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or整租?“毕业季”租房图鉴来了
财经

合租or整租?“毕业季”租房图鉴来了

2020年08月04日 21:36:35
来源:南方日报

“我们从事的是游戏行业,疫情期间催生了大量的岗位需求,整体上求职压力不大,加上租金整体有所下降,我觉得对于刚毕业找房子的大学生来说应该是件好事。”

对陈昊(化名)来说,疫情之下,收到的不全是坏消息。

租房,是毕业季必须直面的问题。教育部数据显示,我国2020年高校毕业生有874万人。除了找工作,对于大多数刚走出校园的毕业生来说,租房则是另一件要考虑的重要事情。

毕业生再创新高,也催生一波租房热潮。毕业青年们热衷的就业城市有哪些?租房价格有怎样的变化?对此,记者梳理最新发布的贝壳研究院、自如海燕数据等,展示毕业租赁情况。

怎样选城市?广州超上海成首选就业城市

今年从成都一所高校毕业的陈昊,选择城市的第一站就是广州,“是想离开家乡出来看看,广州也是一线城市中较为友好的城市,能够更快地适应”。

与陈昊持相同观点的毕业生不在少数。据贝壳研究院《2020年毕业季租房洞察报告》(下称《报告》)显示,与去年相比,一线城市仍是毕业青年首选的就业城市,其中,广州超越上海,排名第一,上海及北京紧随其后,深圳依旧排名第四。

同时,66.7%的受访者表示,城市发展成为毕业青年在选择就业城市时首先考虑的因素,其次才是优质的工作机会。

广州还不是增速最快的城市。自如数据显示,在这一轮毕业生租房中,天津异军突起,主要是因为北京毕业生就业市场受疫情影响较大,而天津凭借地缘等优势成为承接北京学子外溢的最大赢家。

但北上广吸引毕业生独具优势。一方面,从外地应届生新签总量来看,上海、北京分列前两位;另一方面,很多学生在社交平台上表示疫情结束后将去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工作。

自如方面专家表示,今年的情况特殊,北上广人口基数大,严格管控一定程度上推迟了毕业生返程租房,但超一线城市对于毕业生仍有相当强的吸引力。

租客“挑房子”,2000元内是主流租金范围

也正是租金有所下调,陈昊在找房时也能更加从容,“有些房子价格合适但家具不全,家具全的但又超出了我们的预算,总体好的呢周边环境又堪忧,比如有家条件还不错的房子一进去就听到隔壁家的狗吠,总之找到满意的房子还是挺难的”。

“现在租客都比较‘挑’了,稍有一点不满意就砍价或者再看房。”广州市海珠区琶洲街链家一门店销售顾问说。

在广州的科韵路工作,陈昊曾踏足东圃、磨碟沙等多个区域,最后选择了在琶洲地铁站附近。这套两居室租金从原来的3800元,一路下降到3100元。2人合租分摊下来一个月1550元。

合租,几乎是一半大学生们的选择。贝壳研究院调研数据发现,约48%的受访者表示,毕业时会首选合租,其次才是整租形式。以北京为例,整租的套均租金要比合租的单间租金高出近一半。

陈昊付出的租金,在广州处于均价水平内。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6月重点城市租房趋势报告》显示,当月,广州平均租金在2262元/月,而深圳的平均租金在3897元/月。

而这个价也在近半大学生的可接受范围。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约41.5%的受访者表示可接受的租金水平集中在1000—2000元,其次是1000元以下。与城市级别交叉分析发现,无论是一线城市,还是新一线城市,1000—2000元均是主要的价格范围。

价格再往上走,则出现另一种情形。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有变化的是2001—3000元的价格段,一线城市有比较明显的涨幅。这与一线城市普遍偏高的租金水平是相对应的。同样情况,与学历交叉分析发现,在2001元及以上价格范围,学历越高,可接受的百分占比越高。

房子空置小半年,业主急于求租

与租客“慢慢挑”的心态不同,业主们则显得有些着急。东圃一名业主就表示,年初赶上租客退租,他将房租提到了3000元/月,原以为待年后租房高峰期基本一两个月就可以租掉,但疫情之下,小区严管,门卫对一切“外来客”保持高度警惕,甚至一度不允许陌生人进入。

空置了小半年后,其间经历了两次共500元的降价,但始终是看的多谈的少,直到疫情有所好转,赶上暑期租房高峰期。“当时刚第二次降价,大学生上门租房,最后也没好意思临时提价。”他说。

在链家上,搜索东圃租房房价,两居室的价格普遍在2000元以上,一些小区甚至超过4000元。

而对陈昊来说,最后遇到的房东还算“业界良心”,得知他是应届毕业生后,原本“押二付一”的行规,也只收了一个月押金。

但对一部分大学生来说,虽然房价有所下滑,但综合算下来并没有便宜太多。租住在员村的毕业生小高就算了一笔账,城中村的水电费普遍比商品房要高,例如水是4元/吨,电费则到了每度1.5元,管理费也偏高,一个月算下来差不多要多几百元。

租房中的“坑”,很多毕业青年都容易遇到。据贝壳研究院数据,51.4%受访样本反馈,虚假房源信息是最大的租赁痛点,其次是安全隐患及工作不稳定导致更换住处。尤其对女青年来说,安全隐患更是需要关注的重点。调研数据发现,有45.82%的女性受访者表达担心安全隐患问题,而女性受访者的比例仅为35.19%,差异较明显。

高端人才更为抢手,多城发起“人才抢夺战”

尽管疫情加大了大学生就业难度,但各大城市纷纷开启“人才抢夺战”,在吸引人才的同时,客观上减轻了毕业生的负担。

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多数准一线城市落户政策较为开放。合肥、郑州、沈阳及重庆对于高校毕业生基本可以无限制落户,包括高等职业技术学校、专科及全日制本科的应届及往届毕业生均可直接落户,无年龄和就业限制。

一线城市当中,除深圳学历人才可以通过核准落户外,北京、广州和上海均需要积分落户,应届毕业生通过就业单位的户口指标落户。不过,目前广州在应届毕业生落户上也大为宽松。

数据显示,各个城市的人才补贴类型众多,主要包含以下几种类型的补贴:

● 高端人才补贴,根据其人才级别、工资水平及贡献水平决定,包含现金奖励、住房补贴、安家费等,补贴额度较高,金额几十万到上千万元不等;

● 学历人才的购房补贴,根据不同学历水平金额有所差异,整体为几万元;

● 学历人才的租房及生活补贴,根据不同学历水平有所差异,大概范围在每月500—3000元,发放年限为2—3年。

贝壳研究院显示,高端人才无论一线城市还是准一线城市均为紧缺资源,因此各城市都有针对高端人才的大额补贴,而准一线城市为了吸引人才通常在学历人才的房租和生活补贴上额度较高。

在广东,则推出了针对大学毕业生的就业扶持政策,例如,延长部分高校毕业生择业期、对湖北籍2020届毕业生发放求职创业补贴等。

不过,对陈昊来说,最终还是放弃租房补贴,“公司有提供租房补贴,但要在指定APP上找,看了一下,没找到满意合适的房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