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产的美国失业救济法案背后:国会两党互甩锅 救济失业者令赤字飙升?
财经

难产的美国失业救济法案背后:国会两党互甩锅 救济失业者令赤字飙升?

2020年08月03日 21:08:25
来源:启阳路4号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出品 文|郑雨婷

前脚刚公布了暴跌32.9%的二季度GDP数据,后脚又陷入了失业救济金停发的困境......当前美国的经济前景似乎只能用“晦暗不明”四个字来形容了。

随着夏季休会期的临近,新一轮财政支持的悬而未决也令国会感到格外头疼—根据美国国会今年3月底批准的约2万亿美元新冠疫情纾困计划,联邦政府在各州失业救济金的基础上,还为失业人员提供了每周600美元的额外失业救济金,这项福利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许多家庭的燃眉之急;然而,该项计划已于7月底正式到期,这也意味着后续如果不出台新的救济计划,已经陷入衰退泥沼的美国经济将遭受更严重的打击。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美国国会有关刺激法案的谈判却在关键时刻陷入了僵局:7月27日,美国白宫和共和党议员曾就纾困方案达成共识,规模达1万亿美元,但这未能获得民主党人的支持;一直到这笔额外失业救济金到期当天,两党领袖仍然在互相指摘,声称对方是造成救济金“断粮”的原因。

“国会的立法者们在‘玩火’。”上周五,有“末日博士”之称的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鲁比尼在接受雅虎财经采访时直言,“在对经济复苏的担忧日益加剧之际,国会的迟疑不决可能会导致另一场衰退的发生!”

01 “难产”的失业救济金 互相“甩锅”的国会两党

从5月份开始,国会两党领袖就针对新一轮疫情纾困计划进行了多次博弈。

时至今日,新一轮救济法案依旧难产,留给国会两党的时间也确实不多了—众议院在7月31日之后一直休会至9月,而参议院也将在8月7日之后休会;也就是说,两党如果在这个时间节点之前还未能拿出最终版的协议,那么一些刺激计划都将泡汤,约有3000万美国人可能无法获得联邦政府提供的失业救济金,贫困率将大幅上升。

“我对在下一轮立法前商议出一个解决方案并不抱乐观态度。”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8月3日在CBS一档电视节目《面对国家》中表示;就在上周六,他和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国会大厦举行了三小时的会议,尽管事后梅多斯表示这个会议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从白宫与国会民主党人之间的分歧来看,这项法案的通过仍然遥不可及。

那么,造成两党争执不下的焦点又是什么?

《华尔街日报》指出,目前约有2500万人领取了额外失业救济金,在共和党人日前发布的新一轮纾困计划草案中,额外的失业救济金被削减至每周200美元,然后改成以70%的工资替代;而民主党则希望将每周600美元的失业救济金维持到明年。后者这一做法显然不被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人认可,在他们看来,这笔增加的福利并不利于激励失业者重新回到工作岗位。

前述观点在近期一篇《经济学人》报道中也有提及—文章援引十年前经济衰退期间哈佛大学教授Robert Barro的计算指出,2010年美国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失业主要归因于“长期且更加慷慨”的失业保险系统;而研究表明,现在有十分之七的失业民众获得的救济金高于其工资,享受福利的人群中有五分之一的群体收入是以前工资的两倍。“如果人们可以通过政府的援助过上有尊严的生活,那么为什么还要去找工作呢?”

不过文章也表示,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每周多出的600美元失业救济金 正在减缓劳动力市场的复苏势头。即便如此,国会两党依然乐此不疲地互相“甩锅”:共和党人表示,救济法案迟迟未定是因为民主党人借口美国确诊病例达到400万而有意拖延;民主党方面则认为是共和党的混乱造成了延迟,这将带来致命的后果。

根据美国银行经济学家Michelle Meyer和Stephen Juneau的说法,如果当下政府拿不出权宜之计,美国民众每周的收入或减少180亿美元,这将给约占美国经济三分之二的开支造成压力;他们认为,立法者可能会在本月初达成协议,预计新的财政刺激方案金额将高于共和党提出的1.1万亿美元法案,但远远低于民主党的3.4万亿美元法案。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共和党人的1.1万亿草案还包括新一轮的给工薪阶层每人发放1200美元的现金补贴、对小企业贷款项目的数十亿补充资金、对雇主的责任豁免保护以及对学校的援助等;民主党的3.4万亿美元法案则提议给疫情中面临财政压力的州和地方政府提供近1万亿美元的援助。而在共和党的方案中,并没有针对州和地方政府的新一轮拨款。

02 失业率or赤字飙升?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境内肆虐,应该说这笔额外增加的600美元福利帮助不少民众度过了难关。相关数据显示,如果没有这笔救济金,这些人每周只能领到378美元;这也意味着他们的收入会骤减60%。

在国会两党互相“甩锅”、新一轮救济法案前景不明之际,美国的多项经济数据也悄然亮起了红灯。美商务部7月30日公布的首次预估数据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按年率计算萎缩32.9%,萎缩幅度远高于一季度的5%,为1947年有记录以来最大降幅。

无独有偶,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25日当周,美国首次申请事业救济人数连续19周超过100万,也是连续第二周环比上升。根据富国证券经济学家的测算,在没有新的失业救济金的情况下,美国家庭总收入每月将减少约720亿美元,可能会对消费支出造成显著影响。

对于新一轮救济法案的出台,一些经济学家似乎没有像普通民众那样表现出太多期待。“随着民众对新冠病毒的担忧增加、失业率上升、收入减少,我们能感觉到经济复苏的过程要比市场表现出来的复苏迹象艰难许多。”荷兰国际集团(ING)的经济学家James Knightley在最近的一份客户报告中说道,“我认为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会对某些数据的表现感到失望。”

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前亚洲区主席Stephen Roach表示,美国目前的经济状况正处在碰撞过程中,需求出现下滑,使得不少企业在下半年出现了破产风险;“这让援助计划变得十分重要。”但他认为,从长远来看,救济法案得通过也将带来很多问题,或导致美国的财政赤字飙升,“事实上,目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从今年3月中旬的4万亿美元激增到了约7万亿美元,国会接下来要通过的新一轮刺激计划,可能还会让负债表的规模大幅提升。”

此外,也有学者认为民主党人主张的每周600美元的补助计划是当前复苏美国经济的一剂良药。“如果真的想快速发展经济,每周至少需要600美元的联邦失业保险。”圣母大学门多萨商学院教授Jason Reed表示,“如果以任何方法消除或减少这种补助,你看到的就是GDP的下滑。”

评级机构穆迪的首席经济学家Mark Zandi也直言,每周600美元的失业救济金是“最物有所值的”一次财政支持,如果在年底之前将这笔救济金减少至每周200美元,那么美国GDP将下降1.15%,100万个就业岗位将会流失,失业率将上升0.6%;如果完全取消这笔援助,将导致美国GDP下降1.3%,失业人数增加110万,失业率上升0.7%。

“削减失业救济金带来的影响是实时性的。” Socorro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Mark Freeman指出,“从消费者支出的角度来看,这实际上是一种降薪措施。”他认为,大多数获得这笔失业救济金的美国民众都将其用于杂货、房租等日常开支上,“如果取消这笔失业救济金,那么个人消费就会减少,并不利于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