的盈利水平产生一定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