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租车彻底卖身,陆正耀时代终结
财经

神州租车彻底卖身,陆正耀时代终结

2020年07月29日 11:45:38
来源:丽尔摩斯

神州系崩塌

文:大侦探

来源:丽尔摩斯

瑞幸财务造假的蝴蝶效应,最终引发了神州系的崩塌。

7月27日下午消息,根据联交所最新股权披露内容,北京汽车持有神州租车股份由20.87%升至28.92%。共计持有神州租车28.92%股份的北汽,正式成为后者的第一大股东。

早些的7月20日晚间,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拟以每股3.1港元的价格向井冈山北汽或其指定第三方转让其所持神州租车不超过44,265万股股份(占总股比的20.87%),转让对价为最多13.7亿港币。交易完成后,神州优车将不再持有神州租车股份。

这意味着,三个月的周折后,陆正耀终于彻底卖掉了神州租车。他苦心经营的三大资本平台——美股的瑞幸咖啡、港股的神州租车、A股新三板的神州优车,已经三去其二,只剩下神州优车。而过资本助力、几年就造一个上市公司的“陆氏打法”,已经水落石出、山穷水尽。

自4月2日晚瑞幸自曝财务作假以来,“神州系”相关上市公司惨遭牵连,股价出现剧烈震荡。应贷款人要求,神州优车被迫出售神州租车股份,偿还部分借款。而神州租车市值已跌去约45%,最高的时候跌去70%。

作为中国租车市场龙头公司,神州租车被视为陆正耀实现“财富自由”的基石。2014年9月,神州租车在港交所上市。上市之后,陆正耀和其他神州租车Pre-IPO投资者在短短9个月内向市场抛售了神州租车42%的股票,套现16亿美元。

截至目前,“内忧外患”下的神州租车依然是中国汽车租赁行业的头部企业。根据财报,2020年第一季度,神州租车总收入13.25亿元,同比下滑28.3%。其中租赁收入8.78亿元,下滑30.6%。虽疫情使大批网点关闭,一季度神州租车每日租赁车队反而同比增长9.6%,达到113325辆。

此前,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曾表示,“神州租车作为租车公司第一名,虽然利润下滑很厉害,但至少还有盈利。这本身就很难得,因为其他很多租车企业都在亏损。如果神州租车的盈利模式、财务报表相对可信,肯定还是有很大价值,会有公司试图收购它。”

作为陆正耀手中仅存的优质且有融资能力的资产,神州租车曾一度被看作未来其可以东山再起的基石,因此,陆正耀并不希望神州租车股权旁落他人。而现在,这块饱受争议的“肥肉”已经落入了北汽集团的碗中。

形势比人强。虽然瑞幸咖啡故事还没有最终完结,但卖掉神州租车,意味着陆正耀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1、一波四折

最早爆出收购神州租车的“绯闻方”是吉利汽车。据界面新闻,今年1月31日,浑水首次发布瑞幸咖啡报告的前几日,一位同是瑞幸和神州租车的关键人物找到吉利集团战略投资部,称神州租车正在寻找买家。随后,吉利集团战投部开始和相关机构接触,洽谈打包收购神州租车。但传闻很快遭到吉利方面的否认。吉利控股新闻发言人杨学良辟谣称,吉利“没有兴趣收购这样一家企业”。

紧接着是华平投资。华平投资是神州租车早期的投资机构之一,其旗下的联营公司Amber Gem曾表示将分两批收购神州租车总计17.11%的股份。

今年5月份,华平投资对神州租车也按照程序展开尽职调查,包括资产、负债、经营、法律关系等等。但当月底,它迅速终止了买卖协议。

此后,从公开报道看,上汽和北汽打响了神州租车“争夺战”。先是6月1日,神州租车公告称,其与北汽签订了一份无法律约束力的战略合作协议。若收购完成,北汽将成为神州租车的第二大股东。

紧接着,7月2日,上汽“截胡”北汽,宣布上汽香港同时与神州优车以及Amber Gem签署了《收购要约》。但18天过去后,上汽终止了这场交易。

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在上汽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表示,“我们收购一家公司不是只讲收购,更重要的是收购后的运营,本着对公司及股东利益负责的态度,我们及时终止这次交易。”

而在上汽放手的同时,北汽再次成为神州租车的收购方。

2现金流危机

神州优车公告,本次转让股份所得的13.72亿港元将优先用于偿还公司相应的股份质押借款。

今年4月,神州优车回复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二次问询函中称,“由于瑞幸咖啡事件的负面影响,已经出现金融机构和供应商挤兑苗头,公司正在积极与各方进行沟通,尽量减小负面影响,努力维护正常资金合作,具体债务偿还正在逐项安排。但若挤兑情况发生,将对公司现金流造成极大压力,甚至影响正常的持续经营。”

截至目前,神州优车尚未公布2019年年报,并将之归因于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神州优车去年半年报显示,除了披露合计负债约55亿元外,其持有的神州租车股票已经被全部质押。

截至去年年中,神州优车处于质押状态的神州租车股票账面价值为38.9亿元,占其总资产的24.46%,用途是借款质押担保。这些股份已经被神州优车陆续减持卖出,而卖出的前提条件之一是解除质押。

另一方面,神州优车的股份也在被股东质押。

公告显示,今年6月,神州优车股东Golden Ares Limited分别向北汽福田和北京银行中关村科技园区支行质押了两笔股份,用以为第三方以及神州优车和控股子公司的债务提供担保。神州优车2019半年报显示,第三大股东Golden Ares Limited是陆正耀的一致行动人。其控制人Pau Hak Kan系陆正耀姐姐Wong Sun Ying的配偶。而Golden Ares Limited持有的全部6.62%的神州优车股份已经被全部质押。

然而,即便还钱之后,神州系还要面对一个更艰巨的考验——随着后续相继离开美股和港股,神州系只剩下神州优车一个A股融资平台。港股资金流向比较全球化,流动性较好,而新三板股票的交易量则相对较小。此外,今年4月陆正耀持有的全部10.05%神州优车股份已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而在7月20日,神州优车还宣布,其于7月16日接获通知,证监会已就怀疑其违反讯息披露法律法规对之展开调查。而神州优车拟采取的应对措施是全力配合并按照监管要求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神州优车方面没有透露其具体的违反原因。

3、出行帝国梦碎

2007年,看到中国汽车服务业潜力的陆正耀,放弃了自己已摸爬滚打了十余年的通信行业后创立了神州租车。

据陆正耀称,之所以起名为“神州”,是从创业开始就决定要做一家全国性的企业,满足客户异地租车的需求。在创立神州租车之初,陆正耀正碰上了中国汽车租赁行业迅猛发展的阶段,按照罗兰贝格的一份报告,当时全国各地成立了5000至10000家左右的汽车租赁公司。

为了发展壮大神州租车,陆正耀当时几乎把所有家当都投入进去扩张规模,同时还引入联想控股、华平投资等大额投资,最终,神州租车在一众租车公司中脱颖而出,并在2014年9月登陆港股。

依托于神州租车,陆正耀逐步开始发展“神州系”,并试图打造一整个包含租车、网约车、汽车电商、汽车金融、造车等在内的汽车战略版图。

为了完善汽车版图中的整车环节,2018年底,陆正耀又斥资80余亿元从北汽福田处收购了宝沃汽车。然而,汽车行业是一个重度资金密集行业,业界人士认为“陆正耀根本没有这么多资金去支撑庞大的汽车版图”,所以陆正耀和贾跃亭一样,“为梦想而窒息”。

而作为神州系唯一能造血的公司,神州租车近几年业绩却每况愈下。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汽车租赁企业,截至2020年3月31日,神州租车的车队总规模为14.17万辆。但自2014年扭亏为盈,2015、2016年连续两年达到净利润约14亿元的“巅峰”后,神州租车营收不断扩大的同时,净利润却在走低。

财报显示,神州租车2017年神州租车净利润为8.81亿元;2018年净利润猛然下滑至2.9亿元,同比下降67%;而2019年净利润继续大跌89.3%,至3100万元。

神州租车的净利润为何这样连续断崖式下跌,很值得探究。根据2019年年报,神州租车的租赁业务总收入55.59亿元,同比仅增长4.1%。财报认为,因旅游城市的需求低于预期、为产生收益而处置更多车辆等原因,导致总体表现一般。

在陆正耀的出行帝国版图上,还有神州专车(网约车)、神州买买车(汽车电商)、神州车闪贷(汽车金融)三大板块,这些都在神州优车旗下。但至今这三块都不赚钱,从2019年半年报来看,当期神州优车营收19.19亿元,同比下滑近五成,毛利率为-2.3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05亿元。而这份半年报已经不能准确描述神州优车当下的经营状况。

陆正耀曾欲通过并入神州租车来改善神州优车的业绩,以便让神州优车在主板上市。随着神州租车彻底卖身,这一愿望也成了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