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普爱思业绩预告不准确的背后,是“时日无多”的重大危机?

莎普爱思业绩预告不准确的背后,是“时日无多”的重大危机?

文|花朵财经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液。”这条广告曾经全中国,莎普爱思滴眼液成为白内障神药,然而2017年丁香医生发起了对“洗脑神药莎普爱思”的质疑,此后药监局发文要求启动莎普爱思滴眼液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

对于莎普爱思来说,这是一场慢性死亡。丁香医生的科普倒未必能深入中国的各个城乡,但在它不能打广告之后,2018和2019年莎普爱思毫无意外地迎来了连续(扣非后)亏损。而今年一季度它也继续亏损,净利润41.7万元,同比下滑97.86%,扣非后净利润-2226.7万元。

正是在莎普爱思的风雨飘摇之际,莎普爱思的原实控人陈德康套现10亿元,莆田系的林弘立和林弘远兄弟成为了莎普爱思新的实控人。

换了实控人能挽救莎普爱思的颓势吗?投资者没有等来新的希望,却等来了浙江监管局的警示函。

警示函显示:

4 月 1 日,公司披露业绩预告更正公告,对强身药业 2018 年业绩承诺补偿款的会计处理进行调整,导致公司业绩较原预告业绩减少 2184.28 万元,更正后预计 2019 年度实现净利润约 700 万元到1000 万元。4 月 25 日,公司披露 2019 年年度报告,公司 2019 年经审计净利润为 786 万元。公司实际业绩与预告业绩的差异幅度达 62.57%,业绩预告不准确。同时,公司迟至 2020 年 4 月 1 日才发布业绩预告更正公告,更正公告披露不及时。

浙江监管局认为,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第三条的规定,董事长陈德康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和信息披露第一责任人,总经理王友昆作为公司经营管理主要人员,财务总监张群言作为公司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吴建国作为公司信息披露事务具体负责人,对上述违规事项应承担主要责任。

作为业内大佬,林氏对股价偏低的莎普爱思有兴趣并不出奇。但是问题在于,莎普爱思眼前正面临着“死劫”。

这里花朵财经将本文开头的第一段再复制一遍: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液。”这条广告曾经全中国,莎普爱思滴眼液成为白内障神药,然而2017年丁香医生发起了对“洗脑神药莎普爱思”的质疑,此后药监局发文要求启动莎普爱思滴眼液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

2017年12月6日,药监局要求莎普爱思进行临床有效性试验,并在3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药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

三年时限,到如今还剩下不到4个月。如果莎普爱思的临床有效性试验不过关,那么公司唯一的拳头产品莎普爱思滴眼液很有可能无法再继续出售。

而莎普爱思滴眼液能通过临床有效性试验吗?如果你也看过丁香医生当时发起的那一波对神药的扒皮,那你很容易得出答案。

莆田系大佬林氏,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入主莎普爱思?

没有人会认为林春光是傻子,事实上林春光可能是中国最精明的商人之一。

那么,尽管看上去很难令人置信,但林氏入主莎普爱思的原因,很有可能是:

你们都觉得这时候是莎普爱思的“弥留之际”,但我有把握这一次莎普爱思不会死。

再要么,林氏有把握通过其他的资本运作,使得自己能承受莎普爱思滴眼液产品死亡带来的巨大损失。但这种运作是什么运作,花朵财经实在猜不出来。

2020年12月6日后,一切就能见分晓了。这个悬念咱们一起等它揭开吧。