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要打“持久战”,中央为何屡次提及这一招?
财经

中国经济要打“持久战”,中央为何屡次提及这一招?

2020年08月04日 16:47:0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化被动为主动

“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这个中国高层在今年全国两会上首次公开提及的理念,日前又出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议事桌上,并被视作中国经济打“持久战”的应对之策。

面对眼下复杂形势,中央为何屡次提及“双循环”,这一招到底意味着什么?

并非权宜之计

“双循环”理念的提出,与当下中国面临的国内国际环境密切相关。

从外部看,新冠肺炎疫情令世界经济遭遇重挫,全球需求市场萎缩,国际局势之复杂前所未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9%,其中发达经济体将萎缩8%,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萎缩3%。

从内部看,此次疫情给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尽管经济正稳步恢复,但最新一次政治局会议提醒,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

基于这一判断,中央在为今年下半年宏观政策定调的同时,也更加着眼长远,兼顾了对中长期战略布局的谋划,并进一步明确了“双循环”这一应对之策。

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执行副院长董煜对中新社国是直通车指出,站在“十三五”与“十四五”的交汇点上,“双循环”并非短期战略,而是一个中长期战略。它综合判断当前不限于经济的各方面形势,并提出相应对策来突破困局,因此“双循环”一定会贯穿未来中国整个“十四五”规划的实施过程当中

那么,着眼长远的“双循环”能为中国带来什么?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在疫情外生冲击和逆全球化结构性压力叠加的大背景下,抱残守缺或固步自封无助于破解存量博弈的陷阱。中国提出“双循环”,核心在于依托经济规模和政策空间盘活存量、创造增量,通过完善经济内部循环带动外部循环;同时,“双循环”以民生和实体为先,随着全球贸易格局重构和价值链体系再造,内生消费和产业升级有望形成闭环,孕育稀缺的增长动力。

稳内需化被动为主动

在“双循环”中,国内大循环被置于主体地位。眼下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尚未完全褪去,外部市场复苏前景难料,这被看作中国经济化被动为主动之举。

“在眼下国际环境不确定与日俱增的情况下,中国肯定要更加重视国内市场,更加重视内部发展稳定,所以中央才会提出以国内市场为主。”董煜指出,当前中国外向型经济中,有一部分由于外部市场萎缩面临风险,因此需要通过扩大内需来消化生产能力,如当前国务院正部署推进的出口转内销工作就着眼于此,这也正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容之一。

“我们如何做好内循环?就是要提高发展质量、扩大需求,让内部的供给和需求能够有效对接,把内需做活,把国家发展的空间运用好,然后把经济的韧性体现出来。”董煜如是说。

与此同时,中国拥有超大规模的消费市场,以及完整的生产产业链,这也为打通内部大循环创造了客观条件。

程实表示,今年以来,疫情的外生冲击和逆全球化结构性压力叠加,全球贸易在低位继续坠落,其中受人员往来被动停滞、社交隔离等措施影响,服务贸易更是面临全面挑战。在此背景下,以服务贸易逆差收缩为先导、以内生潜在需求为依托的“内卷式”消费回流有望成为中国经济的新亮点。

他进一步指出,二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速达3.2%,相对较快结束疫情冲击下的探底,且投资、消费两大内需引擎积极向好,有望成为整体疲弱的全球总需求中为数不多的亮点。从条件看,今年以来免税政策出台、线上服务的兴起有助于内循环的供需发现和精准匹配,其中海南免税港规划落地速度超预期,2020年上半年,海南离岛免税品零售额85.72亿元,同比增长30.7%,其中6月份零售额22.99亿元,同比增长235%。

内循环绝非“自我封闭”

有人担心,以内循环为主,是否意味着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政策将“转向”,中国经济要“关起门来封闭运行”?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在重视内循环的同时,中国亦强调国内国际双循环要相互促进。回望上半年,《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出炉、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继续“瘦身”等,均是中国持续推进对外开放的注脚。

展望未来,政治局会议提出,要更大力度推进改革开放,用深化改革的办法优化营商环境,实施好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方案,继续扩大开放。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认为,内循环绝不是“自我封闭”,而是面对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因素增多、中美关系走向不确定性加大等国际背景,通过疏通内循环带动外循环,通过中国经济平稳发展带动全球经济复苏。

诸建芳分析,以“内循环”促进“双循环”至少包括三个重要方面:一是进一步扩大消费市场,让世界分享中国的扩大内需战略;二是优化升级中国产业链布局,提高高科技产业规模占比,以此稳定全球产业链,提高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三是以新型城镇化为依托,促进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建设,培育新增长极,夯实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基础,继续发挥好全球经济增长引擎作用。

“内外循环不是两个闭环,它们一定是相互联通的”。在董煜看来,扩大开放正是联接“双循环”,破解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难题的主要抓手。

他直言,由于当前特殊情况,中国经济在外循环方面会遇到一些阻碍,为此要想办法进一步促进外循环,一方面继续扩大出口,另一方面通过扩大进口来增强、带活国际上一些市场主体的信心,“这是中国为全球经济稳定作出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